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九十五章 賬單超級加倍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九十五章 賬單超級加倍字體大小: A+
     

      花火的嘀咕,鳴人聽到了。

      站在她旁邊的寧次自然也是聽到了。

      而后,鳴人便觀察到,這位大舅哥本就不善的神色,更是增添了一絲不爽。

      “轉職成妹控了嗎。”鳴人心中嘀咕著。

      雖然鳴人是第一次如此與寧次面對面,但是雛田曾和他說過不少次有關于這個哥哥的事情。

      在學校里,偶爾也會看到這位大舅哥。

      寧次的經歷,與漫畫中一般無二。

      幼年喪父,被打上籠中鳥,雖然有著不弱的修行天賦,但是卻一直對家族,對這個村子充滿著怨恨。

      漫畫之中,雛田性子軟弱,根本就沒有負擔起宗家的能力。

      這也使得寧次覺得自己的父親是白被犧牲了,為他感覺到不值得,從而痛恨著身為宗家大小姐的雛田。

      直到被漫畫中的鳴人嘴遁,又知道了他父親的真實想法,才消去了心中的戾氣。

      現實之中,雖然寧次依然是痛恨著宗家和村子,但是因為雛田的出色表現,倒是不再認為自己的父親的犧牲是不值得的。

      再加上雛田的示好經常和他對練,也便保留了小時候和雛田的親密兄妹感情,連帶著對花火這個小妹妹也變得十分愛護。

      此刻的寧次并不想守護宗家,他想守護的只是自己的妹妹而已。

      現在,面對鳴人這個拐走自己妹妹的混小子,作為哥哥的寧次自然而然的也帶著不爽。

      當然,也只是不爽而已。

      前兩年,鳴人秀肌肉的事情可是傳遍了整個村子的高層和上忍圈子。

      他們這些后輩雖然沒有見過那一幕,但是卻也被長輩告誡過,沒事不要去招惹鳴人,否則挨揍事小,因此而丟了性命那可無處說理去。

      鳴人倒是沒在乎大舅哥的不爽,笑著邀請道;“花火,寧次,一起吃晚餐嗎?我請客。”

      頓了頓,怕兩人拒絕,又補充了一句:“我去叫上雛田。”

      “姐姐大人在跟著父親大人修行,可沒空出來吃飯,不過我答應你了,哼哼。”花火眼睛轉了轉,鳴人都將雛田搬出來了,她自然也不好在拒絕。

      “很快的,稍等。”

      鳴人話畢,一個飛雷神便到了日向大宅外。

      守衛看到鳴人,也不用多說,第一時間便去大宅內通報。

      而此刻,雛田正在和父親對練從鳴人這里學來的太極拳。

      在鳴人不吝嗇的傳授之下,日向家最近倒是獲得了很多新的體術思路,正在琢磨著將其完善以后,融入自家的柔拳之中。

      聽聞鳴人在外等待,迎著老父親復雜的眼神,毫不猶豫的躬身告退,匆匆跑去換衣服了。

      “看來,最近培養花火的事情,要提上議程了。”

      目送著雛田的背影消失,日向日足皺眉低語。

      這個大女兒,在修行上有著不弱的天賦,白眼的瞳力也強大,但是卻一門心思的撲在那個叫做鳴人的混小子身上。

      以對方四代之子的身份倒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但是雛田要是嫁人,就沒辦法繼承日向宗家了。

      讓鳴人這個人柱力入贅也不現實,起碼三代就不會同意。

      拒絕這門親事就更不現實了,日足敢保證,那個無法無天敢于在三代面前秀肌肉的小子,很可能把他日向家都給拆了。

      更何況,這個當女婿的也挺上道的。

      一想到那天上人間溫泉酒店帶來的穩定巨額收益,日足就不由得有點笑的合不攏嘴。

      一開始,這溫泉酒店的收益只夠雛田吃喝而已,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酒店的名氣和口碑不斷提升,帶來的收益也是日益增長。

      如此一來,日足便只能重新把花火這個小號練起來了。

      好在,日足年紀也不大,三十余歲而已,有著足夠的時間去等待花火成長起來,成為一個合格的宗家繼承人,就算是在生一個孩子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日向大宅外,鳴人等了不過二十分鐘。

      便見剛剛洗了澡,換上了一身連衣裙的雛田急匆匆的跑了出來。

      “在溫泉酒店遇到了你的妹妹花火和寧次,于是便邀請一起吃晚飯了。”

      鳴人簡單解釋一句,雛田羞澀點點頭,而后便抓著鳴人的手,被一個飛雷神帶到了溫泉酒店的門口。

      而這個時候,鳴人便見到一個做富商打扮,神色溫和,帶著一幅圓框眼鏡兒的年輕人,正在和坐在酒店大廳一角沙發上的花火和寧次說話。

      從他的嘴型可以判斷出他在和兩人套近乎。

      看他的話語,應該是想混熟以后,讓兩人引薦和日向家進行一些商業合作。

      這個年輕富商的話術水平很高,在鳴人離開的這短短時間之內就已經取得了花火和寧次的好感,雙方談笑風生,氣氛十分融洽。

      “藥師兜?”鳴人心中嘀咕。

      旁人不認識這個人,但是鳴人卻從他身上龐大的查克拉和氣質認出了他。

      “來打探我,或者單純佐助的情報嗎?算起來,也差不多到木葉崩潰計劃的時候了,大蛇丸前不久在鼬那里失利,現在應該很迫切的想要得到佐助的身體吧。”

      “跟團藏通氣以后,得知佐助現在經常待在這里,于是過來踩點,方便過段時間大蛇丸下手嗎?”

      “你該祈禱這里的日向族人不會隨便開白眼,以免造成客人誤會,不然應該剛來就露餡了。”

      想到這里,鳴人眼珠子轉了一下。

      讓雛田過去和花火寧次匯合,鳴人沒有急著過去,而是找到了一個隱藏在暗中的日向護衛,詢問道:“那位客人入住溫泉酒店多久了。”

      “兩個小時前剛剛入住。”

      躲在暗中的護衛聽到耳邊突兀響起的話語,先是一驚,等到看清楚是鳴人以后又放松了下來,開口回答道。

      鳴人聞言,點點頭道:“他們的收費,全部超級加倍,你去通知一下會計,就說是我說的,如果對方對賬單有疑問,就隨便找個借口敷衍。”

      這個日向護衛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著鳴人,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針對這個客人。

      不過,也沒有多問,身形一閃便去通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