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0章 怪異

  • 塵骨 - 第10章 怪異字體大小: A+
     

      他自不動聲色地發問:“災厄或祥瑞,何以斷得。”

      果不其然,二太子這一問,長老們皆是一怔,半天反應不出如何回答。

      還是那位持明燈法杖的老者,率先反應,持重道:“回稟殿下,前所未有之人,前所未有之事,非災即禍。”

      狗子心中暗暗嘆息,它自問與二太子殿下相識數萬年,對于二太子的性情它不能說了如指掌,至少也比旁人多熟知五六分。二太子平日里不施言語時便罷了,一旦他決意“以理服人”,那即便是請來了西天極樂的那位,也不定能說得通他。

      狗子搖了搖頭,與其讓那些老不休惹得二太子不悅,不如它先將那些老不休的嘴堵上。它邁上前去,頗有禮數道:“追風有一事不明,還請各位長老不吝賜教。敢問,天下在初次見到鳳凰棲于高枝前,可知那是祥瑞蒞臨?天下在初次見到?魚泛光于水中時,可知它將帶來災禍?”

      “這……”長老們面面相覷,誰也接不上話來。

      狗子瞥了一眼仍然昏睡在地上的林蘇青,心中暗暗吁了一口長氣——唉,也不知殿下為何這般維護你,但愿你今后不會是個禍害吧,你可別枉費了殿下的一番良苦用心。當然,也可能只是殿下在無聊的歲月里,心血來潮的好奇心……

      它姑且也只能這樣想了,它不敢再往深處想。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又想到了那些令它膽戰心驚的不可提之事。

      “追風。”

      狗子正岔神之際,忽聞二太子喚了它一聲,連忙汪一聲端正坐好等待吩咐。

      二太子只是以余光掃了一眼地上的林蘇青,便揚長而去。

      狗子當即意會,砰地一聲炸開一片云霧,待云霧散去,它便現身成丈八高的巨獸犬,垂下去將林蘇青后背的衣服輕輕一銜,將他掛在了嘴上。可不敢將他往背上甩去躺著,萬一甩得四分五裂,怕辜負了二太子殿下的那三四滴神血。

      “殿下,您已是帝君新冊立的青丘儲君,縱使您有千百個不愿意,您將來必定是要繼承大統的,切莫意氣用事呀!您……”明燈老者還想再勸言幾句,話剛出口登時從二太子的眸中,察覺出一道寒光一閃而過,他頓時噤如寒蟬,不敢再冒然進諫……

      二太子方才的那道眼神,連狗子見了都不由自主地連打了幾個寒顫。在三界之中,無一不知,青丘的二太子殿下,曾經一怒之下弒殺過天界上神……

      狗子見長老們的苦口婆心也是為了青丘的安好,便替二太子勸慰道:“連掌案司命的命格元君都常有無法定命之事,天有不測風云,各位長老也不必過于杞人憂天。各自散去吧。”

      語罷,它銜著昏死過去的林蘇青,邁著小步子緊跟向二太子身后。

      群妖小仙們見二太子走了,長老們也不再言語下去,熱鬧已散場,他們便也逐漸四散而去。

      當云彩再度罩上那片樹林,林蔭底下就只剩下了零星的幾位長老愣在原處。他們無奈相視,心中無不憋著一口郁結之氣,緩不下去又不敢撒泄出來。

      對于這位二太子的脾性,他們多少領教過數回,可即便如此,卻仍舊是摸不著一絲頭腦。

      ……

      狗子輕腳緩行地跟隨在二太子身后,它察覺出二太子心中懷有心事,卻也只敢多看他兩眼,半點不敢問出口。

      至于二太子如此舉動的真實原因,或許等到今后有機會了,他便會告訴它吧。

      狗子如是想著,垂下眸子看著嘴里銜吊著的林蘇青,心中疑惑重重,這凡人……究竟是什么人……

      自當年青丘發生過那樁大事件之后,二太子早已不問世事倦怠一切。而今卻因為這名異世凡人,竟不辭勞煩地與長老們行起唇槍舌戰。

      二太子所謀的,究竟是何打算……

      狗子起來想去捉摸不出,越想腦袋越發懵,它連忙晃了晃腦袋。一時間忘記了昏死的林蘇青還銜掛在自己嘴下,于是連帶將他也晃得甩來擺去,好在他身上的體恤還算扎實,經得起這番拉扯。

