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9章 禍患

  • 塵骨 - 第9章 禍患字體大小: A+
     

      孩童稚嫩的發問,在鴉默雀靜的林子中冒然出現,驚得群心惶惶。他的母親連忙將他攬入懷里護住:“噓,休得口無遮攔。”

      廣漠的青丘,鐘靈毓秀,物寶天華。眾生靈亦是通真達靈,修成了不少精怪小仙。他們便作為青丘的國民居住著,且一直遵紀守法,不敢逾越半分規矩。

      而青丘的九尾狐族,乃是父神開天辟地時就豢養在身邊的神獸后裔,亦是至高神族之一。后來三界分立,萬物以天界為尊。父神念其功勛顯赫,特諭封帝青丘,世襲罔替。

      不出意外的話,眼前這位二太子殿下便是他們未來的帝君。

      若不是許久年前青丘出了那件大事……二太子殿下深受影響,之后無心朝政……也不至于容了魍魎這樣的妖邪作祟青丘。

      大家原本都是踏實本分的修行者,對于那些作惡的妖邪,更是萬分不敢接近的。直到近日二太子殿下將各類好修歪門邪道的妖邪悉數鏟除,他們現下才敢從各自的安全領地里冒出來。

      也不知這位異世的布衣凡人何德何能,足以讓高不可攀的青丘儲君不僅親自出面相救,甚至還親自為他查看傷勢……

      要知道,青丘之大,精怪仙者之多,修有所成的更是數不勝數,但對于王室,大部分連見上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而今這景象,可謂是聞所未聞、驚世駭俗的大事!

      眾精怪驚詫之際,只見二太子殿下輕抬二指捏訣成刃,將自己右手的手腕劃破,作勢用自己的鮮血去救活那名異世凡人。

      “請殿下三思!”一位長老的聲音如洪鐘般響起,隨即只見一位長須老者步履匆匆地走出林蔭,遠遠地便伏跪在地,懇請道:“殿下丹心碧血,貴如天地,萬萬不可行此恩施,萬萬不可啊!”

      緊接著林中走出許多長者,無一不是在勸阻他。

      “殿下,泱泱青丘之國,從未有過任何凡人,而今乍然出現異世的凡人,今后恐是禍患。他當下被魍魎的妖障之氣所侵蝕,乃是他命該如此,懇請殿下切莫動這番惻隱之心呀。”

      “殿下,縱使您有心救他,可您的血液,恐怕只是一滴,他也無福消受。還請殿下三思,以圣體為重。”

      二太子殿下聞言,不為所動。他捏住林蘇青雙頰,好令他的口齒張開。

      這時,林蔭處陰影退散,眾精怪小仙盡數顯露在陽光之下,他們不約而同猶如割麥子般齊齊跪下,懇請道:“殿下三思。”

      無論大家如何眾心成城來勸阻,二太子全然不放在心間,置若罔聞地將流出的腕血滴入林蘇青的口中。

      狗子抱著竹筒傻傻地坐在一旁看著,這蠢蛋受了魍魎的妖邪之氣,被侵蝕了根本。雖然從外表看上去完好無損,但實際上,那些妖邪之氣會逐漸的侵透其中。不出兩日他就會因為臟腑被妖邪之氣侵蝕,而受盡折磨致死。就是有挽救的辦法,在他區區肉體凡胎上,也是無法奏效的。

      更遑論至高神的血液。

      于其他神仙食用,不僅能顯著提升修為,還可從此免去妖魔邪障,不再受到侵害,大難時甚至能夠起死回生。

      但是,這對接受者自身的條件和修為是非常嚴苛的。

      就連修為上乘的神仙,哪怕只是飲上一滴,便也可能會因為無福消受,而漲燒掉自己的三魂七魄,碎盡仙根,灰飛煙滅。

      何況林蘇青區區一介布衣凡人。

      想到這里,狗子不由自主地小聲嘀咕著:“這個蠢蛋左不過都是要死的,殿下為何勞神傷了自己。”

      二太子收回手腕,左手捏訣覆上右手手腕處的傷口,只是一瞬,啟開時,手腕處已不見任何痕跡。

      他探著林蘇青頸部的脈搏,淡然道:“追風,凡事須透過現象看本質。”

      狗子沒料想二太子殿下會回答它,先是一驚,仔細一想更是渾身一震——經過二太子的提醒,它這才注意到個中疑點。

      說來奇怪,就算是頗有修為的精怪,在遇到魍魎時,也早該當場被奪去魂魄因而斃命。而林蘇青這個布衣凡人,不僅魂魄俱全,甚至還能背負著一身的妖障之氣,逃出了數百里地。的確奇哉怪也。

      莫非殿下賜血不過是為了試探林蘇青的身份?

      它連忙放下竹筒,湊上去謹慎地嗅了嗅林蘇青的氣息,又細致入微的察看了林蘇青的傷勢。

      不由得大吃一驚,跌坐在地上,它難以置信在這凡人身上發生的一切。

      就連修為上乘的神仙都難以消受的至高神的血液,在這異世凡人至少飲了三四滴的情況下,不僅沒有分毫經脈漲裂的癥狀,竟連面色都由紫黑,逐漸恢復了紅潤。

      它抬著小爪指著林蘇青,語無倫次道:“殿下!他、他、他……”

      而一直處在遠處靜觀的長老們,此刻也注意到了,那凡人自飲了二太子的鮮血,始終不見他發生經脈炸裂的反應。

      此刻正如火如荼的激烈的討論著此番奇異怪象。

      這時,在四周圍跪的長老和百姓中,緩緩走出一位長眉棕須的老者。他手中杵著的法杖之上,懸吊著一盞明燈,即便是在青天白日,依然能看見其中燈火瑩亮。

      他上前時,將法杖杵立于身側立著,隨后他沖二太子長揖君臣大禮,諫言道:“殿下,老朽先前有所聽聞,魍魎女妖在奪其元神的過程中,曾半途而止,乃至十分驚怔。現下,他又能尚算輕易的承受住殿下血液中的至高靈力……”

      老者說著握著法杖俯首跪下,將法杖平放與地面,連帶那盞明燈中的燈火也隨即伏下,老者長伏在地,肅穆道:“古往今來從未有過異世凡人闖入,更遑論此人非同尋常,恐生災厄。殿下您不僅貴為青丘的儲君,更是貴為天下至高神。望請殿下以天下蒼生為大,勿留禍患在世啊。”

      老者一言,引動其他長老紛紛附議:“望請殿下當以天下蒼生位大,切勿留此禍患在世。”

      一時間,連四面圍著觀看的群妖小仙也連連叩首如是懇求。聲勢浩蕩,激蕩得狗子都有些拿不定主意,想跟著一起跪求。

      畢竟,當前發生在這個凡人身上的奇異現象,實在是石破天驚。

      若要強行解析為合理,以它看來,除非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

      狗子只是剛一想到,就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一不留神脫口而出。

      它不能說,更不敢說。

      那是誰也不敢再提之事,哪怕只是一個字,但凡提及者,都將罪誅全族。這是帝君下過的死令。

      狗子拼命搖晃著腦袋,逼自己忘記方才想到的事情,逼自己千萬不要再去想起。

      ……

      二太子見林蘇青已經沒有了大礙,才站起身來,撣了撣衣袖,轉過身負手而立,睥睨著伏跪在地的長老和精怪小仙們。

      他的眼神所經之處,無一不瑟瑟發抖。

      還在一門心思強迫自己不要去追憶禁事的狗子,忽然耳朵一顫回過神來,仰望著二太子的身影——唔……主上似乎不太高興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