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愛羅的敲山震虎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愛羅的敲山震虎字體大小: A+
     

      守鶴最近這段時間之中,老老實實的在封印空間之中自閉,完全無視了九喇嘛時不時打過來試圖交流的電話。
      只是安心當個提供查克拉的工具貍貓,我愛羅這個人柱力要查克拉他就給,但是想要對話就直接不理,打算等到上次被鳴人暴揍一頓的尷尬緩解以后再出來。
      從小孤獨的我愛羅,雖然很想跟守鶴成為朋友,但是這種情況下也只有無奈放棄。
      沒有了守鶴掣肘,再加上聽了鳴人的建議加練體術的我愛羅,其機動能力變強了很多,還可以自如的進入尾獸化的狀態,極短的時間之內實力就完成了蛻變。
      這種情況下,在他的父親四代風影羅砂去世以后,實力大進的我愛羅憑借著自己的硬實力,成為了代理風影。
      只需要再做足夠的任務,刷刷資歷得到上忍的職稱以后,便可以正式繼位成為風影了。
      雖然這基本上只是一個形式,但是流程還是要走的。
      沒了羅砂這個人形印鈔機之后,砂忍村最近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而鳴人的產業擴張再加上與水之國的貿易則是極大程度的緩解了這一情況。
      這種情況下,我愛羅在砂忍村之中的名望在不斷增加。
      雖然他依然因為人柱力的身份被很多人憎惡,但是在利益和強大的實力面前,這些不滿卻只能強行憋著。
      我愛羅在得知鳴人的運輸船被堵在港口,被一個貴族的家臣以間諜的借口想要直接沒收的時候。
      直接跑去這個貴族的家門口,尾獸化為守鶴以后,當著對方的面,直接用了一個沙瀑大葬,把這個貴族的家,包括田地和商鋪在內的很多不動產,全部都給化為了沙子。
      雖然沒有殺人,但是卻這一行為卻直接導致了其破產。
      對于這些習慣了奢靡生活的貴族來說,讓他們破產比起直接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所謂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正是如此。
      而這樣誅心的舉動,直接將其余想要伸手的人都給震住了。
      他們為什么想要伸手?還不就是為了賺取更多的利益嗎?
      而現在,賺不賺得到錢還不一定,但是敢伸手,破產卻是有著很大可能的。
      有心想要制裁砂忍村,但是卻得到了來自砂忍上下一致的抗議,隨著砂忍村的經濟情況不斷的變好,這位代理風影在村子里的支持率可是很高的。
      而風之國的貴族和大名們,又不敢真的將砂忍村給惹毛了。
      這種情況下,暗中蠢蠢欲動的其余貴族和風之國大名都沉默了,最終只是不痛不癢的斥責了幾句砂忍村的代理風影我愛羅。
      而對此,我愛羅也是極為敷衍的以尾獸力量沒控制住應答了。
      至于為什么會去哪個地方暴走,那只能說是巧合。
      賠償?那是不可能有的,算你倒霉吧。
      而這件事,則是發生在距離霧忍村政變結束一年以后了。
      當晚,被我愛羅點亮飛雷神印記叫過來吃晚飯的鳴人,就聽我愛羅談起這件事情,而后笑著道:“我處理的怎么樣?你教我的敲山震虎之計,我用的還不錯吧?”
      在認識鳴人以后,我愛羅征得哥哥姐姐同意以后,便隔三差五邀請鳴人過來家里做客,聊天的時候鳴人偶爾也會給他說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也就是這樣的閑談之中,我愛羅將鳴人的話聽了進去。
      而對于這些內容,不但我愛羅愛聽,手鞠和勘九郎也愛聽,對于自己的弟弟有這么一個學識淵博,又實力強大的朋友感覺到開心。
      而直到現在,他們還以為我愛羅是在上一次木葉偶遇的時候認識的。
      換成以前,我愛羅那會什么誅心的法子,直接殺了了事。
      不過這樣除了讓人畏懼仇恨,然后加劇對抗以外,也沒有什么大用。
      “很棒了,不管什么法子,問題解決了都是好辦法,不過接下來還是要多在我們的產業之中派出護衛,明面上他們不會再做什么,但是要防止他們暗地里搞小動作。”
      鳴人笑著道。
      隨著風之國的產業越做越大,老是無償麻煩別人也不太好,這不是長久的做朋友之道,人情終究會有耗盡的時候,于是鳴人也將我愛羅姐弟幾個拉了進來當股東。
      羅砂雖然死了,但是作為一個黃金礦工,他本身的遺產,加上為幾個子女準備的資金還是不少的。
      倒是為鳴人減緩了很多擴展產業形成的資金壓力。
      說話間,鳴人舉起裝了小半杯西瓜汁的玻璃杯,笑著道:“干杯。”
      我愛羅同樣舉杯,得到鳴人的認同,讓他笑的很開心。
      一旁一起吃飯的手鞠和勘九郎,看著笑的開心的我愛羅,也跟著舉起了杯子,笑著道:“干杯。”
      放下杯子,我愛羅詢問道:“鳴人,你那邊沒出什么狀況嗎?”
      聞言,鳴人楞了一下:“我這能出什么狀況?”
      然后才明白我愛羅的意思,是問他那邊生意做大以后,有沒有發生類似他這邊的惡性事件。
      對此,鳴人搖了搖頭,道:“這倒沒有,日向家的面子很大,平時對待那些大名和貴族的禮數也周全,再加上還有我師父自來也的面子,不會有人找茬的。”
      還有一句話鳴人沒說,他可是給木葉交稅的。
      如果他們不想給自己這個九尾人柱力暴走的借口,那怎么也不會弄出這種事情惡心他,估計那些大名或者貴族早就被猿飛日斬警告過了。
      聞言,我愛羅點點頭。
      接下來,幾人便不在談這些工作的事情,而是一邊吃一邊開始閑聊。
      雖然這么說可能有點不對,但是沒了羅砂這個冷酷的父親存在以后,這個只有姐弟三人的家里反倒是變得更加溫暖融洽了很多。
      身處這種環境之中,我愛羅心里的寒冰在逐漸融化,這讓作為姐姐和哥哥的手鞠和勘九郎面上的笑容也在逐漸的變多。
      時間,便在無聲間不斷的流逝。
      晚上九點,鳴人謝絕了我愛羅留宿的邀請,選擇了回家。
      而剛剛發動飛雷神回到木葉自己家中的時候,鳴人就被嚇了一跳。
      房間里,沒開燈,佐助坐在桌前,直勾勾的看著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