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章 天尊來信

  • 塵骨 - 第15章 天尊來信字體大小: A+
     

      自稱迷谷老樹的老者,樂呵呵地將手中挎著的竹籃子遞給他:“小公子,這些是小友們贈與小老兒的解暑瓜果,你若是不介意,可收下嘗一嘗。”

      林蘇青一聽,見個個都掛著露水,十分新鮮,手不由自主地就伸了出去。剛準備接下,突然意識到沖動,不可貿然接受,便立即收回了手。

      “不……不用了,還是您自己留著用吧,我……我不愛吃。”

      他窺著那些芬芳誘人的瓜果,竭力忍著瘋狂冒出來的口水,和咕嚕嚕亂叫的肚子。

      見迷谷老兒又往前推了推籃子,勸道:“皆是小友們自家種的,且灌溉的都是青丘的山水,雖是小瓜小果,卻含蘊著豐富的靈力哩。”

      “吃了還可以增長些許修為,雖然增長得不多,但于小公子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好物,何不嘗嘗?”迷谷老兒很是熱情的推薦。

      咕~

      肚子不爭氣的又抽了一聲……

      想來這里是太子府內,那位老者又是府內的老樹,應當不至于害他。何況他現在可是二太子殿下的御前親衛。若是在太子府內害了他,怕是沒誰擔待得起。

      如是想著,林蘇青遂不再猶疑,伸手便挑了個金瓜,正準備咬上一口時,那位迷谷老兒突然發話了:“不過……”

      果然,天下沒有白來的好事。

      他剎住口,問道:“不過什么?”

      旋即覺得不妙,不能什么都應下,連忙道:“我先說好!不論你找我做什么,我堅決不出府門!”

      老者將竹籃推入林蘇青的懷中,繼而側身指向院中的一口大缸,示意道:“小老兒想勞請小公子,將那缸萆荔水挪到別處去。它在小老兒的腳下已經置放了整個上午了,熏得小老兒眼睛都快花了……”

      那萆荔水的味道的確刺鼻又刺眼,看得出來這迷谷老兒很是愁苦。

      “呃……原、原來是這樣……我這就去挪。”

      林蘇青尷尬不已。他原本還想將那些萆荔水用來合理利用,澆花灌樹。

      現下看來,幸好他還沒來得及去動,否則不就結下仇怨了么……

      林蘇青三下五去二,將金瓜啃了個干凈,擦擦手上的果汁兒,便大步過去挪缸。

      那缸里除了萆荔水,他還倒了許多擦洗的污水,滿滿一大缸,也是沉甸甸的。

      抱是抱不動了,只能拖著大缸邊緣的鐵拳把手,費力去慢慢地挪動。

      這時,遠遠的就聽見狗子囫圇不清的呼喊聲,焦急而又歡快。

      “主上!主上!玉清天尊來信了!玉清天尊遣仙鶴使來信啦!”

      聽起來像是嘴里堵了什么東西似的,林蘇青抬首循聲望去,嚯!那場面,塵土喧天。

      只見小模小樣的狗子嘴里,正拖著一只仙鶴的細腿,狗子整個身子站起來,都遠不如仙鶴的一節小腿高呢,現下它卻拽著那只仙鶴的一條腿兒,瘋也似的朝府門奔來,拖得塵沙滾滾,鋪天蓋地。

      可憐那只仙鶴,頭朝身后腳朝前,被狗子拖得羽毛亂飛。它不停地撲棱翅膀,也無濟于事。

      狗子個頭小,且跑得飛快,它扇不到,也踹不到。但仙鶴亂扇的翅膀,和亂飛的羽毛,總是遮擋住狗子視線,使得狗子不得不總是甩甩腦袋,好辨清前面的路。只要是它的腦袋一甩,那仙鶴便跟著被它甩來甩去。

      林蘇青正看熱鬧,眼見著狗子被仙鶴的翅膀遮住了視線,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沖著他的水缸而來!

