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6章 禍起甲胄

  • 塵骨 - 第46章 禍起甲胄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干脆將手里的魚食一把全撒了出去,拍了拍掌心,取了侍從手里候著的帕子,朝園內石桌走去。

      他將手擦了擦干凈,扔還給侍從的同時,隨意地坐在石凳上,對吳將軍道:“慶州都督馮挺,前些日子上奏說,邊防將士鎧甲稀缺,甚至潰不成衣。你派人替送一百副鎧甲過去。”

      又囑咐道:“鎧甲這東西丟了可不是小事,連忙補充道,“派靠譜點的,別叫他們弄丟了。”

      “殿下……”吳將軍有些猶豫,“運送鎧甲一事……屬下擔心會遭人非議。不如私底下送過去如何?”

      “私底下運送鎧甲,在被人發現后揭露出來,不是更加有理說不清嗎?正常運送就是了。”

      林蘇青毫不含糊地吩咐著。其實馮挺遞交的這份奏章是真太子批復過的。只是還沒來記得吩咐下去,就被他給頂替了身份。

      想來是真太子批復的,應該不會有錯。何況此事即使由他來判,他也會這樣定奪。既是如此,那就更不會有什么錯了。

      “著手去辦吧,邊防物資是萬萬不能短缺的。”

      吳將軍便也不再猶豫,抱拳道:“是!”起身便去了。

      當日下午,林蘇青又召來了梁文復與陳叔華二人。與他們共同商議著處理一些朝政上的事宜,同時,通過他們二人的講述,找回一些“丟失的記憶”。

      從他們所描述的內容中,他通過太子處理事件的方式態度,又結合先前從太子處理政務的手法,以及太子個人的一些日常筆記,又進一步了解了這位太子的為人和秉性。

      似乎是位獨具慧眼,善于識才用才,謀略過人之人。還是位治國理政的能手,無論政務能力還是軍事能力,都是相當的卓越。

      單要說性格的話,他有些不知如何總結……說是溫和敦厚吧,卻也斬虜千計。

      不過,私德如何,自然不能以戰場上的表現來評判,戰場本來就是個殘酷的地方。

      大體上,太子應當是位光明磊落,仁厚寬簡之人。頗有泰伯之賢,子臧之節。

      他們正議著社稷上的事宜,門外突然有人來報。

      “啟稟殿下,陛下從方寸天池派了人來。”

      不是剛去嗎?怎么這就會兒派人來東宮?

      “傳。”

      侍衛轉眼便將來人帶了過來。是御林軍來里的一員,他上前來,抱拳道:“太子殿下,陛下召你即刻趕往方寸天池。”

      登時林蘇青的心里就起了疑思,但表面上,他道了句:“知道了。”

      隨即吩咐侍衛道:“帶他去花廳等候,本宮稍作準備,即刻出發。”

      “是。”東宮侍衛與那位御林軍的侍衛皆是抱拳后退兩步,而后才轉身離開。

      隨即,林蘇青便對梁文復和陳叔華問道:“二位以為,父皇為何突然召見本宮?”

      梁文復沉思了片刻,道:“殿下不妨先緩一緩,平王也在方寸天池避暑,事出有因,平王定會派人來知會詳情。”

      梁文復的話音剛落,登時又有侍從來報:“啟稟殿下,平王派人來送信了。”

      果然!

      “傳!”

      隨即便來了輕裝簡衣的人,一到便屈膝跪下,恭敬道:“稟太子殿下,有兩名出自吳將軍帳里的士兵,帶著一百具鎧甲來到方寸天池,向陛下檢舉您……”那人忽然猶豫起來,不說下去。

      林蘇青蹙眉一怒:“說。”

      那人這才吞吞吐吐道出:“他們向陛下檢舉您……您意圖造反。”

      什么?不止是林蘇青,連梁文復和陳叔華二人都驚怔住了,他二人完全不相信。

      “這、這怎么可能,太子怎么可能造反呢?”

      “誰反了,太子也不會反呀!”

      林蘇青深陷怔愕,半晌回不過神來。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給邊防運送甲胄,竟然鬧出了太子要造反這一說……突然他腦子嗡的一聲回過神來。

      “快去傳吳藝!”

