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一章 差點笑出聲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一章 差點笑出聲字體大小: A+
     

        猿飛日斬的效率很高。

      在做出承諾的當天下午,就安排人將曾屬于水門的房子打掃了一遍,然后把鑰匙和房契給了鳴人。

      而后,召開了臨時的村民大會,帶著鳴人站在火影大樓樓頂,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了鳴人為四代之子的身份,辟謠了在村子里傳了十年的妖狐傳言。

      站在火影大樓樓頂的欄桿旁邊,鳴人神色平靜的俯視著下方的諸多忍者和村民。

      不悲不喜。

      他們在聽到猿飛日斬宣布了鳴人的身份以后,除了極小部分早就對鳴人身份心中有數的人們,余者盡皆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鳴人。

      他們的心中很不想承認,被他們恨了十年的妖狐小鬼,居然是那位拯救了村子的四代目火影的孩子。

      只是,鳴人那令人熟悉的發型和發色,以及他的面容,再加上此刻猿飛日斬的背書,無不在說明著一件事,那就是這件事情是真的。

      鳴人,這個被他們喊打喊殺著,要殺了他為四代報仇的妖狐,真的是四代目的孩子。

      同時,這也讓另外一個猜測變成了現實。

      鳴人不是妖狐,是四代之子,那他就一定是那個造成了巨大傷亡的九尾妖狐的人柱力。

      很多人,此刻心情極度復雜。

      有對于鳴人這些年所受到的冷眼的愧疚,也有對于他身體之中那只妖狐的仇恨。

      這些愧疚和積累了十年的仇恨混雜在一起,就讓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下意識的逃避。

      人,畢竟是一種不會主動去追究自己錯誤的生物。

      尤其是,對于一個并不熟悉的人,在沒有品嘗到痛苦的時候,這就更讓他們不會去追究自己的錯誤。

      所以,在一開始的愧疚過后,他們大多數都選擇了對鳴人的逃避,不想去面對他。

      這天之后,鳴人走在村子里不會在遭受到人們的仇視和冷眼。

      出去購買食材或者其余的物品,也不會在被拒絕入內或者黑他一把。

      但是,他們選擇了和七年前第一次看到鳴人的時候,同樣的態度。

      他們漠視了鳴人的存在,哪怕鳴人走在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周圍的人們也是將他當做不存在一般。

      或許,時間能夠改變這一切,讓其中一部分人轉變心態,接納鳴人。

      但是更多的人,這輩子都不會改變對于鳴人的態度。

      對于這一切,鳴人心中早有意料。

      也因此,這一切沒有在他的心靈之中造成任何的波瀾。

      ....

      傍晚時分,鳴人和佐助兩人在卡卡西的帶領下,來到了一棟大房子前。

      這里,是他的父母波風水門和母親漩渦玖辛奈曾經一起生活,并且孕育了他的地方。

      而現在,他們終于回到了這里。

      看著眼前這座熟悉的,卻已經很多年未曾靠近過的房屋,卡卡西面上浮現出一絲激動和緬懷的神色。

      他又回到了這里。

      他那灰暗沒有一絲光明,仿佛停滯在了九尾之亂哪一年的人生,此刻因為鳴人這位師傅師娘的孩子,還有佐助這個故人同族的存在,而仿佛重新開始流轉了起來。

      鳴人拿著鑰匙打開門,因為剛剛打掃過,所以房子之中并不臟。

      只是,十年的時光侵蝕,終究使得這間房子里的家具多了一些老舊的痕跡。

      盡管不久之前,鳴人還在動漫之中看過有關于這棟房子的布置。

      但是鳴人此刻依然是興致勃勃的在房間之中打量,猜測著父母曾經在這里生活是什么模樣,二次元和現實終究是有很多不同的。

      佐助也是跟著鳴人,在這個還算寬敞的房子之中轉悠著。

      而卡卡西,看著房間之中熟悉的布置,面上的追憶之色也變得更加濃郁,不由得想到了曾經師傅師娘邀請自己來家里吃飯的場景。

      可惜,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鳴人轉到了餐廳的時候,看到了放在桌上的一封信。

      “致鳴人君,志村團藏親筆。”

      看著這幾個字,鳴人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一下,確定信上面沒做什么手腳以后才將其給拿了起來。

      信中,團藏先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紹,然后承認了自己當初確實散布過謠言。

      而目的,則是借此來隔絕減少,接觸作為人柱力的鳴人的人數,方便保護鳴人。

      他的所作所為,也是為了鳴人的安全和村子的利益著想,但是沒想到對鳴人造成了這么大的傷害,也不知道該怎么彌補,所以很不好意思。

      為此,團藏誠摯的向著鳴人道歉,并且贈送了一門風遁忍術《風遁真空大玉》作為表達歉意的謝禮。

      請求鳴人既往不咎。

      只是有點遺憾,因為行動不便,所以無法親自來給鳴人道歉。

      這封信中,字里行間都充滿著誠意。

      若不是鳴人知道團藏是個怎樣的人,他差點就信了。

      正因為知道團藏的性格,所以此刻的鳴人心中滿是玩味,不由得惡意的開始思索著團藏到底是做了多久的心理建設,最終才昧著良心寫了這么一封信。

      想來,對方此刻應該快被憋出內傷了吧?

      一想到這里,鳴人就差點笑出聲。

      而他肚子里那只同樣看過火影忍者的狐貍精,就沒有這么矜持了,此刻已經笑的在沙發上不斷打滾了。

      漫畫之中的鳴人,那誰都可以欺負的老好人性格,自然不會讓團藏做出這樣的決定。

      欺負就欺負了,反正你又不可能報復我。

      但是現實中的鳴人,卻無疑讓所有人都能明白,他并不是一個軟柿子。

      對待他,必須要拿出一個尊重強者的態度來才行。

      一旁的佐助見鳴人讀著信,滿臉笑意,不由也湊過來看,最終對于村子和團藏這個人所知不多的他,卻無法從中明白鳴人的笑點到底在哪里。

      不由好奇問道:“鳴人,你在笑什么。”

      而一旁聞聲趕來的卡卡西,從鳴人手中接過信看了一眼,知曉團藏陰沉自負性格的他亦是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而后笑著給一旁的佐助解釋原委。

      末了,心情極佳的卡卡西一揮手,笑著干勁滿滿的道:“呦西,今天喬遷之喜,又發生了這么多好事,值得慶賀,便讓我來做滿滿一桌的飯菜慶祝一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