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7章 下山

  • 塵骨 - 第17章 下山字體大小: A+
     

      “……”狗子一時無言以對,一爪子蓋在自己臉上,頓時蔫了精神頭。

      想來狗子的這個禍,闖得可是不小啊。

      曾有本神話小說寫了只石猴,那石猴當初大鬧地府時,也不過是鬧了一鬧十殿閻羅,撕了一撕生死簿。

      狗子可倒好,直接把牢門給搗毀了。

      也得虧了狗子后臺夠硬氣,有青丘二太子殿下保他,才只是遭到了貶庶。

      要是尋常沒有背景的干了這驚天動地的禍事兒,估計他林蘇青就沒有那踩中結界的機會了,也不會被召來這邊世界玩兒命了。

      估摸著想想,要是沒來,此刻的他,應該正悠哉樂哉地吃著炸雞擼游戲吧?或是被甲方爸爸噴著改方案?

      想著想著,林蘇青就忍不住傷春悲秋起來,唉……陰差陽錯,世事難料啊。

      “不過……”本以為舊事追憶到這里已經結束,怎知迷谷老兒又冒出了個話頭。

      “不過什么?”林蘇青順著他問道,莫非還有別的事兒?

      迷谷老兒卻瞇著眼睛笑吟吟道:“也算是因禍得福吧。若不是因為追風大人給凡間帶去了這樣難以收場的禍事,殿下的禁足令還得足足兩百年哩。”

      “禁足令?什么禁足令?是因為什么?”林蘇青大吃一驚,連天帝都得禮讓三分的二太子居然被下了禁足令?

      “呃這……”迷谷老兒意識到自己圖一時痛快說漏了嘴,再說下去恐怕要牽扯出誅殺全族的禍來,一急之下撲通一聲沖二太子跪下,“殿下恕罪。”

      二太子方才還和顏悅色的面容,此時卻像是浸上了一層霜霧,卻并不怪罪,只道:“起來吧。”

      “小老兒謝殿下洪恩。”迷谷老兒抬起袖子揩了揩額頭和鬢角冒出的冷汗,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如釋重負。

      林蘇青大惑不解,自他來到了這個名為青丘的地方,除了隨處可見的危險之外,他體會最多的便是這青丘的諸多說不得。

      每每將他的好奇心高高懸吊起,卻又戛然而止。

      他不敢貿然去問,連狗子有時候提到一些“不可說之事”時,都慌張得立馬噤聲。想來如果他唐突去問,恐怕要遭來大禍。

      罷了,相信總有一天,他能將這些疑問都弄清楚的。抑或許有一天,當他有機會獲知真相時,真相也早就不重要了。

      “追風。”二太子起身朝書房外步去,順便喚上了追風,他看著遠處青山綠水,淡然道:“一切都交代好了?”

      “都交代好了。”狗子跟在二太子腳邊,干脆響亮的回答。

      林蘇青也連忙跟了上去。

      二太子腳步略有緩滯,繼而折扇一展,迎著郎朗清風,道:“下山。”

      “這就下山了?”林蘇青一怔,連忙追問,“不用收拾一下行李什么的嗎?那我呢?主上,我可怎么辦?”

      二太子眼波流轉間,只睨了他一眼,便徑直往前而去。

      狗子嗷嗚一聲幻化為丈八高,沖林蘇青道:“青丘壁立千仞,與凡塵隔著崇山峻嶺,你一介凡人下不去的,本大人載你一程,上來!”

      林蘇青仰起頭,隔著狗子脖頸間的蓬松絨毛,都望不見它的下巴,這叫他如何爬得上去……

      “小公子且慢!”他尚在犯愁,迷谷老兒阻了他的去路。

      他回頭,見迷谷老兒從他自己滿頭的銀發之中,截下來一根,瞬間化作了一根小樹枝,贈與他道:“小公子雖然有殿下的神血做護,但此去凡塵,紛紛擾擾,畢竟比不得青丘清凈。小老兒贈小公子這一枚迷谷樹枝,請小公子隨身佩戴,可保小公子萬萬不會迷路。”

      林蘇青雙手捧下,小心地收進袖子里。他于這邊世界人地生疏,這一小節樹枝便如同隨身自帶了地圖識別系統,可是大有用場的好東西。

      “多謝老先生。”

      迷谷老兒見他收下,很是欣慰,笑容可親道:“小老兒再送你一程。”