      人是吳藝派出去的,出了這么大的事,當從源頭揪起!運送甲胄之人,為何要去皇帝面前告誣狀。

      ……

      等了許久,都不見吳藝趕來。

      “吳藝呢?怎么還不到?”這不像是吳藝平時的作風,他平時都是隨傳隨到。

      “再傳!”林蘇青話音剛落,門口趕來了一個匆忙的身影。

      是上回深林中給他說巫蠱的副將。

      副將風塵仆仆,身上還掛著幾片菜葉,一眼便知是快馬加鞭趕來,途中定然撞翻了不少老百姓的菜攤子。

      他剛邁過書房門檻,便一頭跪下:“請殿下降罪!”

      林蘇青不認識他,但先前知道了他正是吳藝帳里的副將,問他道:“吳藝呢?”

      副將伏跪在地,頭也不敢抬,回道:“吳將軍被潁王府來人扣住了,說是奉的陛下的詔令,吳將軍特地命屬下從后門快馬而出,前來通稟殿下。”

      “被扣住了?”林蘇青看了看梁文復和陳叔華,顯然他二人也沒有料到會有如此變故。

      林蘇青按捺住心中的慌亂,道:“你先說來,你是否清楚吳藝派去運送鎧甲的人,什么來歷?”

      副將再叩了一記響頭,回稟道:“是趙達和魯四,吳將軍與屬下從平日表現優異的將士中選拔的了一些人選,其中便有他二人自薦,于是便派了他二人負責運送。”

      副將說著,情緒十分激動,再次叩下響頭:“是屬下眼拙,還請殿下降罪!”

      自薦?莫非是誰早有預謀?

      林蘇青吩咐道:“梁大人,陳大人,你們先靜候府中,見機行事,本宮去一趟方寸天池。”

      “殿下……”

      陳叔華想阻攔他去,林蘇青打斷道:“本宮堂堂東宮太子,當朝儲君,只需等陛下退了位,本宮不就上位了嗎。本宮造哪門子的反。你們等著,本宮說理去。”

      梁文復連忙躬身站起來,捧手上前勸道:“殿下,陛下面前,切莫意氣用事。”

      “本宮明白。”

      他一把將副將從地上扯起來,拽著他的領子就往外去,“本宮昨日打獵受了傷,今日不便策馬,你載本宮一程。”

      徒留梁文復與陳叔華一臉錯愕,難以置信。

      這……太子殿下的行事作風怎的和以前大不一樣?

      ……

      ……

      啪!

      瓷器摔碎一地的聲音,令人心驚膽戰。

      一直伺候皇帝的老總管看著被皇帝一把推開,摔在地上的松木托盤,和那一地碎得驚心的琉璃瓷器,腰身不由自主地更是佝僂,一聲也不敢吭。

      平王與潁王登時跪下:“父皇喜怒。”

      “這個孽障!朕前腳剛走,他后腳就蓄謀造反!”皇帝氣得渾身發抖,“朕一登基,就將儲君之位定給他了,他還有什么等不得的!朕何曾虧待了他!”

      “潁王!”皇帝一聲怒吼。

      潁王上前來,抱拳應命:“兒臣在。”

      皇帝懲忿窒欲,坐回龍椅寶座之上。但氣憤難忍,他遂以手扣抓著椅子扶背,克制著心中怒火。

      “朕令你去給查明此事!”

      潁王卻面有難色,為難道:“父皇,大哥畢竟是太子,此事是否于暗中查探比較合適?兒臣明著去查太子,若是被居心叵測之人有心利用,生出謠言,萬一動搖了朝綱……”

      “朕叫你去查,你就去查!”皇帝震怒,痛拍扶手,“他造反的時候怎么沒有想過這是件丑事?給朕查!查得一清二楚!”

      潁王依然不領命,為難道:“父皇,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畢竟是自家人,自家里說清楚就好了。畢竟……如果查明大哥真的蓄意謀反……他畢竟是太子,這……”

      潁王話里引話,只說到七分半,并不說滿。

      皇帝緊閉上雙眸,因為憤怒而急促的呼吸,令他花白的胡須都隨之顫動。他努力遏制著胸中蓬勃的怒氣,胸膛劇烈起伏。

      片刻后,他才緩緩的睜開眼睛,似乎是稍微緩住了怒火,卻是目露兇光。

      “朕命你立刻去查,如若太子當真有謀逆之心……這個太子,他不做也罷!”

      方寸天池這邊,戰火才剛剛引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