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零一章 這就挺好的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百零一章 這就挺好的字體大小: A+
     

      松開鳴人的手,我愛羅有些悵然若失。

      剛才,他讀到了鳴人一部分的記憶。

      那種與他似曾相似的童年,讓他感同身受。

      “原來,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我一個人在承受著這種痛苦。”

      聽著我愛羅的喟嘆,鳴人微笑,并不在意:“曾經的經歷,曾經的痛苦,都變成了我們強大的一部分,我們應該是可以互相理解,互相給予彼此支持和溫暖的人。”

      我愛羅點點頭。

      這一刻,他從心底深處認可了漩渦鳴人這個朋友的存在。

      盡管兩人來自不同的村子,盡管兩者的立場敵對,但是同樣的經歷成為了彼此互相理解與溝通的橋梁。

      身處孤獨的人,對于他人的好惡會變得更加敏感。

      “你身體里的守鶴,以后不會再與你爭奪身體,如果你愿意,以后都可以好好的睡覺了。”

      “你們砂忍村的忍者來了,我差不多也該走了。”

      “臨走之前,作為朋友給你最后一個忠告,記得多鍛煉鍛煉體術,別覺得有絕對防御就可以放松,這個世界上有著太多的人可以打破你的防御了。”

      “拿著這個,有事想找我,就觸動其中的印記,不過最好選一個沒有人的地方。”

      “還有,多多注意身邊人,有時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會對你冷漠以對。”

      “那么,再見。”

      鳴人微笑著,遞給我愛羅一根三叉苦無。

      而后揮揮手,便消失在了我愛羅的面前。

      “這就是...朋友的感覺嗎?”

      我愛羅握了握收攏于衣袖之中的苦無,低聲自語。

      遠方,破風聲響起。

      數十個穿著土黃色馬甲的忍者,在為首兩人的帶領下闖進了這片如同天災肆虐過后的戰場中心。

      他們直奔我愛羅所在之地,還隔著老遠,就聽到手鞠和勘九郎大聲喊道:“我愛羅,你沒事吧?我們帶著援軍來了。”

      在這群砂忍看來,他們或許打不過那個神秘人,但是這么多人加上我愛羅一起自保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這就是來自大忍村的自信。

      “沒有異常,此地只有我愛羅一個查克拉反應,沒有暴走跡象。”一個感知忍者向著周圍人匯報道。

      聽到這句話,手鞠和勘九郎兩人再無顧忌,猛的撲了上去,抱住我愛羅,開始著急的查看著他有沒有受傷。

      “多多注意身邊人嗎?”

      看著手鞠和勘九郎兩人臉上焦急的表情,我愛羅按捺住了想要推開兩人的想法。

      他仔細回憶,發現自己對于這兩個有著哥哥姐姐身份的人,從來都只注意到他們偶爾露出的懼怕,卻從沒有在意過他們對自己也會有親人一般的感情。

      或許,是那個有著風影名號的男人,阻止了這一切?

      “沒事了,那個面具人被我打跑了。”

      我愛羅嘗試著,笨拙的回應這份來自哥哥和姐姐的好意。

      不管未來如何,起碼此刻那個男人不在這里。

      不遠處,斂去氣息,以神樂心眼注視著這里的鳴人,面上浮現一絲笑容。

      “這不挺好嗎?”

      飛雷神之術發動。

      這一次,鳴人真的走了。

      ......

      最終,這一場砂忍村人柱力遇襲事件便就此不了了之了。

      根據當事人我愛羅的匯報,他使用假寐之術釋放守鶴以后,雙方大戰一場,最終趕跑了那個面具人,而守鶴也因此受了重傷,暫時陷入了沉睡之中。

      作為人柱力的我愛羅也因此暫時結束了前往木葉的行程,選擇了返回砂忍村中。

      一天之后,得到消息的四代風影羅砂見到了我愛羅。

      盡管他早已經得到了屬下匯報的消息,不過還是在親自向著我愛羅詢問了一遍。

      聽著父親冰冷的語氣詢問事情經過,我愛羅亦是聲音冷漠的述說。

      此刻心扉稍微打開一些的我愛羅,依然無法從自己這位父親身上感覺到那種名為父親的愛。

      “預計守鶴多久能蘇醒。”

      聽完以后,羅砂開口詢問我愛羅。

      我愛羅的出生,導致了羅砂摯愛的妻子加流羅的逝世,這讓羅砂對自己這個小兒子的感覺很復雜。

      這種復雜的感情,使得他并不關心我愛羅的生死,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計劃到底是否能夠執行下去。

      此刻的砂忍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自從戰爭結束以來,風之國大名削減忍村經費,再加上三次忍界大戰失利,很大一部分任務份額被分割給了木葉,使得村子的經濟更是每況愈下。

      若不是靠著羅砂的沙金之術獲取到的貴金屬彌補了一部分資金缺口,此刻的砂忍村估計會更加艱難。

      所以,現在的砂忍村迫切的需要一場戰爭的勝利來證明自己。

      以此,來拿回被大名削減的經費,還有被木葉奪走的任務份額。

      守鶴是木葉崩潰計劃的重要力量,但即便是這重要力量出了問題,木葉崩潰計劃也是不可能因此而停止的。

      好在,我愛羅的回答讓羅砂松了一口氣。

      “最多一個半月,守鶴的力量就會復蘇。”

      此刻,距離中忍考試開始還有大半個月時間,中忍考試的最終決戰還要往后拖一個月,必須留出足夠的時間讓各國大名前往木葉觀看最后的比賽。

      這樣,這一次的木葉崩潰計劃才有著足夠的意義。

      沒有什么是比當著這些大名貴族的面崩潰木葉,更能宣示己方實力的舞臺了。

      算算時間,等待守鶴復蘇,能夠順利的參加這一次的木葉崩潰計劃,完全是可行的事情。

      而那個神秘的面具人,此刻完全可以不必理會,等到這次計劃結束以后在慢慢處理。

      “那么,你們休息兩天,等待馬基傷勢恢復,就重新踏上前往木葉的行程吧。”羅砂吩咐了一句。

      而后,羅砂便帶著護衛匆匆離開。

      他還有一場與音忍村首領的秘密會面需要前往赴約。

      我愛羅注視著父親消失的背影,沒有多說什么:“有他在木葉,一次注定失敗的計劃,能夠借著這個機會前往木葉,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思索著,我愛羅不由得想到了那個剛剛分開沒有多久的朋友。

      不知道他生活的環境,到底是怎么樣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