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仙人模式沒了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仙人模式沒了字體大小: A+
     
    本站已開通小說訂閱功能,您可以訂閱自己喜歡的小說,訂閱小說如有更新我們會件第一時間通過郵通知您!切記一定要設置好郵箱地址哦!

    鳴人學過的東西很多,很雜。

    但是歸根究底,可以將其分為三個類別。

    理科,文科和戰斗。

    理科包含數理化生物和各種自然科學的知識,文科則是包含經濟金融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管理學,這些與人本身息息相關的知識。

    而戰斗,就不用說了,體術忍術瞳術還有各種秘術。

    這些東西,目前的鳴人學的最多的還是文科和戰斗類別的知識,目的自然是為了可以實現世界和平,并且有足夠的辦法去守護住這份和平。

    理科只能說是有所涉獵罷了,學習的目的也是為了培養邏輯思維能力。

    九喇嘛想學鳴人相對來說不擅長的科目,與他形成互補。

    于是,鳴人便把數理化等自然科學的知識目錄給了九喇嘛,讓他從中挑出一些感興趣的內容學習。

    一看到這些復雜的數字和公式,九喇嘛就想打退堂鼓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剛才下的決心,再迎著鳴人期待信任的眼神,九喇嘛就沒好意思說出口,最后挑挑揀揀,選擇了化學類別的內容,打算學習。

    說起來,這些各種化學物質反應的神奇自然現象,還是挺有意思的。

    “加油。”

    鳴人伸手拍了拍九喇嘛毛茸茸的肩膀,微笑著鼓勵。

    隨后,便也離開了封印空間,先是去了學習空間分了幾個影分身掛機學習。

    而后,精神回到現實之中,分了幾個工具人影分身去找樓蘭遺址。

    與鳴人一樣心態有點爆炸的影分身們,這一次并沒有作為工具人的不滿,干活反而賣力無比,都想著測試一下能不能借助龍脈隨意穿越時間,然后去揍博人!

    做完這些以后,鳴人便開始了停了不少天的日常修行。

    本體在進行體力強化修行,而影分身則是開始進行查克拉控制力的鍛煉,以及封印術的開發。

    “你沒事吧?我看你最近情緒有點暴躁。”

    鳴人剛修行沒多久,佐助便湊了過來,關心的詢問。

    之前見鳴人全身都散發著負面情緒,一幅不要接近我的樣子,佐助便沒有自找沒趣,只是每天按時拿來飯菜陪著他吃,防止他忘了吃飯餓出問題。

    “沒事,問題不大,開眼了。”

    鳴人看了一眼佐助,欲言又止。

    本來想把疾風傳和博人傳一起塞給佐助看,讓他也感受一下跟自己一樣的痛苦。

    不過想著佐助跟自己不一樣,此刻的他還沒有轉換成仙人體,無法陰陽合一自己進化永恒眼。

    便打算等到佐助拿到他哥哥的眼睛以后,再把疾風傳和博人傳給他看。

    畢竟,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并不是眼睛傳奇的終點,更上面還有著輪回眼的存在,多刺激刺激說不定到時候佐助就直接永恒萬花筒變九勾玉輪回眼了呢?

    自己這么冷靜的性格都被氣到開萬花筒,更何況是更加暴躁的佐助了。

    “你用了什么方法開眼的?過程一定不太美妙吧?”

    這個時候,佐助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雖然沒問鳴人開眼有幾個勾玉,不過既然是開眼了,那就問題不大。

    而佐助一想到自己曾經為了開眼,天天跟那些異世界的沙比網友們對線,過著痛并快樂的生活,就很好奇鳴人這些天到底經歷了什么。

    如果你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就講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嘛!

    “沒事。”

    鳴人的表情瞬間變得冷漠。

    本來打算將仙人模式教給佐助,配合自己的阿修羅查克拉,幫助他更加快速的轉換成仙人體的念頭,也是在這個時候放棄。

    自討無趣的佐助,亦是去到一邊修行去了。

    時間流逝,很快便已經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

    鳴人剛剛回到天上人間溫泉酒店,便見一身白色和服的雛田,亭亭玉立的站在酒店門口,等待著他的到來。

    旁邊不遠處,穿一身粉紅色和服,帶著一幅黑框眼鏡兒的香磷,亦是在等待著鳴人的到來。

    她們得知了鳴人最近的情況以后,亦是很擔心鳴人,想要安慰一下他,幫助他度過這一段時間的情緒低落時期。

    只是佐助攔住了她們,說鳴人可以自己解決。

    不過,雖然聽了佐助這位鳴人摯友的建議,但是她們還是密切的關注著鳴人的動態。

    得知此刻的他精神已經恢復了,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他,于是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在這個鳴人平時結束一天修行的時間點來溫泉酒店等待他。

    遠遠的,鳴人看著雛田和香磷偶爾對視一眼,眼神之中都帶著毫不掩飾的敵意。

    若不是顧忌著這里是大庭廣眾,說不定兩人很有打一架的想法,雖然香磷相比起現在的雛田,只是個戰五渣就是了。

    只是,在發現鳴人的時候,兩人眼中的敵意都迅速的斂去,面上浮現出發自內心的驚喜笑容,向著鳴人迎了上來。

    雖然不滿潛在情敵的出現,但是不能把這種負面氣氛帶給剛剛恢復一些心情的鳴人君身上。

    這么想著,雛田在鳴人面前站定,聲音溫柔的和他打招呼:“鳴人君。”

    一旁,香磷亦是緊隨其后,面上全是笑容,元氣滿滿的跟鳴人打招呼:“鳴人哥哥,好久不見了,一起吃晚餐嗎?”

    說話間,香磷便自然而然的抱住了鳴人一只手臂,笑著繼續道:“我最近跟著伊魯卡老師學了很多東西呢,基礎的忍術,還有忍具投擲,最近已經在練習爬樹了。”

    見到這一幕,雛田眼角跳了一下,剛想說點什么。

    就見旁邊又沖過來一個穿著咖啡色風衣,內著白色襯衣和黑色短裙,一雙長腿包裹這黑色絲襪,渾身散發著強氣御姐氣質的黑發女人。

    “鳴人君,我可算找著你了,把我一個弱女子獨自丟在煙波鎮之中自生自滅,這邊是你說的無微不至嗎?一點都不負責任!”

    一走進,便開口質問鳴人。

    這是已經來到木葉有一段時間的風花小雪,只是到了今天,才如愿以償的見到了鳴人。

    只是這一開口,就給人一種強烈的少女被騙了感情和身體以后始亂終棄的感覺。

    見此,一旁的佐助面上浮現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