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六十八章?這個游戲,是不存在隊友的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六十八章?這個游戲,是不存在隊友的字體大小: A+
     

        聽了鳴人的解釋,九喇嘛大概明白了他為什么這么做。

      像是英雄聯盟這種團隊合作的5V5游戲,玩家的代入感和好勝心都會變得極高。

      回憶起自己玩游戲的時候,沒有隊友扯后腿打輸了的時候都很容易被刺激的心態爆炸。

      更別說像是鳴人給佐助安排的試煉這樣,哪怕是自己不斷的凱瑞,也會有孤兒隊友拖后腿,那就更容易受到刺激了。

      普通人受到刺激只能心情不好一段時間,但像是佐助這樣的宇智波族人,就是要受到足夠的刺激,才能夠變得更強。

      “那為什么不給佐助玩王者榮耀,十分鐘一把,這樣一直輸豈不是更容易被刺激的瞳力提升?”九喇嘛突發奇想,有些幸災樂禍道。

      王者榮耀和英雄聯盟玩法差不多,但是節奏更快。

      相對來說,單位時間內可以玩更多把,一直輸的話也更容易積累負面情緒。

      “我想過,但是最后卻選擇了英雄聯盟,原因就是王者榮耀一把太短了,佐助剛被隊友刺激到心態失衡游戲就結束了,這樣不太好。

      負面情緒的刺激除了瞬時性的爆發之外,還應該有持續性的輸出才行,這樣才可以讓他的瞳力得到足夠的提高。”

      鳴人回答了九喇嘛的問題。

      “你好SAO啊。”

      九喇嘛滑稽的笑了笑,突然不排斥和那個宇智波小鬼相處了。

      他解除了外界的分身,意識回歸封印空間之中的本體,沙發上本在假寐的他一臉笑意的睜開眼睛,也不看劇,就盯著正在打游戲的佐助。

      此刻,他發現了新的娛樂方法,看直播!

      這天之后,佐助就全身心的沉浸在了鳴人給他安排的修行任務之中。

      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和保持最低程度的日常修行維持狀態以外,其余時間都會找個鳴人的影分身當成登錄器,去到封印空間里進行瞳力提升的特殊修行。

      一開始的時候,佐助還抱著一點機械化的完成任務的想法在玩游戲。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卻是在漸漸的發自內心的喜歡上了這個游戲。

      在不斷的打人機提升等級的過程之中,佐助在熟悉著每一個英雄的技能機制,出裝方法,如何才能更好的發育自己,更好的擊敗對手。

      而這,注定是一個需要很長時間的過程了。

      一個多月以后,佐助終于是將自己的賬號等級提升到了三十級,同時也完成了對整個游戲的探索,對于自己目前的實力具備了足夠的自信。

      也是在這個時候,佐助對鳴人給他安排的這個修行任務有了一點自己的理解。

      “這個游戲具備著極高的代入感,也能激發人的好勝心。

      想要保持很高的勝率,就需要很好的大局意識和對整個戰局的關注,而我的寫輪眼恰好有著足夠強大的動態視力,鳴人便是想讓我在游戲中不斷的使用寫輪眼。

      然后,在不斷的使用之中,不斷滿足自己的好勝心來刺激心神,以此取得瞳力的突破嗎?

      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呢。”

      佐助心中自信的想著,這一個多月以來,他確實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瞳力有所提升,距離達到三勾玉的程度也許就只差臨門一腳了。

      “那么,便從現在開始,進行排位吧。”

      佐助嘴角浮現一絲笑容,開始了自己第一次的排位。

      “喂,鳴人,要是佐助的寫輪眼進化失敗了,你打算怎么辦?”沙發上,斜躺著的九喇嘛一臉的似笑非笑,看著開始排位的佐助憋笑憋得很辛苦。

      一旁,特意來這里觀看的鳴人也在憋笑,以心靈感應回應道:“他這么喜歡這個游戲,如果不能按正常的方法取得瞳力的突破,那我就給他戒網癮,這也是失去愛嘛。”

      在兩人的注視下,佐助匹配到了兩個孤兒玩家,兩個菜雞玩家隊友,還有兩個大神玩家,三個普通玩家對手,開始了自己第一次的定級排位之旅。

      一把游戲很快結束,憑借著自己最近這一個多月鍛煉出來的強大技術再加上寫輪眼的輔助,佐助帶著四個拖后腿,并且滿嘴垃圾話的隊友,好不容易贏下了這一局的比賽。

      看著對面爆炸的水晶,佐助臉色有些黑。

      不過勝利的喜悅,暫時讓他忽略了那些不良的反應。

      “這就是排位的世界嗎?還真是有挑戰性呢,不過這可難不倒我。”

      看著定級結束以后顯示出來的鉑金三的段位,略微總結了一下這一把的得失,佐助又開始了下一把的排位。

      一把把玩下去,雖然每一把都能遇到幾個讓人不爽的人,但是佐助最終還是靠著自己強大的實力,來到了鉆石段位的晉級戰。

      這一把,佐助遇到了史無前例的四個孤兒隊友,對手之中則是有三個大神選手。

      剛進游戲,一個隊友就公屏打字:“我不是單指某個人,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又一個隊友打字:“兒子們乖乖躺好,爹爹帶你們飛。”

      還有一個打字:“別問我有多強,祖安四年有爹娘。”

      剩下一個亦是不甘落后:“都給爺爬,我阿貍中路。”

      佐助臉色有些黑,家教良好的他覺得這幾個隊友有點弱智,選擇了屏蔽。

      五分鐘以后,四個打字的隊友成功的送了三十五個頭,佐助的打野快樂風男玩的也不快樂了。

      眼看著這么下去,就輸定了,那幾個隊友依然送的歡樂,佐助終于沒忍住,在不斷的發育的同時,打開了公屏輸入。

      從哪在鍵盤上飛舞成一片殘影的雙手,和不斷切換的屏幕畫面,可以看出此刻的佐助到底有多激動。

      一旁旁觀的鳴人和九喇嘛,看著佐助一雙猩紅寫輪眼中那悄然浮現的一個勾玉,面上同時浮現出了一個滑稽的笑容,心念交流道:“你看,這不是挺有效果的嘛?”

      當基地爆炸,晉級失敗的那一刻,睜著一雙三勾玉寫輪眼的佐助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個游戲,是不存在隊友的。”

      “除了自己之外,其余人全都是對手,所以我要吃三路兵線,搶一切的經濟,并且具備絕對的操作水平在四個弱智隊友干擾下殺死對面全部人。”

      “只要把對面殺崩了,那么自然也就贏了。”

      “只有如此,我才有可能成為那最強的王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