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四十九章 我就靜靜地看你表演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四十九章 我就靜靜地看你表演字體大小: A+
     

        面對所有人的注視,鳴人表情未曾有絲毫的變化。

      而在此刻,猿飛日斬亦是神色復雜的看著鳴人。

      現在,他已經完全可以確認,鳴人應該是知道了他的身世,或許是在爭奪九尾查克拉的這個過程之中發生了些什么。

      畢竟,九尾的封印,便是鳴人的父母水門和玖辛奈設下的,在里面留有什么后手也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而鳴人,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回想起這些年的處境,想來對他有著很多的怨言和不滿吧。

      不然,從小親近他,稱呼他為三代爺爺的鳴人,也不會那般疏離的稱呼他為三代大人了。

      這樣展示自身實力的舉動,也是在表達自己不滿的一種方式。

      而他之所以在掌握了這樣強大的力量,卻沒有直接攻擊木葉村,想來也是因為有著水門和玖辛奈的勸阻和請求的原因。

      不然一個少不更事的孩子突然得到了這樣強大的力量,做出什么事情來都不值得奇怪。

      極短的時間之內,猿飛日斬想了很多。

      他知道,自己以后恐怕是不能在把鳴人當成一個孩子隨便哄了。

      想要留下九尾人柱力這個強大的力量,就必須要做出一些改變來了。

      否則,失去九尾人柱力的助力事小,若是作為人柱力的鳴人在倒戈相向,那就更加難堪了。

      說實話,活的好好的,沒有人想死。

      雖然猿飛日斬已經老了,但是他并沒有活夠,也不想隨便用尸鬼封盡跟人柱力同歸于盡。

      畢竟是看著鳴人長大的,猿飛日斬對于勸說消弭鳴人怨氣的把握還是有一些的。

      猿飛日斬嘆氣,他對著周圍揮揮手,示意道:“沒事了,散吧。”

      周圍的上忍們雖然很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些什么,但是他們也無法違抗作為火影的猿飛日斬的意志,紛紛施展瞬身術散去。

      此刻,瀑布旁邊,便只剩下了鳴人佐助和卡卡西。

      面對著鳴人,猿飛日斬還是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詢問道:“鳴人,你見到你的父親和母親了嗎?”

      鳴人看了一眼猿飛日斬,眼神微冷。

      隨即漠然點頭,聲音沒有絲毫起伏的開口道:“嗯,他們在封印里留了查克拉化身,父親想讓我守護村子,母親想一拳打爆你的頭。”

      鳴人沒有說謊,水門和玖辛奈確實是這個想法。

      而他的想法嘛,就沒必要跟猿飛日斬說了。

      聞言,猿飛日斬臉色略微尷尬,隨即嘆了一口氣,這想法還真是和水門和玖辛奈一模一樣。

      摸出煙斗點上,猿飛日斬語氣蕭瑟道:“鳴人,你心里是否在怨恨我沒有照顧好你?哎,我身為火影,卻也有許多無奈。”

      “我的工作,平時很忙碌,要處理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無法時時刻刻陪伴著你。”

      “你父親水門當年的敵人很多,為了保證你能夠健康安全的長大,我才選擇了隱藏你的身份,卻沒想到團藏違背了我的命令傳播謠言,讓你這些年如此辛苦。”

      “不過那之后,我給了團藏處罰,前不久更是將他手下的根部解散了。”

      鳴人不置可否,靜靜的觀看三代火影表演。

      “明天開始,鳴人你便搬回你父母曾經的居所吧,卡卡西你以后就退出暗部吧,作為水門的弟子你應該負起責任照顧鳴人,我允許你教導他忍術。”

      聞聽此言,一旁因為鳴人展現了如此強大力量而震驚與欣慰,明顯處于掛機追思師傅師娘狀態的卡卡西愣了一下。

      而后,才激動的大聲道:“是,三代大人。”

      就算不能教導鳴人,只要準許他照顧鳴人的生活,那對此刻的卡卡西來說就是一種很好的救贖了。

      兩年多以前那個宇智波滅族的血色夜晚,卡卡西第一次知道自己師傅的孩子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由此重新找回了一點生活的激情。

      挽救了一些他向著深淵下滑的心靈。

      說實話,這兩年看著現在這么辛苦的鳴人,他很心酸。

      現實,卻無能為力。

      如今,終于是改變了,真是太好了。

      一旁的佐助明顯有些懵,自己這個小伙伴的父親叫水門?

      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本以為鳴人只是個普通平民小孩,沒想到搖身一變就成為木葉太子了?

      不過,這卻并沒有讓佐助感覺到嫉妒和不滿,心中反而為自己這個叫做鳴人的朋友感覺到了悲哀。

      這身份和待遇的反差,真是讓人...

      頓了頓,猿飛日斬又開口道:“既然現在鳴人已經成長起來,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了,那么在公布你的身份就不會再有危險了。”

      “從明天開始,我將向村子里每一個村民公布鳴人你四代目火影之子的身份。”

      說罷,他掛著慈和笑容的臉上,向著鳴人投來了期待的眼神。

      而此刻,鳴人看向猿飛日斬的眼神卻是有些詫異。

      他一開始的目的,便只是為了消弭可能發生的與村子的沖突與戰斗,至于其他的那就不在他的關心范圍之內了,可有可無。

      如今這樣的局面,對他來說就是意外之喜了。

      身份轉變之后,那些村民就算因為人柱力的身份繼續排斥他,但是想來也會比現在要好一些了。

      雖然鳴人并不在乎那些村民怎么看他,但是沒有誰會想著一直待在那種被人漠視的環境之中。

      不過,對于猿飛日斬,鳴人心中依然只有冷漠。

      這一番連消帶打加甩鍋的手法,確實算得上是高明,若他只是一個正常的十歲孩子,肯定便被猿飛日斬給忽悠了,仇恨目標也轉移到團藏這個鍋影身上。

      只是,他卻是小看了鳴人的智慧。

      如果猿飛日斬順勢再提出,將他父親母親的那些秘術和遺產還回來,那鳴人還高看他一眼。

      而現在,這樣不倫不類的小家子氣處理方案,也就騙騙小孩子罷了。

      這也讓鳴人心中,更加的殺意已決。

      不過此時此刻,他卻沒有多言,只是點點頭,微微躬身道謝:“感謝三代大人。”

      而此刻的日斬,看了一眼懵逼的佐助,又看了一眼激動的卡卡西,最終目光停留在了面無表情的鳴人身上,心中微微一嘆:

      “或許,也差不多可以將自來也找回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