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章 逃

  • 塵骨 - 第8章 逃字體大小: A+
     

      林蘇青自己深感詫然,他壓根不知道方才發生了什么,甚至連這女妖怪如何受的傷他都不知情。

      好在他還有一絲冷靜在,他嘴上支支吾吾地搪塞地回答,拖延著時間,手悄悄地朝身后的匕首摸去。

      “我……我……可能……也許……”

      那女妖怪見他半天答不出來,手上力道加重,幾乎要擰斷他的脖子,叱問道:“你身上為何有……啊!”

      林蘇青抽出匕首一刀刺入女妖怪的喉嚨,旋即抽了刀翻身爬起來拔腿就跑。有了昨日宰殺猙獸的經驗,方才那一刀可謂是穩準狠,一點沒有偏差!

      他頭也不敢回,生怕一回頭就撞見那女妖怪的臉。

      女妖怪被他突襲正準,當場怒發沖冠,咆哮道:“你竟敢傷我!我饒不了你!”

      然而林蘇青眨眼之間已然跑出了數十幾里地。

      那女妖怪聲音剛落,轉眼卻不見了他的蹤影,當場一怔——此人分明是凡人,為何會有如此驚人的速度!

      而林蘇青這時也愕然覺察,此時的身體不僅異常的身輕如燕,更是腳下生風。當他現下回頭時,才發現連那女妖怪都追不上他!

      他想不通自己的腿腳為何忽然變得健步如飛,卻更是不敢停留,心里只想著趁著現在跑得快,逃命要緊。

      一去不知跑了有多久多遠,當發現身后沒有了女妖怪的嘶吼,似乎已經脫離了危險時,正一回頭,卻恰巧見那女妖怪窮追而來!

      要不要這么執著!林蘇青看女妖怪頭發格外長亂,想必在樹林里,于她便很容易被樹枝雜草絆倒,或掛住,不甚方便。于是他當即拐了個彎朝林子跑去。

      怎料,女妖怪并不走陸地,而是攀樹飛枝,像一只發瘋的野獸般于上方奔竄而來。

      一直這樣逃下去不是個辦法,身上這沒來由的力量也不知何時會消散。要想活命,他必須盡快跑回太子府求救。

      糟糕,這并不是他來時的路。

      方才的慌亂之間,他只顧逃命,一不留神竟跑錯了方向。

      他心中恐慌不已,強逼著自己保持鎮靜。可是眼下已經跑離太遠,他周遭的一切都變得陌生,全然記不起哪邊才是來時的方向。

      忽然,他的腦子驚覺想到——古代都是把南面視為至尊之位,帝王的宮殿無不是座北朝南。想來貴為一地尊主,那太子府應當也是座落在北面吧!

      隨即回想,昨日進二太子府時所留意到的——整座宮宇背靠青山,面臨綠水。如是所見,那他們應當也是在意風水這一說法的吧!

      剛一想到這里,林蘇青就頓覺脊梁骨一冷,似有一道殺意襲來,他直覺不妙,下意識的往邊上一跳,果不其然,正是那女妖怪的頭發直沖他襲來。

      來不及多想了!賭一把!

      他一邊往前逃跑,一邊抬頭仰望著天上的太陽,以分辨方位。

      以當前的氣溫,這邊世界應該也是夏季,夏季的日出位置是東方偏北。

      恰逢現下太陽剛升起不久,林蘇青抬頭朝太陽看了幾眼,低下頭待視線恢復清晰,又仔細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太陽自東方偏北處升起,影子所朝的方向便應是西方偏南。

      他頓時辨出了北面方向,拔腿加快速度直奔北面而去。

      卻在這時,竟無意間瞥見一塊巨石上爬滿了的萆荔!可謂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他不由得放緩了步子,有些猶豫。

      只可惜金烏已經高掛,早把葉片上的大部分露水曬干了,只剩下星星點點的一些不夠新鮮的小水滴,顯然不夠他采來制茶。

      再者,身后的女妖怪不多時便會追殺上來,水滴微小,沒有時間容他細細去收采……

      他猶豫再三……罷了!保命要緊!

