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6章 線索

  • 塵骨 - 第36章 線索字體大小: A+
     

      這些靠攏太子的人,皆是頗有身份和多有建樹之人。以此可見,他所附身的是位深得人心,十分賢明的太子。

      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偏偏這個時候的太子已經不是太子本尊,而是他這個冒牌貨林蘇青。

      林蘇青很是擔心,怕就怕他爭不過那潁王,令這位太子前功盡棄。但是他又有些把握,因為他認為自己除了武力方面比較弱勢,腦力其實還算不錯,權術爭斗應該不算太難的事。總之,心里相當矛盾。

      張詹事好奇道:“不知太子殿下忽然召集臣等前來,是為何事?”

      梁文復有意無意的咳嗽了兩聲。

      張詹事連忙關懷道:“梁大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這相當于暗號吧。于是,林蘇青這才從內室撩開簾子笑吟吟地走出來,他下意識地想禮貌性的為遲來道個歉,但轉念一想,現今于這種身份階級分明的地方,他貴為太子,道歉實在有違身份。

      便只是簡單客氣道:“各位都到齊了?”

      眾人雙手合抱,皆行時揖之禮:“給太子殿下請安。”

      林蘇青擺手免去他們的禮:“免禮,都落座吧。”

      雖然說是入座,但并沒有什么椅子,只是在羅漢榻前面的氈毯上加鋪設了幾方團蒲墊子,只有他高坐于榻上,其余人皆是席地跪坐。這同他原先世界里的古代很相似,都是這樣的待客方式。

      林蘇青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此番召集你們,想必各自心中多少有些眉目,也有了一些主意。”

      他掃視了一周眾人的面色,都很莊肅。

      “各位對于潁王中毒一事,都有耳聞了吧。”即使眾人皆知,只有他不知,但是他不能慌亂。總得裝得自己一清二楚,畢竟氣勢上必須逼真,不可露出馬腳。

      怎么說也活了二十余年,且步入了社會許多年頭。人生路上遇見過的陷阱**詐小人,稱不上有一個師一個團那么多,至少也能湊出一個連來。

      吃過了那么些的悶頭虧,怎么不得吃一塹長一智,總結出幾番經驗?論戲耍起心術來,怎么也比與妖魔鬼怪玩兒命容易些吧?

      眾人一聽太子開門見山如此相問,便立刻就此事議開來,好盡快想出策略。

      林蘇青緩住正在熱議的門客幕僚們:“不慌,先等一等。”

      幾乎是他話音剛落下,門外便有侍從跑來,恭敬地立在門口,躬身請示:“殿下,圣旨到。”

      眾人不約而同地齊齊看向林蘇青。

      意料之中,他預料到皇帝會下圣旨,而那圣旨的內容所向,便是重中之重。

      他起身示意大家等候,隨即獨自同小廝趕至正殿前廳。

      遠遠地便看見,有一位老太監正昂首挺胸的立在那里。老太監的手里只捧了一桿拂塵,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連圣旨都沒有,看來要這位公公是要傳口諭,那便不是什么太要緊的事。

      林蘇青心中緊張的情緒舒展了一些,笑道:“有勞公公久等了。”

      老太子瞇著眼睛,只是捧了手打著日常的禮,微笑著回道:“太子有禮。”

      他現在身有旨意,即代表著皇帝的威嚴,是不必對任何人行大禮的。

      林蘇青掀起衣袍,屈膝跪下,雙手攤開舉過頭頂,莊重的迎接:“恭迎圣旨。”

      慶幸少時無奈的陪老媽看過一些古代偶像劇,皇家子嗣的這些個派頭他多少能學得有模有樣。

      老太監身負圣意,很是狐假虎威,睥睨道:“陛下頒了一道敕令。”

      緊接著清了清嗓子,高聲復述道:“潁王素來不能飲酒,今令太子不得再同潁王復飲。欽此。”

      “兒臣領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林蘇青高呼領旨后,才提著袍擺起身。

      原來只是下令不能再一起喝酒,并且對于潁王中毒一事只字不提,而僅僅是當作不能飲酒而已。

      不得不說皇帝的這一道令下得甚是明智。

      誰也不偏袒,誰也不處罰,然而潁王的酒量實際如何,人人都是心知肚明。皇帝知道還要下這樣的敕令,看來敕令的目的只是為了表明他知道了真相,但是想與他們心照不宣,將這件事化解掉。

      頒布完皇帝敕令的老太監,現下也沒有了方才那般趾高氣昂的意思,反倒是諂媚地笑道:“陛下的旨意,老奴已然傳達到了,老奴便回宮去給陛下復命了。”

      林蘇青眼神示意了一下隨身的侍從,侍從連忙取出一錠金元寶雙手呈遞給老太監。

      “順便問一句公公,潁王的病情如何了?”

