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章 大叔佐助和鼬的會面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五十章 大叔佐助和鼬的會面字體大小: A+
     
    本站已開通小說訂閱功能,您可以訂閱自己喜歡的小說,訂閱小說如有更新我們會件第一時間通過郵通知您!切記一定要設置好郵箱地址哦!

    兩個小時以后,博人委屈的捂著腦袋上鼓起的大包,聽鳴人從小學數學給他補習。

    這個熊孩子平時壓根就沒怎么聽過課,剛才那張隨便一個忍者學校聽過課都能考及格的卷子,竟然丟人的只得了20分。

    著實欠揍!

    而就在博人被鳴人按在書桌前補習功課的時候,大叔佐助卻是來到了火之國邊境北部。

    林間小道之中,穿著黑底紅云袍曉制服的鼬和鬼鮫二人,正邁著不快不慢的步伐在其中走著。

    “鼬先生,我們來火之國干什么?現在還不到抓捕九尾的時候吧?”

    一旁,帶土的鐵桿支持者鬼鮫,疑惑的詢問身邊的鼬。

    鼬當然不會告訴他,自己是聽聞木葉最近動蕩不安,擔心弟弟佐助的安危,所以出來冒個泡,警告一下木葉高層不要搞事情。

    “來調查一下九尾人柱力的消息。”鼬面無表情,睜眼說瞎話道。

    “是這樣嗎?”鬼鮫疑惑。

    雖然心里直覺鼬這一趟過來可能別有目的,只是他沒能從鼬那張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看出任何的破綻。

    鼬沉默不言,兩人繼續往前走著。

    破風聲響起,一個穿著黑色披風,帶著帽子的人影突然出現,攔住了鬼鮫和鼬的去路。

    鬼鮫看了一眼長發蓋住眼睛,微微低頭看不清面容的不速之客,一把抽出背上背著的鮫肌,語氣冰冷了下來:“閣下攔住我們,有何貴干?”

    眼前之人,一看就實力不弱,這也是鬼鮫沒有貿然動手的原因。

    大叔佐助沒有理會鬼鮫的質問,看著身前不遠處那個熟悉的人影,佐助眼中浮現出哀傷和緬懷激動交雜的復雜情緒。

    雖然這并不是他的哥哥,但是大叔佐助還是想要見見他。

    “找死。”

    鬼鮫眼神冷了下來,抬手丟出三個手里劍向著大叔佐助打去,與此同時也不看手里劍的戰果,身形一縱,便已經是抄著鮫肌向著大叔佐助看了過去。

    大叔佐助抬起頭,看了一眼鬼鮫。

    還不等鬼鮫看清楚面前這個人的面容,便感覺自己眼前的視野黑暗了下去,曾經記憶之中的種種灰暗的往事開始不斷的洶涌而出,撕扯著鬼鮫的心靈。

    他回憶起了那唯一一個不會因為自己奇怪的容貌而嫌棄自己,卻又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女孩。

    鬼鮫的心中,開始絞痛。

    “幻術嗎?”

    鬼鮫勉強保持著清明的神色,想要結出解開幻術的印。

    只是下一秒,他就被洶涌而來的負面情緒淹沒,沉浸在了過往的灰暗回憶之中無法自拔。

    鼬看了一眼保持著揮刀動作,僵硬的站在原地的鬼鮫。

    這樣的幻術,是他的月讀都無法做到的!

    又看了一眼那張抬起頭以后,雖然略顯滄桑,卻極為熟悉的面容,以及那眼眶之中的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和六勾玉輪回眼。

    那澎湃的瞳力,隔著老遠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

    一瞬間,鼬全明白了。

    來自未來的佐助嗎?

    看樣子我的計劃是成功了,佐助成功的得到了我的眼睛,升級成為了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眼睛沒有失去光明,還變成了這樣的強者!

    這一刻,鼬心中狂喜。

    “佐助?”

    溫柔的聲音響起,鼬面上的冰冷融化,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嗯,是我,哥哥。”

    大叔佐助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回答,只是聲音卻開始不自覺的顫抖起來,眼眶也不由得變得濕潤。

    鼬走近,拍了一下大叔佐助的肩膀,近距離的看著這張熟悉卻又陌生的面容,一時間怔住,不知道該作何言語。

    “這些年,哥哥一個人,很辛苦吧?”

    大叔如鯁在喉,良久以后才從喉嚨里擠出了這句話。

    這個時候的鼬,身上冰冷不在,眉眼之間全是笑意,聞言他沒有開口,只是搖了搖頭。

    對于身處灰暗之中,自從那個血色夜晚以后,生命之中再無一絲亮色的鼬而言,能夠看到這樣強大的佐助出現在自己面前,沒有比這更加開心的事情了。

    而聽到這句話的大叔佐助,終于是忍不住淚崩了。

    “這是我的女兒,你的侄女佐良娜,是我跟小櫻的孩子,今年十二歲快十三歲了,她的天賦很高,在好幾年前就已經開啟寫輪眼了。”

    眼淚無聲的從眼角滑落,佐助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全家福照片。

    上面,佐助擁著一臉笑容的春野櫻和佐良娜,三人面上都是發自內心的笑容。

    “真好啊。”

    鼬接過照片,低頭看著小侄女,不由癡了。

    “我希望你可以看著佐良娜出生和成長,我想這個世界的佐助也是這樣的想法,你一定不會想讓他跟我一樣后悔的吧?”

    大叔佐助開口,勸說道。

    “這個世界的佐助?”

    鼬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

    不是從未來過來的佐助,而是從平行世界過來的佐助嗎?

    沉默,鼬感覺自己的內心在動搖。

    可是最后,他還是堅定的將手中的這張全家福照片還給了大叔佐助。

    雖然很想,很想活著看到小侄女佐良娜的出生。

    也很想看到她的成長,最后變成一個優秀的女孩子嫁人孕育下一代,但是鼬不會這么做。

    他只是一個罪人而已,這樣的他不配得到幸福。

    他要做的,便是為自己的弟弟盡上最后一份力以后,去到地獄懺悔自己的罪孽。

    “回去吧,佐助,命運不能輕易的改變呢,不要讓我恨你。”將全家福照片放在大叔佐助的手里之后,鼬后退幾步,走回了原來的地方。

    他的表情重新變得冷漠。

    只是這一次,他的內心對于自己的決定再無一絲的迷茫。

    大叔佐助讀出了鼬眼中的堅決,不由苦笑道:“如果是鳴人在這里的話,應該能說服鼬吧?”

    只是最后,沉默了一下,大叔佐助卻并沒有在多說什么,他身形一閃,離開了這里。

    樹林之中,只留下一臉冷漠站在原地的鼬,還有保持著揮刀姿勢,深陷幻術之中不可自拔的鬼鮫。

    “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弟弟佐助,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和輪回眼啊,還是六勾玉的!厲害不厲害?這可是首領佩恩都沒有的六勾玉輪回眼!”

    片刻以后,鼬面上的冰冷突然融化,一臉激動的對著依然深陷幻術之中的鬼鮫咆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