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5章 噩夢

  • 塵骨 - 第45章 噩夢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回到府上不久,便有人來報:“啟稟太子殿下,今日午時剛過,陛下便移駕潁王府,特去探望潁王了。”

      大約是太子本人有特地囑咐過,需要留意皇帝等人的動向吧。

      “潁王病情如何?”

      線人道:“潁王不在府中,無人知其確切去向。屬下幾番打探,聽聞潁王此行不曾知會任何人,連王妃都不知曉。”

      “我知道了。”林蘇青揮退了線人,心想這潁王真是一刻也不閑著。

      昨夜不是剛中了毒嗎?這出苦肉計既然已經唱上了,就應該料到皇帝下完敕令后,必然會去探望他吧?卻偏偏這個時候不在府內,也不知那潁王打的究竟是什么如意算盤。

      懷揣著滿心煩思,林蘇青睡了一晚沉悶的覺。

      夢里,阿德的那句話反反復復的在他耳朵旁縈繞:“有些事情不可踟躕,否則一生擔驚受怕腹背受敵,恐怕比豬狗牛羊還要早死。”

      隨即又是二太子的聲音在他的腦子里來回飄蕩:“所謂命數,不過是一些選擇。”

      而后又是潁王的提問:“如果換成你是潁王,你將如何選擇?”

      兩種聲音繞來繞去,交織纏繞,來來去去,翻翻覆覆,將他的腦仁鬧得生疼。

      夢里的他難受至極,捂著耳朵一聲大吼:“別問了!”

      耳邊的聲音戛然而止,繼而他睜開眼一看,以為自己夢醒了,卻發現正無根無芽的身處一片空白之中,上不見天,下不見底,目光所及之處,蒼茫混沌,空無一物。

      天地萬物悉數化為虛有,當他試圖去辨認層層濃墨中是否有他沒有看見的東西時,四周突然冒出一句怒斥:“禍患!”

      不及他辯解,緊接著便有成千上百人的聲音刺出來,無一不是在指罵他,甚至揚言要除掉他。

      人聲鼎沸,聲音密集如滂沱大雨傾盆而下。

      可他放眼四周,除了他自己,只有空無。

      那些聲音爭相罵著。

      “如若不除,為禍蒼生!”

      “禍患無窮!”

      “災厄也!”

      “為什么還沒死?”

      “孽障啊!”

      “天會懲罰你的……”

      他不知道這些聲音從何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于何處。

      他只能緊緊地捂住耳朵,不去聽,不去想。可是那些聲音無孔不入,無論他如何用力,仍然聲聲入耳,甚至像利刃在活剮他的心頭,將他的情緒帶動。

      浮躁……煩躁……暴躁……

      聲音越來越大,罵得越來越狠毒。

      “你應該墮入畜生道!”

      “你就不該存活于世上……”

      “你早該是一堆腐草爛肉……”

      ……

      “住口!”一聲憤怒咆哮,林蘇青從睡夢之中騰地驚坐起,這才是夢醒。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原來全都是夢……可是這夢做得太真實駭人。

      方才夢里的話猶如千斤巨石,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直至現在,也仍然有著切實的胸悶之感經久不絕。

      他用手捂著暴跳如雷的胸口,感受著心臟帶出來的強烈震動感。

      方才那一番夢境仿佛是真實的發生著,可是回想起來,無論是青丘的長老們,還是那日在四田縣的百姓,抑或是突然出現的神仙……他們都不曾如是這般的毒辣的咄咄逼人。

      也許是他們的那些話令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可他為何心中生出如此巨大怨憤?以至于記掛入夢中?甚至將口舌的攻擊加倍加重?

      何況,他自問臉皮厚如城墻道拐……又怎么這么輕易就產生陰影?

      奇哉怪也,莫名的記這么深的仇怨,實在奇哉怪也。

      他忽然沒來由的想起了潁王。今日聽阿德一說,潁王似乎也在遭受著眾人的非議,而且也牽連到了自身安危。倏然又是一想,想起了潁王問過他的問題。

      假設,換做他是潁王……他將會如何選?

      或許,他也要生出奪嫡之心吧……

      霎時,他恍然大悟。

      或許,正是攸關著自己的性命,心里才會特別的在意,才會特別的記恨吧。畢竟人活在世上,還有什么比生死更重要的選擇呢?

      當初那些對自己的惡言相向,其實不正是危及了他的生命嗎?

      可是自己活得好好的,憑什么要受到他人的言語攻擊和惡意評議?他是不是禍害,憑什么要讓他人去定義?

