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四十四章 得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四十四章 得電字體大小: A+
     

        默然無語之間,鳴人繼續梳理腦海之中的信息。

      漫畫之中的佐助,在與鼬一戰之后,聽聞了有關于哥哥的真相,在情緒極度熾烈沸騰的情況下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而后幫助曉組織進行了八尾牛鬼的捕捉。

      最終,一番慘戰,卻失敗了,只帶回一只章魚腿。

      而后,曉組織的首領佩恩親自出動,完成了六尾的捕捉,出發前往木葉村捕捉最后的九尾人柱力鳴人。

      一番激戰,木葉毀滅,新修煉成功仙人模式實力大增的鳴人出場,成功的打敗了反派佩恩拯救了村子,得到了村人的認可。

      這樣的高光時刻,并未讓鳴人過于在意,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鳴人與他的師兄漩渦長門的這一場有關于和平的對話之中。

      “開始升華主題了嗎?主人公第一階段得到其他人認可的人生追求已經完成,所以要有更加有深度的一個目標和追求作為后面的劇情推動力嗎?”

      “和平的探討,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主題。”

      “佩恩的想法,和另外一個世界的歷史走向很像。”

      “在那個世界,連續發生了兩次席卷全球的世界大戰,造成了數以億計算的人口死亡,最終卻在核子武器這個毀天滅地的力量制衡與威脅之下,漸漸的達成了和平。”

      “反戰,和平與發展,成為了全球的思想主流。”

      “而佩恩的做法,與之何其相似,抓捕九只尾獸制造終極戰爭兵器,擁有絕對的力量,然后再以這絕對力量毀滅一個戰犯國家,讓全世界的人們感受痛苦恐懼戰爭,明白這個終極兵器的力量,然后漸漸的達成和平。”

      “這是在另外一個世界,真正取得了成功的方法,可惜在這部漫畫之中,這位長門師兄并不是主角,所以他最終失敗了。”

      鳴人腦海之中分析著,繼續往下看。

      佩恩被擊退以后,綱手因為保護村子用盡查克拉暫時退場,五影會談召開,團藏作為代火影前往參加,佐助覺得自己又行了,襲擊五影會談,被五影教育。

      要不是面具男及時救場,當場去世。

      而后,便是面具男對五影宣戰,即將開啟第四次忍界大戰,使得所有人陷入無限月讀幻術之中,達成永恒和平的月之眼計劃披露。

      “這個人有毒吧?全世界所有人都去虛擬世界做夢,然后就和平了?”

      “解決不了怎么達成和平的問題,就把造成這個問題的全世界人類都解決了,從根源解決問題,你還真是機智呢!”

      “在另外一個世界,你這種人被稱作網癮少年,是要被電療的。”

      鳴人看過黑客帝國和與之類似的幻想作品,知道那種全民網癮的文明,是完全沒有前途和未來的沉淪者文明,遲早會毀滅。

      這也使得他滿腦子槽點,不知道怎么吐。

      后面的劇情不出鳴人所料,團藏這個背了三代火影所有鍋的鍋影被佐助殺死,勉強報仇雪恨。

      五大國五忍村加上中立的武士國度鐵之國的武士們,組成了忍者聯軍,與面具男為代表的十萬白絕植物人和兜控制的穢土轉生僵尸們展開了大戰。

      大戰初期的很多內容,在鳴人眼中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

      即便是宇智波舞王,真正的斑登場,他暫時也沒有過多的在意。

      盡管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人艷羨,但是對于此刻的鳴人來說還離的太遠,完全沒有什么實感。

      直到,鳴人看到那個面具男的身份曝光。

      這個造成了鳴人至今為止悲慘生活的面具男的身份,果然不是那個歷史書記載之中霸氣無比,從不屑于藏頭露尾的斑。

      而是他的父親波風水門的學生宇智波帶土!

      對方不僅僅是害死了他父母的罪魁禍首,更是造成了宇智波血案的罪魁禍首,是鼬屠滅宇智波一族的幫手,因為心愛之人死亡便對世界失去希望的究極中二少年。

      “還真是個帶孝子呢。”

      鳴人冷笑,著重記下了帶土的能力和弱點。

      盡管幾十集的篇幅都在寫這個帶土的過往,鳴人對他的評價依然不高。

      當一個人沒有了底線以后,那就不配再被稱之為人了,鼬好歹有他的弟弟這個底線存在。

      而帶土呢?

      百無禁忌,為所欲為。

      對世界失望那就想辦法去改變這個世界啊,連帶著將那些無辜之人一起毀滅掉又算什么?

      不由得,鳴人也開始反思此刻的自己的想法。

      在得知了自己是英雄之子,卻被如此苛待以后,他也升起了要毀滅那造成他如今一切不幸生活的村子的想法。

      只是,這樣做的話,他與追尋狹隘和平親手屠滅親族的鼬,與這個被他所痛恨的,造成他如今不幸的源頭帶土又有什么區別呢?

      村子之中那些人固然可恨,但是卻也有不抱有任何目的關愛他的伊魯卡老師,還有一直喜歡著他的雛田和相互鼓勵支持的朋友佐助。

      而且,村子里除了那些愚昧的人之外,也有不少并不以異樣目光看待他的人們。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一直是鳴人所推崇的,但是也要講究一個冤有頭債有主。

      如果他真的變成了帶土那樣,不分青紅皂白的便要將一切都毀滅,那與禽獸何異?

      想到這里,鳴人苦笑,心中滿是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了。

      難怪學習空間之中明明一開始便有著有關于他未來的這些漫畫,卻不從一開始便給他看。

      而是在對他施以正確的教育,讓他可以明辨是非之后在給他看這部漫畫。

      為的,便是讓他有著足夠成熟的心智以后,可以審視自己的內心,做出最為正確的決定,免得像是鼬那般,在未來因為現在的自己所做出的決定而后悔。

      “總之,那些人一定要付出代價,但是卻也不能因為我的一己之私,而對那些關愛我的人造成傷害,等到徹底冷靜下來以后,再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吧。”

      懷著一種復雜的情緒,鳴人繼續往后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