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章 所謂命數,不過是1些選擇

  • 塵骨 - 第34章 所謂命數,不過是1些選擇字體大小: A+
     

      二太子的這一問,問住了林蘇青。何為命,他只知道大小神仙們都在說他是禍患,也許這就是上天給他定下的命數。

      他遲疑了片刻,道:“天注定的就是命。”

      二太子不動聲色,淡淡的問他:“何為天。”

      林蘇青一愣,何為天……

      思來想去后,他迎著二太子的目光,篤定地回答:“天,就是如您這樣的神。出生便是神,庇佑著且決定著凡間的一切。就連我原先所在的世界,大家也時常向天禱告,向神仙、向佛祖祈求幫助、祈求庇佑。”

      他如是想,便如實答。

      “我們凡人一出生,命運在冥冥之中就已經有所安排,而安排這些的正是如您這樣的神仙不是嗎。”

      “照你這樣認為,其實不盡然。”狗子蹦下了床,走到二太子腳邊蹲坐,它望著林蘇青道,“其實,即使是神仙,也是有命數的。”

      林蘇青又是一愣,一時說不上來……原來神仙也有命中定數嗎……

      疑惑之時,見二太子折扇一收,平淡道:“所謂命數,不過是一些選擇。”

      “什么選擇?”林蘇青不解,便按照自己所理解的闡述道:“那也要有機會選擇不是嗎?就好比有些生來是人,有些生來是畜生,這些是可以自行選擇的嗎?”

      “就好比在四田縣,我明明沒有殺人,而他們強行用身份來壓我、用經驗來判我,強行指定我就是兇手,我卻連解釋的余地都沒有……”

      他以為,因為二太子至高至尊,所以可以萬事可以隨意選擇。而多的是如他這樣的凡夫俗子,他們無法皆由自己選擇。

      “請問主上,如我這般出身,我該作何選擇?我又能作何選擇?”

      他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并不是我非要來這邊世界的,是機緣巧合讓我來了,這是運吧?而將我安排在這邊,卻因為我是異世來的,就將我認作禍患,要將我除掉,這便是命吧?”

      但是即便命運如此安排,但他不認,他要想辦法證明是命運安排錯了,而不是他錯了。

      他悵然感慨:“命運是何等的不公平。我就是想證明——天定的事情有時候也會錯,一如當初狗子說給青丘長老們的那些話,連南斗六星的司命星君也會有出錯的時候。我相信,我就是那個出錯的。”

      他凝望著二太子,篤定道:“所以,我要證明我不是禍患,而不是哪天莫名其妙地被哪個神仙殺了。我要證明不是我錯了。”

      沉默。

      沉默之后還是沉默。

      雨聲順著屋檐淙淙流淌,涼絲絲的夜風掀起窗欞前的紗簾,風勇敢的竄進了屋子,將燭火逗得搖曳不定。

      林蘇青聽著自己鏗鏘有力的心跳,他堅定了信念,無論如何一定要求得二太子的同意。

      幾番沉默后,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而后便進來了一個小和尚,小和尚放下了一壺熱茶,小和尚翻開茶杯,茶水從壺中落入杯盞時激出了聲響,卻將這屋內襯得連呼吸聲都顯得厚重。

      斟好了茶,小和尚就退了出去。

      茶香四溢,飄出的一縷熱氣,為這個寒雨夜增添了一分溫和。

      林蘇青終于按捺不住,直言問道:“主上,難道您也認為我將來會是禍患嗎?”

      狗子一聽,齜牙道:“你個蠢蛋,主上若當你是禍患,早前就不會救你了。”

      狗子恨不得當即說明說透的訓斥——主上以天下蒼生為賭注,保下了你,你怎么能這樣誤會主上!

      林蘇青自然知道,二太子并沒有當他是禍患,但是此言從狗子嘴里說出來時,他才真正的確定了,心中才真正的安定了。

      他目光炯炯的望著二太子,毅然決然道:“那主上何不賭上一把,賭我將來是造福三界的好神仙,還是為禍蒼生的禍患。”

      狗子怔愣,它以為林蘇青很蠢,卻沒料想林蘇青問出了這樣的話。因為它知道,主上已經在賭了。

      但是,主上愿賭,那是主上的決定。這個林蘇青好大的膽子,他何德何能以何種身份,去請求主上用蒼生去賭?他好大的膽子,好大的面子。

      “你還是沒能明白我的意思。”

      林蘇青驀地怔愕,這是……拒絕?

      俄而,二太子緩緩道:“你凡身肉體,沾染了塵世間的污濁之氣太重。即日起,我將你泡在山野靈泉之中,以日月精華,山林精氣,將你滌凈。”

      這是……答應了?

      林蘇青欣喜若狂,正欲叩恩感謝,卻聽二太子轉折:“不過……”

      他登時呆住,靜候下文。

      “此期間,我會將你的魂魄提出,由你親自去體會一番。若你能從中有所感悟,便可開蒙修行,若無所感悟,你便就此作罷吧。”

      什么?