      他不由得有些感同身受的同情起潁王——與部將們血戰沙場出生入死換來的累累戰功,卻被自己的父親和兄弟疑心揣度,視為威脅。

      潁王無法證明自己沒有奪嫡之心,亦如他林蘇青無法證明自己不是今后的禍患。

      而,如果潁王忍下了來自父親和兄弟們的質疑,也能拋下已經達成的所有成就。僅僅是為了不被抨擊為功高蓋主,不被定義為有多嫡之心,便選擇放棄自己,甘于墮落。那么如此,是否就算是證明?

      可是這樣的證明有何意義?

      又如何對得起那些與他同生共死的部將?那些部將又何嘗不是情同手足,視如兄弟。那些部將兄弟可是一直在擁戴著他,保護著他,比起親兄弟還要親。

      林蘇青于心中如是嘆息,卻又有些矛盾。

      他現在是當朝的東宮太子,潁王有心奪嫡已成事實。如此,潁王便是他朝野爭斗中的敵對勢力。

      說到底他們其實是同一種有苦難言,他想同情潁王,但又不能過分同情。否則置入死地將是他自己。

      他作為林蘇青時,本是和潁王差不多的境況,卻如今作為太子,則是給潁王施壓的人。

      他似乎間接變成了曾經的那些長老們、四田縣的百姓們、突然落下的天兵天將們,變成了所有視他為禍患,要將他除掉的人中,其中的一員。

      那么,他該如何做?

      為了太子之位的穩固,為了江山大局的穩定,為了自身性命的安危,殺了潁王?

      不,不能。

      拋開所有浮名虛利,潁王是太子的親兄弟,便是他現在的親兄弟,怎么能對自己的兄弟痛下殺手?且今日接觸下來,潁王并非那般十惡不赦……

      該如何?當如何?真的很矛盾。

      世間唯有進退兩難的抉擇最是折磨。

      噩夢之后,止不住的胡思亂想。

      ……

      ……

      東方將白。

      林蘇青自問沒有睡多少,亦沒出神多久,怎的一晃眼,天就要亮了。

      幾乎是剛回過神來,他就看見門外已然有侍從們持秩序而來,恭候在門外。

      罷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來之則安之,倒要看看潁王究竟能把他這個太子如何。

      “進來吧。”他對門外的侍從們吩咐道。

      貼身侍奉的侍從輕手輕腳地將門推開,隨即立于門側,之后侍女們才有條不紊地進來。

      侍從一邊服侍林蘇青更衣,一邊輕聲細語地稟報道:“殿下,今晨,陛下起意去方寸天池避暑,帶了潁王和平王。”

      林蘇青轉了個身,侍從幫他系上腰帶后,才補充道:“即刻已經出發了。”

      “知道了。”太子要監國,避暑這樣的消遣事兒自是輪不到他。

      不過也好,都去避暑了,倒省了勾心斗角,也勻出了時間好讓他多熟悉了解——作為太子要做的一些事物。以免皇帝隨時來個召見,他卻一問三不知。

      ……

      看了整個上午的奏章,今日倒算過得風平浪靜。

      他模仿著太子的風格,做了一些自認為合理的決策。也有一些是對之前的事情的后續追進,好在他多有了解,對比著真太子本人批復過的記錄,也做出了符合他品行和風格的批復。

      他連打了幾個哈欠,著人去將左翊衛大將軍吳藝叫來。隨即便活動著腰身去往院子里走走。

      原來身在高處并不逍遙,光是作為監國太子,便是忙到連去小解都要三步并作兩步的速去速回,生怕耽誤久了,誤了一些緊急事項。

      他這還算是偷了懶的,不知原先的太子忙成什么模樣。

      體驗下來,雖然不知真太子本人每日會忙到多晚,但從早晨侍從來伺候洗漱的時辰來看,他至少起得比雞還早……

      并不如普通人活得瀟灑呀。

      普通人的日子,大約都是提籠架鳥,悠哉樂哉的閑晃在市井里頭,亦或是三五成群的扎堆斗蛐蛐兒呢。

      武將的動作就是快,林蘇青在園子里沒走出幾圈,連手里抓著的魚食尚且沒有喂完,吳藝將軍便已風風火火地趕來了東宮。

      一見他,便抱拳單膝跪下:“參見太子殿下。”

      “起來吧。”林蘇青將手里的魚食多抓了幾粒撒進了小池塘,回眸看了一眼,吳將軍始終一臉肅穆。

      他笑問道:“你作何這么緊張,本宮又不是要罰你。”

      “殿下忽然召見屬下,必是有要緊的大事,屬下不敢怠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