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2章 名字是最短的符咒

  • 塵骨 - 第12章 名字是最短的符咒字體大小: A+
     

      不知是否正因為這個緣故,他瞧著二太子的面色不似先前那般冰霜似的冷漠,稍微有了幾分緩和。

      二太子捏著木牌的一角,睨視著林蘇青的眼睛。旋即,那塊書寫著他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的木牌,立刻在二太子的手中燒成了一抔灰燼,于陽光的輝煌里,混成一道金屑符文,飛入了林蘇青的額頭,隱匿入體內。

      林蘇青摸著自己的額頭,不解其意,他摁了摁,也沒有任何感覺。這是為何?。

      他疑惑之際,二太子起身走出了案桌,舉步路過他身邊時,手中的折扇貌似不經意的敲打了一記他的頭頂,娓娓而道。

      “姓名于世間生靈,皆是一種束縛,且是這世間,最短的符咒。但凡知曉了姓名,便可施以操控,或是下蠱,或是下咒。只要存心害你,皆可從姓名著手,你可記住了?”

      狗子跟過來插話道:“主上方才是為你的姓名和八字加持了封印,今后誰也無法再利用這兩處去害你。”它用爪子推了推林蘇青,“還不快謝謝主上。”

      林蘇青恍然大悟,登即叩首謝恩:“多謝殿下指點。”

      此恩,他故意謝的是二太子方才對他的指教。

      二太子眸光掃了他一眼,似乎是聽出了他言下求師問學的意味。

      狗子天真,絲毫沒聽出林蘇青的這層意思。它只斜了林蘇青一眼,嫌棄道:“你已經交出了自己,該同我一樣,呼為主上。”

      林蘇青連忙改口:“多謝主上!”

      二太子分明知曉了他的目的,他不懂,明明愿意教授,卻為何不予以師徒之名。

      那便先委身做個奴仆吧,全當是為了今后先臥薪嘗膽。

      為了活著,為了有朝一日能回去。于新的世界,開始新的人生。

      狗子踱步過來沖他道:“今后你只管聽主上的吩咐,旁的皆與你無關。”

      林蘇青記下了,也就說,就算是天王老子給他下命令,他也可以不必遵從。

      “倘若有人問我,我如何答?”

      “說是奴仆似乎不大動聽。”狗子望了望二太子,略微思量了一番,才道:“唔……你就答——青丘子隱上神的親衛。唔,親衛沒錯。”

      “子隱上神……”林蘇青呢喃著,這是二太子殿下的名字?

      他默默地記著,心底驀然生出一種似曾耳聞的感覺……但很快,他就否認了自己的懷疑。他初來乍到,與他們都是頭一回相識,不可能聽說過。

      ……

      門外悄無聲息地落下一只白鷺,化作銀盔犀甲的將士,側立于門外,將士抱拳恭敬道:“啟奏殿下,諸位長老已經在議政殿恭候多時了。”

      議政殿?商議政務的地方吧。林蘇青想起原先世界的歷史上里,古代的那些皇帝的宮殿,什么金鑾殿、太和宮、未央宮、養心殿,花樣百出。未曾想神仙們卻是如此順其自然,起名隨意。

      二太子側目看了一眼林蘇青,道:“平身吧。”語罷便款步離去。

      狗子坐起身目送著二太子,嘟囔道:“主上去安排政務了。”

      見二太子走遠了,才扭頭沖林蘇青道:“你起來吧。”

      林蘇青雙腿面團似的癱軟無力,他哪里起得來,干脆抬了抬屁股,挪出腿來,像狗子一樣席地而坐。

      他一邊揉按著腿腳,一邊問狗子:“其實我方才有兩處沒聽懂,主上所說的四柱陽命和……童子命,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狗子抬起眼皮以眼角余光蔑視他道:“蠢死算了。”

      它扭頭走去陽光底下,就地一癱,偷閑躲靜地曬著太陽,懶散道:“出生于陽年陽月陽日陽時,便是四柱陽命。童子命嘛,我看你出生于夏季,冬夏卯未辰,日支時支但凡占了卯、未、辰這三樣其中之一,你就是童子命咯。”

      俄而它又道:“我方才見你不僅全占齊了,還帶了兩宮七殺呢。”

      林蘇青聽得一頭霧水,迷迷瞪瞪問道:“那四柱陽命和童子命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其中有什么講究嗎?”

