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七十二章?叫哥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七十二章?叫哥字體大小: A+
     

      鳴人之所以這么說,是有原因的。

      自從佐助開始玩游戲以來,他跟鳴人吐槽的最多的就是他在游戲里遇到的孤兒玩家們。

      鳴人自然不會告訴他,這些隊友都是人機,他告訴佐助的是自己有一個神奇的道具可以鏈接異世界的網絡,只要你不暴露自己是異界人的信息就可以隨便說話。

      當然,暴露了也會被系統給他屏蔽掉。

      而因為這些人機太過于智能,導致佐助完全信了鳴人的鬼話。

      也因此,佐助不止一次的想穿過網線,去到世界另外一邊把這些孤兒隊友全都殺了。

      眾所周知,宇智波族人的寫輪眼是心靈寫照之眼,開萬花筒的時候瞳力會回應其主人的期待。

      但也有一個補充設定,那就是這個萬花筒的主人期待過大之后,瞳力無法做到,最終形成的獨特瞳術就會打個折扣。

      嗯,類似于看視頻的時候超清未刪節和省流馬賽克的區別。

      也可以用夠用,和極致體驗來形容。

      就像是帶土,開啟萬花筒的時候想要逃離這個世界,但是沒辦法做到這一點,最終就形成了神威這個異空間,并且以此為基礎形成了虛化和用神威空間攝取物質的能力。

      而佐助開萬花筒的時候想的,則是把網線那頭,身處異世界的孤兒隊友全都殺了,但是萬花筒的瞳力無法做到穿越世界。

      于是,就打了個折扣,形成了佐助左眼的可以遠程咒殺敵人的能力,如果是在同一世界順著網線把孤兒隊友殺了完全可以做到。

      而右眼的伊邪納岐,則是對這個能力的補充,萬一遇到咒不死的,就透支生命咒殺,然后用伊邪納岐這個復活甲改變掉不利因素,免除死亡的后果。

      聞聽鳴人的話語,佐助就像是見了鬼一樣,下意識遠離了鳴人三米。

      “鳴人,你還會讀心???”

      很顯然,鳴人猜對了。

      鳴人鄙夷道:“我不是說過,我對寫輪眼很了解?而且,以前你不是天天跟我吐槽你的孤兒隊友?”

      “說了多少次讓你多讀書,結果你每次都只讀馬上要用的,而且過后轉頭就忘,完全沒有一點積累意識,你看,今天你問了我多少常識問題了?”

      佐助無言以對,雖然不服氣,但事實就是這樣的。

      “以后我會多讀書的,萬花筒的瞳術告訴你了,快給我你的查克拉,我感覺這樣下去,應該要不了多久我就能達到永恒萬花筒的層次,殺了鼬和那個面具人報仇。”

      轉瞬間,佐助就將剛才的不爽忘到了腦后,興奮的看著鳴人道。

      “對了,你的查克拉為什么會促進我的瞳力進化?我很好奇。”佐助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開口詢問。

      鳴人一邊提煉著查克拉,一邊道:“這就說來話長了,你把你的查克拉也給我,盡量提煉到極限我們交換,對了你的瞳力也給我一點,我看看能不能也開個萬花筒。”

      既然阿修羅一脈的查克拉,可以促進因陀羅一脈的開啟輪回眼。

      那么沒道理,反過來說不行啊。

      就算不行,鳴人也想試試,反正左右不虧。

      佐助不明所以,不過還是照做。

      首先,在鳴人雙眼點了一下,將自己的萬花筒瞳力種在了鳴人的眼睛之中。

      而后,便開始盡力將自己一身龐大的查克拉全都提煉出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鳴人開口,有選擇性的給佐助講了一下阿修羅和因陀羅那兩兄弟的故事。

      兩人都是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的兒子,哥哥因陀羅繼承了父親的仙人眼,也就是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其后代開創了后來的宇智波一族。

      而弟弟阿修羅,則是繼承了父親的仙人體,具備磅礴的查克拉和身體素質以及恢復能力,其后代開創了后來的千手和漩渦一族。

      “也就是說,我們曾經是一個祖先,分別繼承了眼睛和身體的力量,所以我們的查克拉才能形成互補嗎?”佐助聽到這里,好奇詢問道。

      “有一定關系,但是卻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哥哥因陀羅更有智慧和才能,被大家認為更能繼承六道仙人開創的忍宗,便連阿修羅自己都放棄了,后來六道仙人臨死之前卻選擇了理念與他更符合,信奉仁愛的弟弟阿修羅繼承忍宗。”

      “也因此,引發了因陀羅的不滿,與弟弟發生了戰斗,即便是兩人死后戰斗都未停止,他們的查克拉在后代的身體之中不斷轉世,繼續著這場勢均力敵的戰斗。”

      “而這一代的因陀羅查克拉轉世之人,就是你,而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之人,則是我。”

      “你別看我兩關系還不錯,我們之前的那些查克拉轉世之人,關系可是很惡劣的,往往能把狗腦子打出來,除了兩家是世仇之外,也是因為這對兄弟之間的恩怨。”

      “他們的查克拉會持續的潛移默化的影響到轉世身,激發兩者的仇恨。”

      沉默了一下,鳴人心中低語:“就像是那漫畫里的鳴人和佐助一樣,看似有著自己獨立的人格,卻是在不斷的長大之中逐漸活成了因陀羅和阿修羅的樣子。

      還有前一代的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亦是如此。”

      聽了這段解釋,佐助心中恍然。

      難怪,第一次見到鳴人的時候,便覺得這個人有點親切,又有點看他不爽。

      而后,下意識的嘴賤了一句:“那,鳴人弟弟,叫哥。”

      話剛出口,身體卻是下意識的后退一步,下一瞬間他站立之地有一道風刃劃過。

      抬頭,便看到了鳴人漠然的眼神。

      頓時,佐助不敢皮了,連忙轉移話題:“那我們為什么沒有打起來?按照你的說法因陀羅很偏激自我,我也不偏激啊。”

      鳴人警告過后,便不在多糾纏,隨口回道:“一個人的性格和所接受的教育,還有身處的環境有關,這兩人的查克拉只能潛移默化,又不是直接洗腦。

      會在成長的過程之中,逐漸的改變扭曲你本來的性格,而現在的我們雖然年紀還小,但卻已經是變得很強大了。

      如果將忍者的查克拉量作為生命本質強弱的體現,拋開戰斗經驗這些東西,就本質來說現在的我們也就比全盛時期的那對兄弟弱上一籌罷了。

      在有所察覺的情況下,他們自然影響不到我,而你則是一直在被我監督著,自然也是沒機會偏激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