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3章 鬧趣

  • 塵骨 - 第13章 鬧趣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出了書房,尋來踱去,這邊庭園他不曾來過,眼下繞來繞去的,一直找不著出路。整天滴水未進,他此刻早已餓得前胸貼后背。

      一籌莫展之時,他忽然看見有一只飛蛾從黑暗中飛進走廊的屋檐下,繞著懸掛的紅燈籠打著轉,當它繞過兩三圈,燈籠中便有燈火燃起,將那處照亮。而后,飛蛾又繼續朝前方的燈籠飛去,沿路點燃無數燈火。

      林蘇青見狀,趕忙追上去叫住它。

      “燈火使?”

      那飛蛾一頓,隨即落地化作了一位身著粉紗綴藍的衣袍的女嬌娥,福禮請示:“大人何事吩咐?”

      大人?林蘇青一愣,連忙解釋:“啊不不不,就是想請你幫個忙。”

      飛蛾又沖他福了一禮,道:“大人貴為殿下的御前親衛,小使擔待不起。有什么事,大人盡管吩咐小使便是。”

      消息竟然傳得這么快,才不過一個下午,二太子正式將他收為奴仆的消息,就已經傳開了?

      “咳咳……”今時不同昨日了,林蘇青清了清嗓子干咳兩聲,故作了架勢,道:“我想去廚房,勞煩引個路。”

      “廚房?”

      難道這里不把做飯的地方稱為廚房?林蘇青以為燈火使聽不明白,連忙解釋:“嗯對,就是專門用來燒菜做飯的地方。”

      “回大人的話,太子府不曾設立這樣的地方。”

      沒有?林蘇青一怔,隨即明白過來,神仙是不食煙火的,不設廚房好像也在情理之中。這時,燈火使又道:“不過……太子府的外府中,設有司茶房,平常是用以制茶的,小使愿意引大人前去看一看,是否合您的需要。”

      制茶的地方?林蘇青猛然想起采回的萆荔還沒用呢,不如先去為二太子熬一碗萆荔湯藥。

      “行吧,你稍等我回去取樣東西。”他調頭回去書房,從二太子的案桌上取了竹筒,才跟隨燈火使去往司茶房。

      ……

      月明星稀,遙夜沉沉如水。

      狗子從外面溜達回來,遠遠嗅到一種古怪得難以言說的氣味,它緊忙循著怪味找去,轉眼就找到了司茶房,還嗅出了林蘇青的氣味,深感詫異:“這蠢蛋在司茶房做什么?這氣息……”

      狗子一驚,嗷嗚一聲沖開門,“哪來的野鬼膽敢擅闖太子府作祟!”

      林蘇青正立于灶前,將熬煮好的萆荔湯倒入碗中,見狗子猛地沖進來,一人一狗相視愣了許久……

      狗子木訥:“你、你在做什么?”

      林蘇青也是訝然:“我、我在熬萆荔啊……”

      “萆荔?”狗子站起來嗅了嗅,連打了幾個噴嚏節節后后。那古怪的味道,果然是出自他手中,難以理解:“你熬它做什么?”

      林蘇青卻端著一碗萆荔湯,走過去道:“萆荔可以治療心疾。你早上不是說主上喜歡萆荔的晨露嘛,我覺得直接將萆荔草熬成湯汁,對治療心疾最有效。”

      “心疾……”狗子聽懵了,片刻恍然大悟。它先前只是為了誆他去山中,怎被他誤解成二太子殿下有什么心疾,頓時怒氣涌上來:“你竟敢胡言亂語,誹謗主上有心疾!你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嗷嗚!”

      霎時,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在院子里追得上躥下跳。

      林蘇青哪里知道狗子只是為了誆他,他不過是出于一番好意!

      他一邊竄逃一邊叫苦不迭,窮途末路時一把抱住院中的大樹,手忙腳亂的爬了上去,怎料想褲腿兒卻被狗子的牙齒掛住了。

      也正是這一掛,他這才驚覺發現,腿突然不軟了,仿佛是在一瞬間恢復了似的!他還想再多去感受一下具體,可偏偏現在狗子緊咬不放。

      “有話好好說!你咬我做什么!你松口!你松口!”他拼命甩著腿,狗子卻用力揪扯著不撒嘴。

      狗子用力一拽,將他從樹上拽下來,林蘇青只好連滾帶爬的捂著摔疼的屁股繼續逃。此時竟身輕如燕,只是隨意一蹦,便足足能有三尺之高。

      ……

      他們的打鬧聲,驚動了府中的各處小神仙。

      夜鶯飛落在墻闈上,化成幾名錦衣鍛帶的少年,并排著靠坐在墻頭上圍看熱鬧;值夜的貓頭鷹從茂密的枝葉間踱出兩步,化成一位披蓑戴笠的俠客模樣,隱在陰影中,抱著膀子瞧著腳下打鬧的林蘇青和狗子;還有幾只通體軟絨絨的刺猬,從灌木叢里探出頭來,化成幾名褐裳短衫的少女,她們面面相覷,捂著嘴偷偷地笑著。

      司茶房這邊的打鬧聲,在夜里傳得甚遠,連停駐在蘆花淺水旁的白鷺將士,也不約而同地抬起頭聽循著聲音。

      皎皎明月夜,素來安寧靜謐的太子府,卻因狗子與林蘇青的追逐打鬧,顯得格外熱鬧。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留心去揣度,眼前這位冒然闖入的異世凡人,將來究竟是同道,還是禍瘤。

      也許正如二太子殿下所言,當前所未有之事降臨,是災厄還是祥瑞,誰又能預先定奪呢。

      清風繾綣而過,將萆荔草熬制出的獨特氣息飄遠,把墨色蒼穹中所圍聚的厚重云團,吹散了一些。

      更深露重時,林蘇青隨著燈火使回去客廂,他越過燈火,借著清冷的月光,隱約瞧見了正返回書房的二太子,他面色凝重,心中似有不悅。

      想來,與長老們的議程并不順暢,看他神情肅重,估計這場議事甚至是諸多阻絆吧……

      ……

      林蘇青既無心事也無煩惱,一睜眼才發現,竟然一覺睡到了日曬三竿。

      林蘇青揉著惺忪睡眼坐起身來,這時一陣暖風推開了窗戶。

      只見一只玄鳳鳥打頭飛進來,在它身后緊跟著六只百靈鳥,它們各牽著一方墨綠色的絨鍛飛進來,那方絨鍛之上,堆疊著一沓衣裳。

      其中四只各銜著絨鍛一角,另有兩只則銜著中間,用以承重。

      它們將那載著衣裳的絨鍛平放于桌面上,便調頭飛出,在窗臺上有禮的停駐了成一排。

      屋內,徒留那只玄鳳鳥。

      那玄鳳鳥眼睛兔紅,通體潔白如雪,唯有頭上的翎羽和喉部呈淡鵝黃色。雙頰各有一圈紅色,像姑娘粉飾過重的腮紅。

      只見它搖身一變,落下個衣袍勝雪,以淡黃色鑲邊,頭束黃玉冠的少年佳公子。

      少年公子攏袖上前沖林蘇青拘了一禮,道:“殿下特著吾等奉來偃月服,由在下侍奉大人更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