      可剛跑出沒幾步,他立馬又調轉回去,算了!萬一那位殿下真的有心痛病呢,可能只是不知道萆荔草有廖心疾的功效,不妨幫那殿下采一把。

      如是想著便蹲下來用匕首慌忙采割萆荔。

      然就在這時,那女妖怪竟迅猛地追了上來。

      她見準時機,當即甩出頭發,林蘇青猝不及防地被她的頭發纏住了腳踝,頭發趁勢又往身上爬來。

      哪能由它攀爬!林蘇青緊忙抽刀去割斷即將爬上來的頭發。

      那頭發像是血肉之軀似的,被匕首一割,竟吃痛的連連往下退縮。林蘇青見狀更是一通亂割亂砍,頭發節節敗退,他脫了束縛起身再逃,邊逃邊手忙腳亂地將割采的荔塞進竹筒內。

      可偏偏這時,腿腳突然變得沉重,不似方才輕盈。就連腦袋也開始天旋地轉,三番幾次險些栽倒在地。

      整個身體如同灌了石鉛,沉重得抬不起腿腳。身體的變化來得太突然,且如洪澇般迅猛,他不禁心生恐慌——難道……難道我命數將盡……

      他甚至開始擔憂,會不會就在他一倒下,女妖怪便會瘋也似的撲上來將他剝皮剔骨,食肉飲血。

      他頓時提了一口氣,不行,不到最后一刻,他不能放棄。

      他咬緊牙關想與這一身沉重做殊死抗爭,卻仿佛已將最后一點力氣用盡。實在無能為力,腳下一軟登時暈了下去……

      幾乎是在他倒下去的同時,自天而降一抹水色仙逸的身影,落在了他的身后,那身影剛一落下,隨他綻放出一道凜冽寒風將緊追上來的女妖怪擊退出數十丈。

      林蘇青本想回頭看一眼來者是誰,卻連回頭的力氣也沒有。只模模糊糊地于眼前瞧見,狗子突然從天上掉下來,落在地上打了個滾兒,爬起來就地一蹦,踩著他的頭借勢一跳,好似是蹦到那來人身邊去了……

      旋即他便一頭栽倒在地。

      ……

      那女妖怪翻爬起身,伸出的利爪正要朝來人襲擊去,定睛一看,頓時瞠目結舌,嚇得連連后退:“二、二太子殿下……饒命啊!”

      她轉身作勢要逃。

      “嗷嗚!”

      一聲威武渾厚的犬嚎聲蕩徹云霄,伴隨著女妖怪凄厲地慘叫聲,轉眼間,天地恢復了一派清朗,再無半分陰腥的氣息。

      二太子轉身看向暈倒在地上林蘇青,恰恰是這一眼,剛好看見滾落在一旁的竹筒。竹筒的蓋子因沒有來得及扣攏,散落出來幾片萆荔的葉子。

      狗子察言觀色,順著二太子的目光跑過去抱起那支竹筒,帶上前去,仰首道:“主上,他果然認得萆荔。”

      它低下頭仔細撥弄了幾番那竹筒里塞滿的萆荔草,百思不得其解:“可我只是誆他采萆荔的晨露來著,他冒著被魍魎開腸破肚的危險,把這些草采來做什么,一滴露水也沒有。”

      二太子嘴角輕微牽動,道:“自以為是的凡人。”

      隨即,便款步上前,親自查看林蘇青的傷勢。

      狗子驚訝不已,二太子居然親自去查看一個凡人的死活,它連忙小心地跟過去蹲著。

      隨著二太子的親自蹲下,四面八方忽然齊頭涌動出無數精怪,摩肩接踵的躲藏在豐林長草間的陰影里,誠惶誠恐地圍觀著眼前的一幕。

      其中有一只小梅花鹿將脖子探出樹林的蔭蔽,朝那方望了又望,好奇地問道:“阿娘,那位便是咱們的儲君嗎?為何同長老們所說的不一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