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三十五章 安慰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三十五章 安慰字體大小: A+
     

        佐助的聲音很低,帶著濃郁的迷茫。

      短短時間之內,他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故,以至于讓他對眼前這個世界的認知都發生了扭曲,心靈之中被迷茫所充斥著。

      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道繼續活下去有什么意義。

      “我剛才說過吧,有三個消息要告訴你,兩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其中兩個消息與你的哥哥鼬有關。”鳴人一邊平靜的述說,一邊幫佐助將那些脫臼的骨骼正回去。

      最近的暗部,都在一百米之外,說話聲音小一些,他們不會知道鳴人在說什么。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鳴人還是操縱了周圍的氣流隔絕聲音的傳播,只在一米直徑空間之內回蕩。

      為了不被讀唇語,還特意低下了頭,同時擋住了那些暗部投向佐助腦袋的視線。

      鼬這個字眼,讓佐助勉強對于鳴人的話語提起了一些興趣。

      冷靜下來的佐助,沒有在因為這個人的存在而失去理智。

      只是,此刻的他實在是沒有說話的欲望,只是用詢問的眼神看著鳴人。

      “第一個消息,是好消息,關于你今后的安置問題。”

      “三代火影已經決定了,今后將由村子保護你的人生安全,你除了繼承父母族人的遺產之外,還可以在忍者學校繼續上學,以后作為一個木葉忍者在村子里生活。”

      “所以你不必擔心以后的生活問題,村子會將你照顧好的,這是三代火影托我轉交給你的信息。”

      這個消息鳴人說的沒有什么波動,佐助聽著也沒有什么波動,此刻的他并不在意未來會怎么樣,他連活下去的欲望都變得很低。

      對此,鳴人也不意外,繼續述說第二個消息。

      “第二個消息,和你的哥哥鼬有關,是個好消息。”

      “你的哥哥宇智波鼬,現在已經作為屠滅一族的元兇,成為叛忍逃離了木葉,被整個忍界通緝,這是村子方面對他的處置。”

      “那么我先和你說結論,我覺得鼬并不是表現出來的那樣子因為追求力量而不折手段,他之所以做下這一切的惡事,其實是有苦衷的。”

      聽鳴人這么說,佐助終于是激動了起來。

      他眼中的死寂和迷茫消散,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甚至不自覺的開啟了寫輪眼。

      看著鳴人,一句話脫口而出:“你說的是真的?”

      對于佐助來說,他最喜歡的便是哥哥鼬。

      但是這個最喜歡的哥哥鼬卻是殺死了父母和所有的族人,這讓佐助體會到了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對于尚且年幼的佐助來說,所謂的一族,那些基本上不熟悉的族人的生死并沒有什么實感,他真正在意的是父母的死和哥哥的背叛。

      此刻聽聞鼬之所以做下這一切,是有苦衷的,他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樣,想要從鳴人這里得到最后的一絲希望。

      面對佐助期待的眼神,鳴人的沒有猶豫的積蓄開口述說。

      只是這一次,他的話語之中帶上了不自覺的冷意。

      “你應當有所耳聞,我被村子里的人們稱之為九尾妖狐,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我的身體里封印著一只人們認知之中的九尾妖狐。”

      “不過他和我的關系很好,且有著百分百準確的感知惡意的能力,可以分辨出一個人對己身的善惡。”

      “前幾天那個夜晚,我直面鼬的時候,發現他對我沒有任何的惡意,這與他想殺我的行為不符合,所以我覺得他是有苦衷的。”

      “他之所以那般對待你,便是想要營造出一種只是為了你的寫輪眼才不殺你的錯覺,以此來保護你。”

      “佐證這個結論的除了善惡感知之外,還有其他的兩個原因,其中一個便是那晚屠滅宇智波一族的除了鼬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帶著面具的萬花筒寫輪眼擁有者。”

      “這個面具人,便是大約八年前那次九尾襲擊村子的罪魁禍首,他與木葉有仇,很可能是他以你的性命作為威脅,逼迫著鼬做下了這樣的惡事。”

      說到這里,頓了頓,鳴人才繼續道:“綜上所述,你的哥哥鼬很可能在與虎謀皮,為了保護你的安全而奮斗著。”

      佐助聽到這里,已經相信了鳴人這有理有據的話語,這使得他整個人都活了過來,不再像是之前那樣死氣沉沉。

      他期待的看著鳴人,期待從他這里得到更多有關于鼬的消息。

      鳴人為了證實自己所言不虛,他還用九喇嘛的查克拉鏈接了佐助的查克拉,跟他分享了一下村子里的人對鳴人的感官。

      那鋪天蓋地的惡意,讓此刻精神有些麻木的佐助都不由得感覺心冷不已。

      這個時候,他才體會到,自己這個朋友平時過著一種什么樣的生活,那是比起他想象中的不幸還要更加不幸的事情!

      “這算什么!這些人!”

      感同身受的憤怒從心中涌現,佐助不由得咬牙切齒。

      這一刻,他甚至忘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有關于鼬的消息。

      相比起佐助的憤怒,鳴人卻是有一種習以為常的漠然,他斷開和佐助的查克拉鏈接,開口繼續述說有關于鼬的第三個消息。

      “第三個消息也與鼬有關,前置條件你也已經盡知,但是得出的結論卻是完全相反的。”

      “那就是,鼬其實真的是一個為了追求力量不折手段的人,他留下你也真的是為了獲取到更強大的瞳力。”

      “不要急著反駁,這個世界上并不缺乏那種一邊說著我愛你,一邊毫不猶豫的揮動屠刀的精神分裂病人,鼬也不排除是這種人的可能。”

      “所以你的處境很危險,以后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生命危險。”

      佐助剛剛才熱切起來的心情,又陡然冷靜了下來。

      他腦海里思緒千回百轉,在這一刻想了很多。

      片刻以后,他抬起頭,不顧身上的傷痛掙扎起身,表情堅定的看著鳴人:“鳴人,不管鼬心里在想些什么,是有苦衷,還是真的只是在追求更加強大的瞳力,我都必須變得強大起來。”

      “只有變得強大,我才能站到鼬的面前。”

      “如果他有苦衷,那我就幫他一起解決那個面具人,如果他只是追求單純的瞳力,那我就殺了他,再殺了那個面具人,為父母和族人報仇!”

      “所以,幫幫我,鳴人,我想變強!”

      話畢,佐助對鳴人伸出了手。

      “好。”

      鳴人握住佐助的手,看著振作起來的朋友,他終于露出了笑容。

      遠處看著這邊的白毛上忍雖然有些遺憾沒有聽到兩個少年在說什么,但是看兩個少年面上都露出了笑容,便知道大概已經沒事了。

      “真好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