      這句話林蘇青問得十分委婉,但老太監之所以能常年侍奉皇帝左右,并且能直接替皇帝傳達口諭,必然有他的過人之處,他只是一聽便聽出了林蘇青所問的弦外之意。

      “老奴只是去傳了相同的一道敕令,傳完便告退了。”

      老太監的回答甚是高明,只說了自己去傳敕令,但對于接旨的潁王,不做半點描述。但實際上,林蘇青要問的答案,他卻已然回答了。

      不提即是沒有異樣。或許還能進一步理解為,沒有中毒的跡象。

      那老太監打了一眼銀子,左右瞻望之下,隨即掩著袖子,迅速將銀子掃入了袖管內。而后笑道:“那老奴便告退了。殿下留步。”

      林蘇青泰然一笑,言語上送道:“公公慢走。”

      凡人還是比較好對付的,能用錢解決的,都不叫事兒。妖怪比較難,妖怪們通常都是要命的。

      不知先前的太子本人,同這位公公的關系如何。不過,眼下在他看來,能直接替皇帝傳誦口諭的太監,說不定何時也能為他提前通個信兒,興許那個信兒就是他準備對策的風口。這層關系還是有必要打點的。

      目送著老太監離開東宮府上,他才折返回書房,將皇帝的這道敕令說給了門客幕僚們聽。

      不用他問,大家就自發的開始分析起來。

      “如此看來,潁王所中之‘毒’并非上報的那般嚴重呀。”

      “消息是潁王府報出來的,他們自己府里的事兒,究竟如何誰又能知曉真情呢?還不是他們想如何報便如何報?”

      “興許陛下一早便看出了這是潁王的故意發難……”

      “倘若真有個三長兩短,陛下又如何會如此輕巧的處理,只是禁止太子殿下與潁王再度喝酒這般簡單。”

      他們都分析得很對。

      不過,倘若潁王真的是在太子府內中的毒,且真的是由太子投的毒,那么這件事其實就有些可笑了。

      如若真是這樣,先不論這一行為有多么的愚蠢。單就事論事來說,這件事本身就非常不合情理。

      既然已經決心此時投毒了,為何不直接毒死,還要留著潁王派人找皇帝告狀?難不成買到山寨偽劣的假藥了?

      就算太子真的愚蠢到了這種地步,那梁文復他們也不會坐視不管啊。所以,太子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蠢事。

      由此可見,此事的真相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潁王自編自演的一出戲;二,投毒者另有其人。

      當時宴席之上究竟什么情況,他無從知悉。假設是潁王自說自話,那么在他看來,潁王玩的這一手,實際上只是小聰明小手段,不具備大智慧,畢竟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劣招。

      倘使是潁王自編自演,他無非是想將與太子之間的矛盾公之于眾,想通過太子投毒一事,引導人們認為——太子妒忌他的才干,對他不友好,甚至有敵意。

      可是,鬧下這樣的一出戲,在皇帝這位老父親心中,就不會這樣簡單的想了。畢竟是親兄弟,潁王栽贓自己的親哥哥毒害自己,怎樣都算不得體面。

      就算并非潁王栽贓,是真的有人投毒,私宴上兄弟三人,不是太子就是平王,說到底還是手足相殘的痛心事。想必當前心緒最復雜的,應該是皇帝。

      梁文復沉思道:“這件事,興許不算壞事。至少令陛下對潁王產生了一些意見。”

      “陛下既然知道了是潁王故意為之,卻只是頒布了不得飲酒的敕令。顯然,陛下是有意要將這件事掩蓋過去。”

      是不給誰懲罰,也不替誰澄清。

      “父皇在本宮和潁王之間很是掙扎呀。”林蘇青感慨道,“本宮身為太子,被自己的親弟弟設計蒙冤,縱使父皇想要替本宮澄清,可是也得顧忌潁王手里有兵權呀。邊關不是還要他去打仗嘛。”

      林蘇青突然發表的言論,令眾人一驚。林蘇青不知他們在驚訝什么,或許是因為從前的太子不曾這樣慷慨陳詞?

      唯有性情粗獷的吳將軍搭話:“興許在陛下看來,這不過是件兄弟不睦的小事罷了。”

      林蘇青依憑直覺道:“并不,或許父皇早已看出來,潁王有奪嫡之意了,因此才會兩難定奪。”

      眾人怔住,唯有梁文復巋然不動,在這只“老狐貍”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光,好似是心中有了什么別的猜想或懷疑。林蘇青瞥見了,卻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只聽他持重道:“殿下說得及其在理。潁王手握萬千驍勇戰將,能征善戰屢建奇功。相比勵精圖治,坐朝理政的太子殿下,百姓更甚擁戴潁王。論說他沒有奪嫡之心,才是怪事。”

      陳叔華隱晦道:“畢竟……當今陛下之所以是陛下,與當初潁王的諫言,有很大的關系。”

      林蘇青心里一驚,不禁下意識聯想到——原來如今這個皇位是潁王諫言來的?莫非是讓皇帝奪了誰的位置?

      潁王居然如此強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