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七十七章 第1天的忍者游戲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七十七章 第1天的忍者游戲字體大小: A+
     

        搶鈴鐺這個木葉傳統節目,被卡卡西給否決了。

      不管是鳴人,亦或者是佐助都是一臉遺憾的表情。

      看的卡卡西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額頭上滲出的冷汗。

      這兩個家伙,想殺了他就明說吧!

      只有小櫻一臉莫名其妙,不明白幾人在說什么。

      不過,能直接得到卡卡西這個帶隊老師的認可,不必在經歷額外的波折,對小櫻來說這終究是一件好事。

      “難道是因為以前見過我,對我有著不錯的印象的原因嗎?”

      這個時候,小櫻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過去一段時間之中,好幾次由鳴人請客,佐助買單的聚會里,她都有看到這位白發上忍。

      難道,就是那個時候留下的好印象?

      不由得,小櫻有些美滋滋。

      心中已經開始憧憬著,自己能夠從卡卡西這個精英上忍這里學到些什么絕技,然后在任務之中多次保護佐助,贏取他的好感,最終兩人順利的結婚的場景。

      至于鳴人,就順帶著保護一下好了。

      誰讓他是佐助唯一的朋友呢,以后還要給佐助當伴郎的,可不能這么早就死掉了。

      “那就明天見吧,告辭。”

      卡卡西揮揮手,身形一閃便已經是消失在了幾人的眼前。

      “那我去修行了,先走一步。”

      鳴人掃了一眼小櫻和佐助,面含笑意,隨即也是一個瞬身離開了這里。

      按照慣例,此刻應該舉行一個畢業慶典,一眾小伙伴聚個餐慶祝一下即將開始的嶄新忍者生活。

      不過,因為每個小隊的安排不一樣,最近大家都很忙,所以這個環節就暫時取消了,于是鳴人選擇了去修行。

      而在鳴人走后,小櫻面含期待的看著佐助。

      期待著這個高冷的男孩,被鳴人點醒以后,會注意到她這個最佳的妻子人選。

      而佐助,卻只是簡單的打了個招呼:“那我也去修行了,明天見,小櫻。”

      說罷,便是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小櫻面前。

      最終,天臺上只剩下櫻發少女一個人在那里風中凌亂。

      直到瞬身離開的時候,佐助還在思考鳴人之前說的話語。

      為什么重振家族就需要多生孩子呢?

      難道不是他宇智波佐助打敗鳴人,成為忍界最強的忍者以后,宇智波的名號自然而然的就被所有人敬畏,重新成為被所有人認可和敬仰的名門?

      重振宇智波和生孩子這兩者,真的有那么大的關聯?

      “等著吧,佐助君,你遲早是我的男人,哼。”

      冷哼一聲,櫻發少女最終也是轉身離開了這處天臺。

      ...

      第二天,鳴人照常修行。

      只是,額外分了個影分身去陪著小櫻這個隊友玩忍者游戲,佐助亦是如此。

      火影大樓外,第七班三人包括卡卡西這個帶隊老師集合。

      路上,還有些騷亂。

      鳴人看到了忍者學校那個叫做水木的助教,遍體鱗傷的被暗部拷問部部長抓著,給押入了暗部。

      小櫻很好奇,但是她不敢去隨便打聽。

      而鳴人和佐助兩人,則是不感興趣。

      鳴人不感興趣,是因為大概知道這個人為什么被抓,而佐助則是純粹的對弱者的事情不感興趣。

      最后,還是卡卡西主動開口,跟小櫻解釋:“這個叫做水木的中忍,在最近的任務之中,因為涉嫌謀殺同伴正在被調查,昨夜圖謀不軌,煽動三代火影的孫子木葉丸試圖盜取封印之書,被抓了個正著。”

      小櫻了然點頭。

      佐助依然不是很感興趣,甚至覺得這個叫水木的可能沒長腦子。

      在木葉這個強大的軍事單位里,連現在的佐助都沒把握在里面肆意橫行,更別說水木一個弱雞中忍了。

      雖然佐助沒經歷幾次實戰,但是水木這種菜雞,他自問可以很輕松的一根手指頭打九個,不比在祖安殺簡單人機要難。

      那么,水木是哪里來的膽子去做這種事情的呢?

      而鳴人,則是心中嘀咕:“因為我看起來就不像是那么容易蒙騙的,所以這個叫做水木的人,沒有如漫畫里那般前來蒙騙我,最終選了猿飛木葉丸這個傻孩子去欺騙嗎?

      沒想到卻是自投羅網露出馬腳,正中別人下懷,被追著跑了一晚上,發現沒有其他的同伴以后才被暗部給抓回來,進了暗部,估計什么秘密都要給招出來了。”

      作為漫畫之中出場的第一個反派,鳴人對水木印象還是蠻深刻的。

      漫畫之中的鳴人,就是因為他的唆使,去盜取封印之書,才最終陰差陽錯的學會了多重影分身之術這個禁術,成為了他日后賴以戰斗和變強的招牌技能。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卻只是猿飛日斬對于鳴人一次將計就計的試探罷了,借此看明白他內心的真正性情。

      是一個無法控制的人柱力,還是一個可以傳承所謂火之意志的木葉忍者。

      然后據此,來決定對待鳴人的態度,漫畫中的鳴人傳承了所謂的火之意志,自然也就得到了猿飛日斬專門為他準備的禁術多重影分身之術作為獎勵。

      而現實之中的鳴人,不論是性格還是能力都與漫畫之中的鳴人截然相反。

      猿飛不會用這樣的方法試探他,而他若是想要看封印之書,也不會用這樣下作的方法,大可以直接找猿飛日斬去要便是。

      而猿飛日斬,多半不會拒絕。

      只是,他不愿,也不屑與之扯上過多的關系罷了。

      目送著水木被帶走,第七班一行人去了任務大廳。

      在卡卡西的帶領下,第七班接下了成為忍者以后的第一個任務。

      D級任務,給木葉村外的一大片農作物除草。

      在鳴人和佐助有一下沒一下的拔著草,卡卡西在樹下坐著神游天外發呆,小櫻為了博得心愛男孩子眼球,賣力干活的情況下,第七班花費了一個上午將這個D級任務給做完了。

      “你去交任務,然后教她修行,告辭。”

      鳴人看著幾乎在任務完成的同時,從發呆之中回過神來的卡卡西,對一旁大口喘氣的小櫻撇了撇嘴。

      而后,砰的一聲炸成煙霧消失了。

      佐助亦然。

      只留下忙了一上午的小櫻,還有卡卡西相顧無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