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零六章 很辛苦吧?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零六章 很辛苦吧?字體大小: A+
     

        此刻,是中忍考試第一場筆試結束過后。

      正在死亡森林之中進行的第二場淘汰賽。

      數十個下忍小隊被投放到了死亡森林之中,分別握有天和地卷軸,只有湊齊卷軸并且到達森林中央的高塔才算通過第二場的考試。

      也因此,進入死亡森林的下忍小隊,除了自己小隊三人其余人都是敵人。

      而且,這片死亡森林之中的威脅不止是其他的下忍小隊,其余的巨大化動物對于忍者們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鳴人到來的時候,就看到。

      在夜色之下,草忍村三人組躲在樹下草叢之中,小心戒備。

      這一屆參加中忍考試的強人實在是太多,饒是草忍派出的這個小隊之中有著兩個經驗豐富的下忍和香磷這個強力奶媽的存在,依然是只能在考試之中瑟瑟發抖。

      雖然草忍村三人很戒備,但是對于已經幾乎站在他們面前的鳴人,依然是沒有發現。

      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種情況下,鳴人只需要隨意丟出三根千本,就能結束他們的小命。

      這也是鳴人懶得來參加中忍考試的原因,實在是無趣。

      觀察了一下,紅色頭發,紅色瞳孔,有著龐大的生命力和查克拉,身上的皮膚很多咬痕,一臉受驚小動物表情帶著眼鏡的小女孩,看起來是香磷沒錯了。

      “咳。”

      鳴人輕咳一聲,提醒草忍三人自己的到來。

      迎接鳴人的,是兩個草忍丟過來的苦無,還有香磷無助的眼神。

      鳴人心念一動,便有氣流憑空卷起。

      這些氣流不但擋住了空中的苦無,還化作了鎖鏈直接將兩個草忍壓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走到一臉害怕的香磷面前,鳴人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張掛著溫和笑容的面容。

      “你好,我是漩渦鳴人,不用害怕,你知道漩渦一族嗎?說起來我們還算是同族呢,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叫我哥哥,我的年齡應該比你稍微大一點。”

      也許是鳴人的溫和笑容讓香磷感覺到了親切,她并沒有過多的抗拒鳴人的接近。

      將香磷從地上扶起,鳴人掀開她的衣袖,就看到了更多掩藏這的密密麻麻的牙印。

      面上笑容消失,鳴人眼神變冷,心中有些發堵。

      看漫畫的時候,鳴人便已經知曉了香磷小時候的悲慘遭遇,但那終究只是一段故事而已。

      此刻親眼所見香磷的凄慘模樣,鳴人才更能體會到其中的辛酸與痛苦。

      那是一種與他那充滿黑暗的童年,同樣黯淡無光的童年。

      香磷和母親是渦之國滅國以后,流落在外的漩渦族人,身上覺醒了仙人體分享查克拉治愈他人的血繼限界能力,被草忍村發現,作為珍貴的醫療資源而使用。

      草忍村的人從未曾接納過香磷和她的母親。

      幾年前,在香磷還幼小的時候,她的母親便因為被吸食查克拉和生命力過多而死亡。

      然后,香磷繼承了她母親的任務,繼續被當做醫療道具而被使用著,以此來換取微薄的食物存活下去。

      此刻的香磷甚至不懂得如何使用查克拉去戰斗,但是這一次為了確保草忍村的下忍小隊通過考試,她又被當做隨隊醫療包給一起派了過來,完全不顧她的生死。

      而這一路走來,兩個隊友對香磷也并不好。

      動輒打罵,完全沒有將其當人看。

      一個便利的醫療工具而已,死了就死了。

      “很辛苦吧。”

      鳴人摸了摸女孩的頭發,眼中全是同情。

      不知不覺,香磷眼角淚水不斷的滑落下來,她連忙擦拭,哽咽道:“不辛苦,這么久都過來了,嗚嗚嗚...”

      鳴人看著故作堅強的女孩,沉默了。

      從地上攝來一把苦無,遞給香磷,鳴人柔聲道:“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怕,以后我來保護你。”

      香磷楞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鳴人的意思。

      目中浮現出感激和不可置信交織的復雜情緒。

      接過苦無,香磷看向地上被氣流鎖鏈捆住的兩個所謂隊友,眼中浮現出冰冷的殺意。

      此時此刻,兩個草忍明白了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他們無法說話,也無法掙扎,只能拼命的向著香磷投去哀求的眼神。

      只是,這不過只是徒勞罷了。

      一刻鐘以后,筋疲力盡的香磷丟掉手中沾著濃郁血跡的苦無,坐倒在地嗚嗚大哭。

      發泄過心中的怒火以后,剩下的便是空虛。

      鳴人提煉出了一團純粹的陽遁查克拉,將其送入香磷的身體之中。

      隨著溫柔的查克拉在身體之中發揮作用,香磷消耗掉的體力,還有身上的那些牙印都在快速的消失。

      “這身體虧空的是真的嚴重,這樣下去估計活不到二十歲。”觀察著香磷的情況,鳴人喟嘆道。

      能讓一個年輕的以生命力旺盛著稱的漩渦族人活不過二十歲,由此可以想象得到草忍村那些人壓根就沒把香磷當人。

      如果沒人救下香磷,正常情況下她的命運就是在長大點之后與隨便那個男人生下孩子,自己被抽干生命力和查克拉而死,那個留下來的后代繼續這樣暗無天日的生活。

      感受著快速恢復的身體,香磷忍不住撲到鳴人懷里,緊緊將他抱住,嚎啕大哭。

      有生以來,除了逝去的母親,鳴人是她唯一感受到的一點光明和溫暖了。

      凝聚了一個小型的龍卷風毀尸滅跡。

      而后,卸下偽裝的鳴人一個飛雷神之術,便將香磷帶到了天上人間溫泉酒店。

      吩咐一個侍女帶著香磷去解決一下溫飽問題。

      鳴人在香磷不舍的目光中,溫聲勸慰道:“泡個澡,吃點東西,好好睡一覺吧,明天我再來看你。”

      “鳴人哥哥,再見。”香磷不舍道別。

      鳴人目送其背影消失,面上笑容徹底消失。

      “如果不改變這個世界,像我像是香磷這樣的悲劇還會繼續發生。”

      握了握拳頭,鳴人心中低語。

      轟!

      突兀之間,驚天動地的雷鳴聲響起。

      鳴人目光投向雷鳴傳來的方向,就見到自己經常修行的瀑布方向此刻烏云密布。

      此刻,龐大的麒麟相正在雷云之間凝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