      語罷,迷谷老兒右手探出廣袖,手腕一轉,翻手覆手間好似畫了一個微陣,隨即自他掌心下的土地里乍然頂出幾簇樹根。

      樹根似藤蔓般交織,像大魚躍水往前竄了幾竄,又遁入土中,卻是突然從林蘇青的腳下破土而出。

      藤蔓們服帖的纏著他的腳踝,頂著他的腳底,將他送上了追風的背上。他剛一落穩,樹根們便立刻縮回了土中,再也沒有了蹤影。

      迷谷老兒沖林蘇青與狗子拱手相送,大方笑道:“山高水長,二位一路走好。”

      狗子側目點頭算是回應了他。隨后便騰云駕霧地朝二太子的方向追去。

      急急掠過的風,吹得林蘇青幾次險些掉落山谷。原本他還想沿途看看風景,現下卻只敢死死地揪住狗子的背毛,趴在毛絨絨的毛皮里不敢輕舉妄動。

      不多時,他們便追上了二太子。

      遇見他時,他正立于一處崖邊,凝視著崖下的深谷幽林,面有戚容,好像在追憶什么過往心事,又像是在等待著什么人。

      狗子輕飄飄地落下,輕手輕腳地于二太子腳邊趴下,等候吩咐。

      倒是林蘇青好奇心涌上來,從狗子的長毛里踮起腳尖冒出個頭頂,不顧分寸地詢問。

      “主上是在等著誰?”見二太子神情黯然,肯定不是在等他們。

      “沒有等誰。”

      二太子雖然收回了神思,言語間卻始終凝著神傷。他遠望了片刻,而后捏了手訣招來一朵祥云。

      “走吧。”

      聲音輕輕淺淺的,像一縷冷風漸漸消散在霧氣云水之中。

      狗子嗷嗚一聲,也踏上了一朵云彩,追了上去。

      林蘇青揪著狗子的背毛,臉被疾風勁吹,肌理都被吹得亂了形態。

      唉,何時他也能有這般騰云駕霧的本事呀,就不必遭這份風刮的罪了。

      郁悶了片刻,他回頭瞇著眼睛瞧著逐漸遠離的青丘山色。

      放眼過去,云蒸霞蔚掩著峰巒疊嶂,蔥蔥郁郁點著姹紫嫣紅。高山流水,錦繡山河。書中所描述的蓬萊仙境,大抵也不過如此吧。

      或許是因為受了迷谷老兒臨行前的關照,一時間他驀然有些舍不得離開這個危險重重的地方了。

      ……

      約莫行了個把時辰,他們在一處湖邊停下。

      林蘇青已經被吹得頭重腳輕,狗子一將他放下,他翻下來就同死尸似的躺在地上。

      遍地的鵝卵石也不嫌硌,他眼睛都不想睜開了,實在寧愿這樣躺著。

      狗子幻化回小模小樣,抬起前爪,用爪背拍著他的臉,道:“嘿蠢蛋,別睡了,快去采點野果子來吃吃。”

      他才不想動嘞,迷迷糊糊地像是要睡著了,囫圇不清的應道:“神仙不是不食煙火嘛。”

      “誆你的話你也信。”狗子一蹦,跳到他胸口上,接連又使勁兒蹦跳了幾次,硬生生將他“砸”起來。

      見林蘇青坐起來了,狗子才下了地,道:“所謂不食煙火,只是不吃用人間的煙火做的食物,因為不夠純粹,神仙的食材都是經過仙術煉成的。”

      “那這兒的野果呢,還不是人間的土地長出來的。”

      狗子扭過身,道:“野果不同,野果是集了日月之盈澤,天地之精華,自生自長。”

      說著它后腳沖林蘇青刨了一堆土,不耐煩道:“跟你講這么基礎的你都聽不懂,那你也別指望能學會什么了。孺子不可教也。”

      “好好好,我去,我這就去還不成嘛。”他聞言連忙爬起來,剛走出幾步又調頭回來,沖湖邊飲水的狗子喊去。

      “我這一去萬一被妖怪抓走了怎么辦?要不你同我一塊兒去?”

      狗子抬頭四處望了望,沖林蘇青回道:“凡間啊,越是繁華的地方,煙火氣息也就越濃重,早就將天地靈氣沖煞得細微可數,凡間哪能修得那么多妖怪。”

      “再者,此地相距浮玉城不過幾十里地,給你碰上砍柴的樵夫還差不多。”狗子說完便一個猛子扎進湖里,追得魚兒們驚慌失措。

      “那……那我去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