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章 團藏心情異常復雜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五十章 團藏心情異常復雜字體大小: A+
     

        木葉地下,屬于根組織的秘密基地。

      自不久前,九尾之力爆發,團藏便在第一時間趕回到了這里。

      雖然名義上他的根部被作為火影的猿飛日斬給解散了,便連顧問的職務也被解除了,但也僅僅是名義而已,咒印的存在保證了團藏手下的絕對忠誠。

      只是,無法像是以前一樣,有那么多的經費了。

      此刻,他那些被分散到各個暗部小隊之中的手下,盡皆匯聚一堂,半跪在團藏面前聽候命令。

      看著面前這諸多手下,團藏心情大好。

      九尾之力爆發,對于整個村子來說是一場大危機,但是對于他團藏來說,卻也是一個大機遇。

      從之前猿飛日斬的那顆水晶球之中看到的情形可以得知,九尾人柱力的封印已經徹底的被打開了,再也無法趁著尾獸未破封之時將其壓制回去。

      可以預見,接下來必將有一場血戰。

      隨著時間的流逝,空氣之中彌漫著的那股屬于九尾的氣息,也在變得越來越濃烈。

      這種現象,更是印證了團藏的猜測。

      對于自己的老友猿飛日斬,團藏自問還是很了解的。

      年輕時候的他,一手五遁忍術用的是出神入化,在初代二代和斑逝去以后,堪稱忍界最強之影。

      但是這些年來,他已經衰老了,實力下滑的太多,早就不復當年忍雄之名。

      雖然此刻的猿飛日斬依然有著足以匹配他影名號的實力,但是面對九尾,卻已經沒有與之正面對敵的能力了。

      若他想在九尾的威脅之下拯救村子,那便只有使用尸鬼封盡這一個辦法。

      而不論猿飛日斬成敗,都會丟掉性命。

      那個時候,便是他團藏出來力挽狂瀾的時候了。

      雖然他的年紀和猿飛日斬相差無幾,但是他有著柱間細胞提供的生命力和萬花筒寫輪眼,以及那一胳膊的寫輪眼的強大瞳力加持,完全足以壓制九尾。

      我對付不了日斬,但是憑借著克制尾獸的寫輪眼,還對付不了你一只尾獸?

      此刻,團藏心中志得意滿。

      已經在幻想著自己多年夙愿達成,成功的成為村子五代目火影,然后將自己的木葉村經營的蒸蒸日上,最終毀滅其他忍村統一忍界的夢幻前景了。

      而這種幻想,伴隨著空氣之中越發濃烈的九尾殺氣,仿佛即將是變成現實。

      這也使得,團藏的心情越發昂奮起來。

      只是,某個時刻,空氣之中濃烈的殺氣,陡然消散了。

      那種風雨欲來的壓抑氣氛,在極短的時間之中消散一空。

      而后,沒過多久,一個在外打探消息的根部忍者匆忙趕了回來,出現在了團藏面前。

      他半跪著,向團藏匯報:“團藏大人,九尾人柱力的失控止住了,而且身上多出了一種覆蓋全身上下的金色查克拉,外表看起來仿若仙人一般尊貴。

      現在,火影已經遣散了之前聚集起來的上忍們,那些疏散的村民也在各自歸位。”

      聞聽此言,團藏面色一變。

      他很久以前便已經是木葉高層,木葉之中很少有他不知道的秘密,此刻如何還不知道這是人柱力進入了九尾查克拉模式的象征。

      之前那封印破碎的現象,也只是作為人柱力的鳴人在和九尾爭奪查克拉所造成的查克拉外泄而已。

      而這也就代表著,他剛才的美好幻想,盡皆是破碎了。

      此時此刻,團藏的面色異常難看,心里滋味異常的復雜。

      不過,還沒等他消化一下心中這難言的滋味,很快便又有一個根部忍者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根部忍者,是之前作為封印班,跟隨著猿飛日斬前往攔截暴走的人柱力的忍者。

      “團藏大人,火影讓我向您傳令,讓你親自給九尾人柱力鳴人,就您多年前傳播他是妖狐的謠言這件事,作一個公開的道歉。”

      猿飛日斬知道這個忍者的身份,在安撫好了鳴人以后,便派出他來向團藏傳達自己的命令。

      這個忍者半跪著,傳達完了信息,低著頭不敢說話。

      他能感覺到,身前不遠處的這位團藏大人,此刻身上迸發出了驚人的殺氣。

      若是對方一個控制不住,他很可能便小命不保。

      現在的團藏,已經不是心情復雜那么簡單了,心中有一種吃了屎一樣的極端難受感覺。

      不但謀劃落空,還要他團藏大人,堂堂忍界之暗去給那個小鬼道歉?

      開什么玩笑!

      不過憤怒歸憤怒,團藏也知道猿飛日斬這個命令的意義所在。

      一個年紀輕輕,便已經能夠掌握九尾之力,自身還有著出眾天賦的人柱力,日后必然是會成為一個堪比影實力的強大忍者的。

      即便是超越影,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未來的鳴人,即便不能達到初代和斑那樣的程度,但是達到初代夫人漩渦水戶那樣的水平卻是完全沒有任何疑問的。

      恰好,團藏曾經見過漩渦水戶的強大實力。

      這樣的存在,對于村子來說,無疑是中流砥柱的存在。

      哪怕是他志村團藏成為火影,掌握了村子,也是必然要拉攏對方的。

      而即便是沒能當火影的現在,團藏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也還是緩和一下兩者之間的關系比較好。

      他確實可以選擇提前扼殺鳴人在這個危險在搖籃之中,但是猿飛日斬和四代那些舊部不會允許,他自己其實也很舍不得。

      思索良久,盡管心里跟吃了屎一樣難受,團藏最后還是沒有發作。

      面色難看的跟面前這個傳話的忍者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訴日斬,我會親自給人柱力寫一封道歉的信件的。”

      讓他當面跟人柱力道歉,團藏的自尊心不允許,猿飛日斬也不會允許他離人柱力太近。

      像是這樣,親自寫一封信給鳴人道歉,便已經是團藏的極限了,也是猿飛日斬一開始的目的。

      這個暗部忍者如蒙大赦,應了一聲,趕緊瞬身離開了。

      此刻的團藏,實在是太可怕了,仿佛要擇人而噬的惡魔一樣。

      而在這個暗部走了以后,團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才勉強平復了心情。

      而后,坐到書桌前,開始以一種最為誠摯的態度,為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向著鳴人道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