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字體大小: A+
     

        最終,還是鳴人去把飛出老遠的自來也撿回來的。

      發現自來也的時候,是在距離煙波鎮很遠一段距離的一座小山上。

      此刻的自來也形容凄慘,整個人呈現大字型深深鑲嵌在了大地之上,已經昏迷了過去。

      就像是鳴人之前用神樂心眼看到的那樣,肋骨斷了七根,內腑震蕩,另外全身多處皮肉外傷。

      若不是自來也平時被綱手打得多了,皮糙肉厚,自身也學了仙術,極大程度的改善了體質。

      再加上那個時候,綱手下意識的收了力氣,不然估計這會兒自來也已經去見六道仙人去了。

      這樣的傷勢,以綱手的醫療忍術,起碼也得一個多月不間斷的治療才能痊愈。

      即便是鳴人用陽遁,也得花好幾個小時才能給他治好。

      不過鳴人沒有給他治,略微輸送了一點陽遁查克拉把自來也喚醒,便操縱著氣流凌空抓起自來也,帶著動彈不得的他往煙波鎮方向回去了。

      一醒過來,漂浮在半空的自來也就看到了旁邊帶著他慢悠悠飛著的鳴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鳴人,你這臭小鬼坑我!”

      被綱手揍了一頓以后,冷靜下來的自來也如何還不知道自己是被鳴人算計了。

      還好他沒有聽鳴人的直接去壁咚,現在這樣正常的表白都被打的這么慘,要是直接壁咚上去,豈不是會當場去世?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該嗅到她的味...”

      鳴人沒有理會自來也,甚至開心的唱起了歌。

      一首傷感的《香水有毒》,愣是被鳴人給唱出了《恭喜發財》的喜慶味道。

      由此可見,此刻鳴人的心情。

      自來也見鳴人不但沒有一點反省的意思,甚至還開心的唱起了歌,頓時氣的有清理門戶的沖動。

      可惜,此刻他的身體條件和實力都不太允許。

      而在聽明白了歌詞的意思以后,聯想到自己被打飛之前聽到的那句來自綱手的怒吼,自來也頓時心虛不已,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到底失敗在哪里。

      “我要是昨晚好好洗個澡,這會兒是不是就應該跟綱手兩個人在商量婚期了。”自來也神色懊惱的詢問一旁的鳴人。

      盡管鳴人坑他,但是之前那一個壁咚撩到妹子的大佬行為,還是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此刻,不自覺的就向鳴人咨詢起了情感問題。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鳴人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認真的回答自來也的問題。

      不久之前,自來也的發揮堪稱出色,靠著自己的真誠打開了綱手的心扉,若不是自來也昨晚喝了花酒以后沒洗澡,說不定這會兒真的就跟綱手在討論婚期了。

      再不濟,也能徹底的確定戀愛關系,然后磨合一段時間以后邁向婚姻的殿堂。

      哪像現在,被打的一身傷,差點當場去世。

      見自來也神色越發低落,鳴人不由安慰道:“其實現在也不是沒有挽回的余地,綱手大人不知道我有可以快速恢復傷勢的陽遁查克拉,等下回去肯定是由她給你治療傷勢的。”

      “你的傷勢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好,這么久的時間朝夕相處,有了之前的鋪墊,你在主動一點,保證以后不去鬼混,說不定綱手大人就答應你了。”

      自來也一想,確實很有道理,神色頓時振奮起來。

      可是轉瞬間,自來也面上又浮現一絲狐疑之色:“你不會又有什么鬼點子等著我跳坑吧?而且綱手還有恐血癥,說不定是靜音給我治療呢?”

      鳴人擺擺手,認真道:“這次真的不坑你,你看之前要不是你自己的問題,不就成功了嗎?你還好意思怪我?”

      頓了頓,鳴人嗤笑:“而且,恐血癥,你真信?”

      漫畫之中,綱手因為初識像是弟弟一樣的鳴人生命垂危,克服了多年的恐血癥。

      這個理由看起來很熱血,很有說服力,但是在此刻的鳴人面前卻無疑是漏洞百出。

      三代一死,綱手的恐血癥好了,也不整日賭博喝酒麻醉自己了,連殺了三代的大蛇丸她都不恨,愿意為他治手,若不是顧慮著怕他再對村子出手,都不帶絲毫猶豫的。

      最后,甚至大蛇丸這個殺了三代火影的人,堂而皇之的回了木葉。

      綱手或許是真的有恐血癥,但是卻并不像是表現出來的這么幾十年都無法克服,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去面對罷了。

      或許,她怕的從來都不是什么血,只是自己那個老師罷了。

      聞言,自來也沉默。

      有時候裝豬裝的久了,就真的變成了豬了。

      綱手是真的像是看起來這么頹廢無力的嗎?自來也不知道。

      一邊聊天,一邊慢悠悠的飛著。

      話盡的時候,便也已經是重新返回了煙波鎮上。

      此刻,綱手站在原地,雙手抱胸,面色不善,顯然是余怒未消的樣子。

      一旁,靜音正一臉尷尬的和賭場的人道歉,商談著賠償的事情。

      而小櫻亦是尷尬的站在一旁,此刻的她不僅和綱手和靜音兩人不熟,還被剛剛那個被鳴人壁咚過的女孩給纏住了,不斷的向她詢問著有關于鳴人的事情。

      看著鳴人帶著自來也回來,小櫻如蒙大赦,連忙指了指鳴人,閉口不言。

      那個帶著墨鏡的女孩剛想湊過來跟鳴人說話,就見他面上微笑,伸出食指放在了嘴唇上,做了個稍后再說的動作。

      “一會兒再跟你聊。”耳邊,有細若蚊聲的話語響起。

      聞言,女孩乖乖的站在一邊。

      而這個時候,鳴人才將自來也帶到綱手面前,微笑道:“初次見面,您好啊綱手姐姐,我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漩渦鳴人,波風水門是我的父親。”

      一句姐姐,叫的綱手心花怒放。

      又敘了敘關系,頓時綱手看待鳴人的目光便變得親切了起來。

      伸手拍了拍鳴人的肩膀,綱手豪邁道:“鳴人嗎,小伙子很不錯。”

      鳴人表情不變,將自來也塞給綱手:“綱手姐姐,自來也老師現在傷的很嚴重,你趕緊給他治療一下吧,免得等下又變得更加嚴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