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這就是祖安人打招呼的方式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這就是祖安人打招呼的方式字體大小: A+
     
    本站已開通小說訂閱功能,您可以訂閱自己喜歡的小說,訂閱小說如有更新我們會件第一時間通過郵通知您!切記一定要設置好郵箱地址哦!

    不遠處,剛剛掐死一個監控白絕的佐助,隱約聽到了鼬的狂笑。

    “原來哥哥還有這樣的一面嗎?”大叔佐助感覺自己發現了新世界的大門,心中那個溫柔,穩重的哥哥形象在逐漸崩塌。

    不過最終,大叔佐助卻是沒有再回去找鼬了,他雖然有心想要勸一下鼬改變想法,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勸,再見面也只是尷尬罷了。

    又檢查了一下,發現周圍再沒有任何的異常。

    大叔佐助嘆了一口氣道:“看樣子,只有拜托這個世界的鳴人了,希望這個世界的鼬和佐助,有一個相對好一些的結局吧,不要像是我那樣抱憾終身。”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佐助又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離開了。

    又片刻以后,一個白絕從地下冒出來:“你看我發現了什么,哦哦,大事件啊,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六勾玉輪回眼,疑似來自未來的佐助,鼬果然有問題!”

    一把三叉苦無刺穿這個白絕的頭,鳴人的身形突然出現:“你發現個大西瓜,以為我不知道小心使得萬年船的道理嗎?”

    對于大叔佐助會去找鼬這一點,鳴人早就有所預料,雖然對于大叔佐助的人品和性格有所了解,但是防范于未然還是要的。

    畢竟是平行世界的佐助,而不是他這個世界未來時間線的佐助。

    所以鳴人安排了一個影分身,跟在了大叔佐助的身邊。

    以他的風遁.光學隱形再加上風遁.氣味隔絕,配合上從忍者學校學的潛行知識,比起月光疾風的透遁血繼限界都不弱了。

    跟蹤一個腎虛的大叔佐助,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雖然最近大叔佐助有吃鳴人給他開的滋陰補腎的藥方,但是這個腎虛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治好的。

    這不,鳴人的這招閑棋,就派上用場了!

    白絕的隱蔽能力雖然厲害,但是卻無法瞞過鳴人的惡意感知。

    還好,沒有讓白絕把消息傳出去,不然這會兒鳴人就該頭疼了,他很怕得到消息的帶土直接跟他拼道行,躲起來不出來了。

    那就有的玩了。

    “給鼬監視起來,這樣以后想找他就方便了。”

    “別回頭佐助練成了電磁炮之術,興沖沖的想要去找哥哥鼬報仇,結果卻連人都找不到,還要人鼬自己放水暴露行蹤,那就很尷尬了。”

    毀尸滅跡以后,鳴人又開啟神樂心眼和惡意感知和仙人模式反復在周圍掃了十幾遍。

    確定在沒有任何遺漏以后,也沒有離開,開啟了對鼬的長期監視活動。

    雖然留下一個飛雷神印記是更加簡單方便的方法,但是鼬好歹也是影級的高手,想要悄無聲息的在他身上留飛雷神印記,哪怕是強如大叔佐助也不太現實。

    而大叔佐助那邊,鳴人讓九喇嘛中轉消息,讓本體重新派了個新的影分身過去。

    沒多久以后,一個影分身借助遍布整個大陸的飛雷神印記來到了大叔佐助的附近,而這之后大叔佐助卻是沒有再做多余的事情,直接回了煙波鎮旁邊的海景別墅。

    新的一天,博人依然深陷補課地獄之中。

    還好忍者學校不咋在意理論成績,不然博人那蹩腳的文化成績,連畢業都畢業不了。

    而值得欣慰的是,博人天生的智商不錯,雖然沒咋開發,但是學習能力還是有的。

    “這樣下去,最后三個月你就可以把文化課的成績補起來,達到正常的忍者學校畢業生的水平了。”鳴人看著滿頭包,正在瘋狂的做題的博人,開口安慰道。

    “嗚嗚嗚,我想回家,我想媽媽還有向日葵了。”

    而鳴人這個安慰,明顯起了反效果,正在做題的博人突然就抹了一把辛酸淚,哭的可傷心了。

    這個時候,博人突然覺得自己那個平日里極為看不起的廢材老爹,也在這個時候變得極為和藹可親了起來。

    不過哭歸哭,博人卻沒敢停止做題的節奏,不然就會迎來鳴人愛的教鞭,他腦袋上那一頭包就是這么來的。

    好不容易,博人終于把一套數學卷子做完了。

    鳴人批改了一下,進步明顯,已經可以勉強及格了。

    就在博人以為迎接自己的,將會是新的一套試卷的時候,鳴人卻是拉著他在電腦邊坐了下來,笑著道:“干得不錯,來,爸爸我教你玩英雄聯盟。”

    因為是獎勵性質的,所以鳴人沒有設置孤兒隊友。

    除了鳴人和博人的角色之外,己方三個普通隊友,對方五個普通對手。

    不一會兒,就傳來博人大呼小叫的聲音:“哇哦,艾希真好玩,爸爸你的這個光輝輔助真牛逼,我拿十個人頭了。”

    博人很喜歡玩游戲,不過他那個時代只有一些簡陋的游戲機。

    類似于紅白機,那里玩過英雄聯盟這樣厲害的游戲,不一會兒就喜歡上了這個游戲,再加上有鳴人這個王者輔助給他喂人頭,使得他的游戲體驗極佳。

    于是,很快的,博人便忘掉了學習的痛苦。

    第二局的時候,九喇嘛也來了,兩個王者帶著博人這個小菜雞瘋狂的carry,讓他都樂得找不著北了。

    不過很快的,三局游戲結束,鳴人又把他給拉到了書桌前。

    而這一次,看著眼前的卷子,博人再也不覺得痛苦了,為了繼續打游戲,他開始主動積極的學習了起來。

    “游戲加教鞭,果然是教書育人的好手段。”看著這一切,鳴人欣慰的笑了。

    而在現實之中,大叔佐助找到了剛剛結束了體力強化訓練,正在休息的鳴人。

    在鳴人身邊坐下,大叔佐助將自己想改變鼬命運的煩惱跟鳴人說了,然后詢問道:“我不想看到這個世界的佐助以后痛苦,所以鳴人你有什么辦法嗎?”

    對于這一點,鳴人自然是早就思考過。

    剛剛準備跟大叔佐助說一下,就聽到身后響起一個欠揍的聲音。

    “喲,鳴人,好久不見,你身邊這個腎虛仔是誰?”

    被鳴人影分身用飛雷神之術帶過來的佐助,看到跟鳴人坐的極近的那個頭發蓋了大半張臉的陌生中年男人。

    心中不爽,下意識的就來了個祖安人的打招呼方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