      林蘇青尚未明白二太子話里的意思,旋即感覺身體一輕,低頭就看見有另一個自己昏倒在地上,他再看了看自己,卻還是跪著的,他心中大吃一驚——怎么有兩個我?

      頓時眼前一空,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片空白的虛無。

      “主上?”他在白茫茫里毫無頭緒地尋找著,“狗子?”

      無任何應答。

      這是怎么回事?

      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團光亮,那光亮即刻變成了一扇門的形狀,莫非那是出路?

      他連忙朝那光亮處奔去。

      卻因那亮光實在刺眼,即將靠近時,眼前瞬時一黑。

      當他再度睜開眼時,發現自己正撐著頭在案桌前打瞌睡。恰是瞌睡重重的垂了一記頭,腦袋失去支撐,他遂驚醒了。

      整個房間內只亮了一根蠟燭,燭臺上已經堆積了很厚的一層蠟油。

      他面前坐的是一張長條案桌,桌面上堆滿各種冊錄,大致掃了一眼,似乎都是些奏章。

      四周昏暗且陌生,和方才的房間截然兩樣。

      方才的屋子彌漫著沉沉的檀香,各種陳設十分樸素,且皆是以朱色或是黃色為主,像是禪房。

      而現在所處的這間屋子,門窗、桌、柜等家具皆是黑漆描金,陳設都格外的精致。

      房內多半是書格,各類書籍擺盡了空間。于屋內上位居中靠墻處,設有一張羅漢榻,榻幾上放置了玉瓷茶器,和一盅淺淺的熏香。想來,此榻是設來待客的。

      周圍墻上不僅貼著絹紙帖子,還掛著許多墨寶,此外,另掛有山水類、花鳥類,猛獸類的掛屏,質地有紫檀的,也有琺瑯的等等各色各樣。掛屏之上無不鑲嵌著玉石象牙,或是點翠珠寶等飾物,很是奢華。

      看起來是一間書房。不過,再往里走一些,卻也設有床鋪。

      床上鋪著夔龍牡丹織錦黃炕氈墊,床邊兩側的榻幾和柜格上面都擺放著許多琺瑯、象牙、牛角等材料所雕琢的珍玩。

      看來,此處的主人身份不簡單。

      此時也沒有了雨聲,他朝窗外望去,萬籟俱寂,是一夜晴空。

      當他路過一面銅鏡時,驀然驚覺,自己大變了樣貌!

      原先的自己雖然相貌佳好,但過分清秀,少了些許男兒氣魄。而此時的自己……那銅鏡中所反映的儼然是另一副面孔。英姿勃發,氣宇軒昂。

      也不再是一身仙逸出塵的偃月服。而是頭戴金冠犀角簪,一身紫褐色單衣,其上刺繡大科綾羅,腰間則束著金玉革帶……

      這一身上下雖然過分的雍容華貴,但是,這份雍容華貴將這位男子襯得何其的鳳表龍姿!

      而現在,這位男子,就是他,現在是他林蘇青。

      他摸了摸臉,這真實的觸感,的確是他的臉無誤,他的模樣的確是變化了一個人。

      莫非這是二太子令他靈魂附身到此人身上了?

      他隱隱約約地聞見一股濃烈的酒氣,好似出自他自身。他抬起袖子聞了又聞,果不其然,想必此人方才飲過大量的酒水。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門外忽然有人火急火燎的趕來。

      林蘇青驚愕——我現在是太子?

      不等他琢磨明白,門外便進來一個身著深緋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男子留著一撮八字胡須,此時因他的著急而有些雜亂。

      男子一進來便拱著手,焦急道:“太子殿下,臣方才聽聞潁王回府之后,不多時便發作心肺絞痛,吐血數升,現在昏迷不醒。”

      “啊?”林蘇青聽得一頭霧水,他剛附身過來,來龍去脈一無所知,這叫他如何是好?

      也不能直接問出來,萬一引起了疑心,可就更麻煩了。

      他深思熟處后,裝模作樣道:“呃……方才有些吃醉,頭腦昏沉了許久,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你且仔細講講,以免醉酒時有所遺忘。”

      這話說得應當是滴水不漏,他以眼尾眼光偷摸一瞧,來人果然沒有生出疑心。

      且是立刻便回復他道:“唉,先前太子殿下不是聽了梁大人的建議,在東宮宴請潁王,以化解兄弟干戈嘛。怎想到,潁王自東宮回去不久,潁王府便傳出潁王中毒的消息。”

      那位中年男子甚是焦灼,重嘆了一口氣,道:“也不知是真中毒,還是放出的空噱頭,總之,這消息八成已經傳到宮里頭去了,這要是被陛下知道了,還不得想成什么樣呢!真是十萬火急啊!”

      林蘇青聽得云里霧里,但大概捕捉到了一些信息,隨即道:“快去傳梁大人前來,一同商議。”

      他琢磨著先等那梁大人趕來后,聽一聽他們二人之間的稱呼,套出他倆名字后,再做其他打算。

      可不能引起疑心,被人看出他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太子殿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