      他還來不及思考對策,只聽梆地一聲!狗子一頭撞在了水缸上。

      水缸被撞了個大窟窿,狗子眼疾腿快,霎時一躍而起,避開了沖出來的污水,可憐了那只仙鶴……劈頭蓋臉的糊了一身……

      一時間古怪的味道四散開來,狗子連連干嘔了幾次,卻見那仙鶴掙扎了出來,它連忙又跑去銜住仙鶴的腿。

      仙鶴吃過一次虧,這次一見它沖過來,它一腳蹬在狗子臉上,將它蹬了幾個跟頭,旋即爬起來,往林蘇青和迷谷老兒的身后躲去。

      林蘇青生怕狗子一口咬錯,咬到了他的腿上,連忙張開臂膀彎下腰,作勢攔它。

      “狗子你作甚?”

      “汪!你才狗子!”狗子沖他一通齜牙,“本大人現下無暇同你計較,你們快讓開,莫耽誤了本大人給主上送信!”

      “送信?”林蘇青一頭霧水,他扭頭看向慘兮兮的仙鶴。

      那仙鶴十分聰明的背過身去,原來在它背上背著一支火漆封邊的信筒。

      他伸手去拆下來,對狗子道:“拆下來送不就好了?作何要拖著它跑這么遠,你自己費力不說,毛還給它拖禿了。”

      狗子不服氣的嗷嗚嚷道:“誰叫它生得那么高,我爬不上去!”

      林蘇青反問:“你就不能變幻一下?”

      “唔我,我一激動給忘了……”狗子十分不服氣,“嗚汪!”

      仙鶴頗有靈性,無奈的眨巴著眼睛,隨時要委屈得哭出來似的。

      林蘇青看得心軟,抽來掛在架子上的布帕,替它擦干羽翼上的水漬,安慰道:“好了好了,我替你拆了。”

      而后對狗子道:“咱們這就給主上送去,你也別為難它了。”狗子賭氣的別過臉去。

      他拍一拍仙鶴的背羽,溫和道:“信收到了,你走吧。”

      仙鶴點點頭,一瘸一拐地踱出幾步,臨飛之前,回頭沖林蘇青垂下了脖子再次點了點頭,似乎是在表示感謝。隨后又沖狗子皺了皺眼,一張臉一會兒喜,一會兒怒,表情豐富至極,似個人模樣。

      狗子一怒作勢要撲上去,它一見狗子要來,連忙撲棱著翅膀,扶搖而上。俄而于上空盤旋了一圈后,才驚空一聲長嘯,展翅而去。

      林蘇青瞅了狗子一眼:“走唄,送信去。”

      ……

      他與狗子來到二太子殿下的書房,將信筒呈了上去。

      二太子解了火漆上封印的法術,取出信箋不緊不慢地看了一會兒,便隨手扔在了案桌上,自顧自的繼續看書。

      狗子扒著桌子邊緣,仰著腦袋追問道:“主上,是不是天尊催您下山呀?”

      二太子捻起信箋丟給狗子,示意讓它自己看。林蘇青見狀趕忙湊上去,和狗子擠在一塊兒看。

      “哼!我就猜到鐘馗神君會告狀,沒成想他還連告了好幾起!哼!”狗子看得火冒三丈,林蘇青卻是看得一頭霧水。告的什么狀?

      他趁狗子生氣的功夫,接過信箋,自己反復讀了幾遍,終于明白了意思。

      大約是,那個鐘馗神君忙不過來,向天尊求了援,而天尊讓二太子去,可二太子遲遲不去,于是鐘馗神君連連告狀,而這封書信,便是天尊令二太子速速下山的詔……

      林蘇青看出了意思,不禁脫口而出:“堂堂二太子也要親自去捉妖拿邪?”

      一語招來了二太子和狗子的注目……林蘇青登即噤了聲,壞了……該不會是禍從口出吧……

      二太子卻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道:“這就要問問追風了。”

      二太子居然笑了?

      林蘇青頓時覺得定然是哪里有些不妙,遂盯向了狗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