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二章 短暫的溫馨日常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二章 短暫的溫馨日常字體大小: A+
     

        鳴人看過火影,對卡卡西這個人還算熟悉。

      這是一個曾歷經黑暗,漸漸對生活失去了希望的人。

      外在表現就是極度咸魚,對什么事情都漠不關心,連老師還有一個孩子留存于世都不知曉,若不是還有好友阿凱關照說不定早就黑化了。

      直到遇到了第七班的這三個學生,在照顧老師的孩子鳴人,故人的族人佐助,外加一個充話費送的小櫻的過程之中,才漸漸的得到了一些救贖。

      漫畫之中他對鳴人其實還不錯,知道他基礎差,搶鈴鐺的時候給他演示基礎三身術的用法,波之國的時候也教他爬樹,為他補足基礎。

      若不是回村以后,中忍考試的時候由自來也接過了鳴人老師的職責,卡卡西應該會在為鳴人補足基礎以后,教導他學習一些忍術。

      前面之所以不教,便是因為了教了鳴人也學不會。

      而在之后的一些任務和危機之中,卡卡西也很保護鳴人,將他的安危看的很重要。

      再加上現實之中,之前宇智波滅族的那個夜晚和今天一天的接觸,卡卡西一直都在為鳴人而擔心。

      也因此,接受到對方善意的鳴人,對卡卡西的映像不錯。

      尤其是對方在未來兩年以后的中忍考試時,攔著可以開八門的好友阿凱。

      兩人在一旁打弱雞音忍劃水,看著猿飛日斬去世的行為,更是在鳴人眼中是終極加分項。

      正因為比較了解卡卡西,所以鳴人知道他其實也有一手不弱的廚藝。

      畢竟小時候卡卡西父親旗木朔茂去世以后他也是孤身一人,只能自己照顧自己,尤其是擅長于干煎河魚這道菜色,還自戀的將其命名為卡卡西風。

      而佐助就不一樣了,至今為止,他對于卡卡西的了解也只有一個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的弟子,如今剛剛從暗部退役的精英上忍的印象。

      因此,他將懷疑的眼神投向了號稱要做滿滿一桌子大餐的卡卡西。

      雖然佐助本人不會做飯,但是他會吃啊!

      尤其是多年以來,佐助都吃媽媽美琴和鳴人做的美食的緣故,使得佐助的嘴巴相對來說比較挑。

      面對佐助的懷疑,卡卡西并不在意,自信道:“這樣,佐助你和鳴人去準備被褥和日用品吧,我去買廚具調料和食材,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叫做卡卡西風味的美食。”

      佐助將信將疑的應下,隨后同鳴人兩人出門,連同影分身一起將鳴人不多的衣服和被褥等物從之前住的那個小公寓里搬了回來。

      而后,又和鳴人一起去買了一些缺失的日用品。

      再回到家的時候,卡卡西已經準備好了晚餐,就像他說的那樣足有滿滿一大桌美食。

      必不可少的干煎河魚,另外還有三文魚壽司,帝王蟹,壽喜牛肉鍋和各種放在一邊要煮的食材,看起來就色香味俱全,讓人食指大動。

      “來吧,品嘗一下我的得意之作,保證讓你們大跌眼鏡。”

      卡卡西笑瞇瞇的招呼著鳴人和佐助在桌前坐下,給兩人拿了果汁碗筷,又給自己拿了一壺酒。

      雖然今晚這一桌花了他不少錢,但此刻正開心的時候,也就沒必要在意了。

      佐助吃了一口干煎河魚,眼睛微微睜大,心中之前對于卡卡西的一些懷疑頓時煙消云散,驚訝的道:“真的挺好吃的,卡卡西你沒有吹牛哎。”

      鳴人吃了一口,確實不錯。

      雖然沒有他解放全部廚藝實力以后做的好吃,但起碼也已經達到了他的常態水準了。

      佐助感慨了一句以后,餓了半天的他便毫不猶豫的大快朵頤了起來。

      而鳴人卻是在有一口沒一口吃著的時候,盯著卡卡西那張隱藏在面罩之下的臉頰。

      卡卡西對于鳴人的注視不以為意,毫不猶豫的拉下了面罩,將護額扶正,露出了一張年輕帥氣的面容。

      他的嘴角有一顆美人痣,左眼帶著刀疤略微破壞了他的帥氣,多了一些猙獰,而在他那帶著刀疤的眼眶之中,還有著一只關不掉的三勾玉寫輪眼。

      他拿了筷子吃了一口牛肉,而后又美滋滋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抿著。

      “切,漫畫果然是漫畫,現實中一群人圍在一起吃飯肯定是無法裝神秘的。”毫不費力的就看到了卡卡西的面容,這讓鳴人有點索然無味。

      對比起動漫里神秘了好幾百集,直到689集才暴露的卡卡西真容,眼下這樣輕易就看到確實差點意思。

      可能,這就是經歷諸多困難以后的收獲,才能讓人被倍感珍惜的原因所在吧。

      而相比起鳴人的索然無味,正在吃著東西的佐助卻是頓住,面色冷了下來,一雙漆黑的眼眸在悄無聲息之間化作了雙勾玉的寫輪眼。

      “你這只眼睛,怎么來的?”佐助冷聲問道。

      他很確定,宇智波家族之中,沒有卡卡西這號人,而且這個人的名字也不姓宇智波,也就是說他的眼睛并不是自己本來就有的。

      “嘛嘛,不要太過于緊張,這是我一位逝去的好友臨終前贈予我的,他希望我用他的眼睛去更好的看清這個世界。”

      放下酒杯,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眼眶,有些唏噓道。

      而后,他面上唏噓消失,展顏一笑道:“有關于我這位好友的故事,就下次有機會在告訴你們吧。”

      佐助聞言,面上戒備消散一點,卻是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了鳴人。

      鳴人微微點頭,一邊吃著牛肉,一邊解釋:“我曾在木葉圖書館之中的歷史書籍之中看到過這位卡卡西師兄的資料,他當時跟著我的父親一起破壞了神無毗橋,提前結束了第三次忍界大戰。

      他有一位叫做宇智波帶土的好友,也是我父親的學生,不過卻死在了那一場戰役之中,應該就是那位帶土臨終前送的眼睛吧。”

      鳴人說著帶土這個名字,語氣毫無波瀾。

      只在心間,有徹骨的殺意在回蕩。

      卡卡西迎著佐助的視線,確定的點頭。

      “這樣啊...”

      佐助低低的應了一句,關掉寫輪眼,繼續默默的吃著東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而鳴人,則是在和卡卡西聊著一些有關于他父親波風水門和卡卡西另外幾位隊友相處的一些日常瑣事。

      沒過多久,佐助便從低沉中走了出來,饒有興趣的加入了其中。

      時間便在這種還算溫馨的氣氛之中過去。

      第二天,鳴人便又開始了日常的艱苦修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