      他們沿途引動了無數精怪小仙,只為一睹上神至尊,紛紛揣著悸動之心,緊張地躲藏在暗處窺視。

      當他們剛抵達太子府,便有兩只白鷺自府門兩側飛來,遠遠地落地相迎,它們落下之時,腳下登即騰升起煙云,一陣風將那些煙云吹散去,隨即顯出來兩位身高八尺有余,披著一身锃亮的銀金犀甲的將士。他們面向二太子,屈單膝跪下,垂首抱拳行禮。

      二太子將折扇一收,頗有興致地顛轉了一圈,負手持在身后,徑直入府,著了他們:“平身。”

      隨著二太子邁入府門,兩位將士連忙跪著轉身,抱拳恭送他,自始至終不敢抬頭看一眼。

      直待到二太子的身影全然沒入府中后,兩位將士才利落起身,上前到狗子跟前,抱拳道:“追風大人請。”

      狗子睥睨了他二人一眼,便一松口,放開了林蘇青,兩位將士隨即攤開臂膀,將他接住。而后,狗子便在一片仙霧中化回小模小樣,撂下一句:“送去殿下書房。”便一溜煙沒了蹤影。

      ……

      昏過去的林蘇青,原本覺得渾身有如被千千萬萬只蟲蟻啃噬,既刺疼無比又瘙|癢難耐,可不管他如何掙扎,身體就是動彈不得,只能任由這些又刺又癢,又痛又酸的感覺,密密麻麻的擴散在全身上下。

      但是,自從他飲下了二太子的三四滴血后,那痛癢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卻是各種混亂的感覺。

      剛飲下時,有一股凜冽徹骨的寒流,游龍走蛇般順著他的血脈經絡,在體內迅速穿梭,令他冷得瑟瑟發抖,仿佛置身于寒意肅殺的窖雪冰天之中,心臟都要因為這透骨奇寒而凍結。

      就在他感到連呼吸都即將冰凍至靜止,隨即,則全身灼燙難忍,猶如被浸入了油鍋之中滾炸,連眼球和指甲都明顯的脹痛無比,仿佛從血管乃至全身都即將爆裂開來。

      緊接著,方才好似要凍結成冰的心臟,突然如同亂鼓般狂烈擂動,甚至覺得那躁動亂撞的心臟,早就不耐煩被桎梏在狹小的胸腔中,如同大魚擱淺于泥地,瘋狂地在他的體內掙扎翻騰,將他整個人都擂得震動。

      他在腦子里強迫自己醒過來,可是身體仿佛不是自己的,更像是他正以旁觀者的眼光,在看著別人的軀體如死尸般躺著似的。

      無論他如何努力,軀體始終巋然不動,連呼吸緩急都絲毫不受自己控制。

      渾身時而冷如霜雪窖藏,時而熱如烈火灼燙。他能聽到、亦能感知到周圍的聲音和變化,甚至連那些長老和二太子之間的對話,他都能聽得一清二楚,但偏偏無論如何也醒不過。

      約摸過了三四盞茶的功夫,他隱隱約約有些清醒,且沒有了方才時冷時熱的煎熬感。只覺得周身上下酸軟無力,各處關節更是軟綿得厲害,能艱難的稍微動一動,卻很難挪動。

      他想睜開眼去看一看四周,可縱使拼盡全力也睜不開眼,偶爾能勉強撐開一條縫隙,卻只見周圍的風景不停地晃過,他好像被懸掛在空中。

      接著頭腦一沉,便陷入了黑睡。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