      狗子白了他一眼,怠惰道:“沒有什么講究,好壞各有吧。”

      “不好是什么?好又有什么?”這些對林蘇青來說,都太陌生,不曾接觸。

      狗子抬起爪子刮了刮耳背,漫不經心道:“非說不好嘛……無非就是因緣不順唄。唔……不過桃花運應該會挺繁多的。”

      林蘇青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可謂是喜出望外:“此言當真?我有桃花運?”在原先的世界可說是活了二十幾年都不曾開過一朵桃花呀!

      “對呀,四柱陽命嘛,多招女妖怪稀罕。”

      “……”

      這桃花還不如不開得好。

      狗子余光打量著林蘇青,四柱陽命之人,體內陽氣最為妖怪們所稀罕。幸好主上愿意收留他,否則早喂妖怪去了吧。

      “喔!我大概知道主上為何要收你了!”狗子騰地一個打滾坐起身,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原來什么?主上為什么要收我?”林蘇青不明所以,連連發問。

      狗子的一驚一乍,令他好奇心四起,甚至有些鬧心,因為狗子那動靜,聽上去主上似乎不是出于什么好原因。

      狗子卻白了他一眼:“不告訴你~”

      “……”

      一人一狗便坐在二太子的書房內各偷各的悠閑。

      傍晚的霞光將狗子赤色的皮毛照得像一團烈火,它有一搭沒一搭的用尾巴敲著地面,曬著斜陽余暉。

      林蘇青揉了會兒腿腳,約摸恢復了六七分。他忽然想到先前的女妖怪,便問道:“啊對了,先前我遇上的女妖怪,是什么怪呀?怎么生得那么丑,妖怪不都該是艷絕過人嗎?”

      “那是魍魎。”狗子打了個哈欠,站起身抖了抖皮毛,“嚴格上講,她是山精,算不上妖怪。乃是山林、雜石、野獸等自然的精氣所化,原先不過是影子罷了,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她特別擅長隱匿蹤跡。”

      “這種山精多見嗎?吃人嗎?”林蘇青擔心今后再遇上可如何是好。

      “吃人倒不至于。不過她若想維持獨立自由的身形,就需要不斷地吸取精氣。唔……這也是為何別的妖怪小仙不愿靠近她的緣故。”

      “這種有害的精怪,你們不派誰去管管嗎?”想來林蘇青就一肚子怨氣,竟被如此丑陋不堪的山精給欺負了。

      狗子斜了他一眼,道:“都說是影子了,哪有那么好抓。”說罷便扭著屁股出門去,臨了不忘扭頭沖他吩咐道:“晚餐可別忘了準備。”

      “不是說神仙不食煙火嗎?”林蘇青好委屈,渾身綿軟,叫他如何爬起來準備晚餐,真是有苦說不出。

      狗子卻沖他齜牙兇道:“吃著玩兒不行嗎?幾時輪到奴仆反駁了?”

      ……

      直至夜幕籠垂,將夕陽和晚霞逐漸吞沒,二太子也不曾歸來,狗子也全然不見蹤影。

      經過了一下午的捶打按摩,林蘇青的身上終于恢復了一些氣力。雖然跑起來還是有些腿軟吃力,但好在已經可以略微走走了。

      天知道他整個下午有多恐慌,生怕從此以后腿腳癱瘓,而這邊世界看起來也不像是能找到輪椅的地方。

      今后要是不得不杵上拐棍,恐怕當他再遇上什么精怪妖魔,連逃都沒得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