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也不敢說,我也不敢問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也不敢說,我也不敢問字體大小: A+
     

    “這算是意外之喜嗎?”

    鳴人通過神樂心眼,看到了自來也和綱手的交談。

    他本來只是單純的跟兩位擔心他的長輩通報一下情況,沒想到反倒是因此而激發了他們的斗志,讓他們打算要變得更加強大。

    只是可惜了,自來也刷滿綱手好感,然后的結婚計劃,又要延后了。

    “不過,這結果倒也不算壞就是了。”

    嘴角浮現一絲笑意,鳴人洗漱了一下,也去睡覺了。

    一場高強度的戰斗,體力查克拉精神瞳力都消耗了很多,是應該好好休息一下恢復狀態了。

    隨著鳴人進入夢鄉,學習空間之中和封印空間之中的影分身也是隨之消散,兩個佐助也是在睡覺。

    海景別墅之中還清醒著的,就只有一個九喇嘛和正在奮筆疾書的博人了。

    在書桌前做卷子的博人眼見鳴人的影分身消散,心中一喜,剛想偷偷懶,就見九喇嘛走了過來,拿起了教鞭,一言不發,僅僅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博人。

    “好想休息,好想玩游戲!”博人心中哀嘆著,卻不敢停下奮筆疾書。

    ......

    在鳴人睡著三個小時以后,之前與浦式一戰的戰場一角,空間一陣扭曲,一個穿著黑底紅云袍,帶著橙色漩渦面具的人影突然出現。

    “喲,阿飛。”

    一個半邊黑臉,半邊白臉的陰陽人從地下冒出,跟他打招呼。

    帶土點了點頭,算是回應,隨即目光向著周圍的戰場掃視了過去。

    不久之前,帶土得到了白絕的匯報,在火之國邊境的海濱小城煙波鎮旁邊,發生了一場極高烈度的戰斗,查克拉氣息如同山崩海嘯一般恐怖。

    當時戰場附近的白絕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全都被波及死掉了,沒能傳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不知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只有距離戰場三十余公里的白絕幸免于難,將這里發生了大戰的消息傳了回去。

    帶土僅僅是遠遠看了一眼戰場,神色就陡然變得陰沉了下來。

    沉默了一下,帶土果斷進入了神威空間,直接毫不猶豫的就離開了。

    一開始帶土僅僅以為這里是發生了尾**戰的戰場,最多也就是像曉組織里的迪達拉那般,用了什么威力極大的忍具,于是造成了這樣的動靜。

    但此刻看了一眼,看著那被撕碎的山川河流,那一道道縱橫數百米的劍痕拳印,那一個個被火焰灼燒的焦黑的坑洞,被不知道什么力量刮地三尺都無法掩蓋的痕跡。

    就可以知道,這絕不是什么尾獸和忍具造成的動靜。

    這是有兩個不會比全盛時期的斑要弱的絕世強者交手,其戰斗的余波泄露,從而造成的地貌更改。

    也只有強者交手,才能形成這樣范圍極大,但是卻極為不規則的戰場痕跡。

    這樣的高手若是單純想破壞地貌,那將會造成比起現在要更加恐怖的場景。

    鬼知道這兩位強者最終的戰斗結果如何,是不是還停留在這片戰場之中?

    老實說此刻的帶土有點后悔,他有點大意了,不應該直接出現在戰場之中的。

    好在,直到帶土通過神威空間遁出老遠,都沒發現什么問題,他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忍界之中,何時出現這樣的高手了,必須要將交戰雙方的情報找出來,搞清楚其來歷,這樣才能知曉是不是會對我的計劃造成影響。”

    “和之前那個神不知鬼不覺讓鬼鮫中了幻術的高手有關系嗎?如果是他和另外一個同樣等級的高手戰斗,那造成這樣的動靜也是不足為奇。”

    這般想著,帶土吩咐白絕沿著戰場周圍收集情報,自己卻是躲得更遠了。

    帶土剛剛消失不過一分鐘,鳴人的身形便從虛空中浮現,神樂心眼和惡意感知同時開啟,反復掃了很多遍,都沒能再找到剛才那個一閃即逝的氣息。

    “這種空間波動,跑得這么快,是帶土吧?可惜,要是再多給我一點時間,就能抓到他了。”看了一眼周圍,鳴人嘆了一口氣,又回去睡覺了。

    鳴人想過忍界之中大大小小的忍者村,和暗地里的各個組織都會來這片戰場之中打探情報,但是卻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一是等他們反應過來需要時間,二也是趕路過來也需要時間。

    結果沒想到這么湊巧,帶土因為之前大叔佐助去找鼬的事情,恰好就在火之國附近調查,得到情報就第一時間過來了。

    剛剛過來,帶土就被九喇嘛的惡意感知給掃描到了。

    對于帶土的氣息,九喇嘛可是畢生難忘,連忙叫醒剛睡著沒多久的鳴人,卻終究是晚了一步,警覺的帶土在鳴人過來抓他之前提前一步溜走了。

    對此,鳴人倒也不在意。

    沒抓到就沒抓到,等到他做好完全的準備以后,帶土就算想跑都沒地方跑,有本事躲在神威空間里一輩子都不要在出來了。

    而即便是這樣,鳴人依然可以借助卡卡西眼眶里的那只萬花筒寫輪眼找到他。

    帶土的到來只是一個開始,隨著時間流逝,除了最近局勢緊張,且對大陸上的消息并不是很關注的水之國之外,其他大國和一些中小忍村都派了人來這片戰場打探情報。

    只是,面對這片被鳴人清理的干干凈凈的戰場。

    他們除了得出,有兩個實力不遜色于曾經的忍界之神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的高手,在這里發生了大戰以外,別的任何收獲都沒有得到。

    而就住在戰場附近的鳴人,他們不敢來問。

    四代火影之子,會飛雷神之術,九尾人柱力,僅僅這幾個簡單的情報,就讓他們變得老老實實的。

    這才十幾年而已,他們可沒有忘了曾經被黃色閃光支配的恐懼,更別說他的兒子還是一個不會缺藍的九尾人柱力了,這更加恐怖了好吧?

    只是暗地里,他們也會猜測,發生戰斗的雙方是不是和這位九尾人柱力認識,或者就是這位九尾人柱力。

    當然,猜測就只是猜測了。

    即便是木葉方面也只是例行詢問了一下鳴人,在鳴人打哈哈以后,他們也沒敢再多說什么。

    最后,這場大戰的始末,便成為了一個壓在很多人心中的未解之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