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三十二章 試圖扛起1切的男人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三十二章 試圖扛起1切的男人字體大小: A+
     

        越走,佐助便越覺得不對勁。

      族地之中,安靜的過分。

      即便是在神社聚會,那也是族中的成年忍者們才會參加的事情。

      小孩子和老人以及族中的那些普通人,是沒有資格參加這種決定一族未來的事情的。

      他們會在家里,做自己的事情,族地之中會有煙火氣息。

      而此刻,整個族地之中卻一片黑暗,也沒有任何的人聲。

      強忍著心里的不安,佐助快速的跑回了家里,剛剛推開門,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眼前,出現了讓佐助感覺極度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的爸爸宇智波富岳和媽媽宇智波美琴,此刻正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哪怕是沒有上去查驗,佐助都能確定他們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而他的哥哥,他最愛的哥哥鼬。

      此刻正拿著屠刀,刀上還在滴落著新鮮的鮮血。

      那是他和哥哥摯愛的父母的鮮血。

      “騙人的吧...”

      佐助瞪大了眼睛,震驚失語。

      他的哥哥,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眼前的這一切一定都是他的幻覺,一定都是假的。

      砰!

      一枚手里劍擦著佐助的臉頰釘在了門柱上,疼痛告訴佐助,這一切都不是幻覺。

      他最愛的哥哥,殺了他摯愛的父母。

      “啊啊啊。”

      佐助抽出一把苦無便向著鼬撲了過去,發瘋一樣的大叫:“為什么?為什么?尼桑你為什么要殺了爸爸媽媽,為什么啊。”

      無邊無際的憤怒繃斷了佐助那根名為理智的弦,眼睛不知不覺的變紅,兩個勾玉在其中浮現。

      雷火的力量下意識的從他的身上冒出,化為了加速的力量。

      幾乎是在一瞬間,佐助跨越了他與鼬之間的這段距離,手中苦無向著鼬的眉心刺了過去。

      而后,他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撞破了大門,飛過了大街,撞到了墻壁上才停止。

      “變強了呢,佐助,你能認識鳴人這樣可以互相激勵的朋友,真好呢。”

      鼬如影隨形跟著佐助,在他的身體從墻壁上反彈回來的同時,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而后語氣冰冷的吐出了殘酷的話語。

      “為什么?”

      “當然是為了測試自己的器量,為了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

      佐助眼中的勾玉在增加,已經達到了三個。

      他生氣的開口質問:“就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就殺了爸爸媽媽?啊?你還是我的哥哥鼬嗎?不是什么迷惑了鼬心智的惡魔?”

      一腳踢出,逼的鼬松手,而后毫不猶豫的從忍具袋中掏出了一大把兵糧丸塞進了嘴里。

      “火遁.豪火滅卻。”

      轉瞬之間,結印完畢,佐助張嘴吐出一片火海。

      這些年的艱苦修行,已經讓他掌握了已經達到B級程度的強力忍術。

      而作為佐助目標的鼬,此刻已經來到了佐助的身后。

      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已經感覺到了,那個熟悉的,屬于佐助朋友鳴人的查克拉在飛速的逼近。

      屬于三代和團藏的氣息,也在靠近。

      月讀!

      幻術空間之中,鼬一遍遍給佐助演示自己屠滅整個宇智波一族的過程。

      “這并不是一個無聊的理由,力量對我很重要,只有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才能隨心所欲,才能支配這個世界。”

      “而你,愚蠢的弟弟,之所以爸爸媽媽會死,便是因為你的弱小。”

      當幻術停止的時候,佐助眼神呆滯,已經有些精神渙散了。

      鼬又掐著脖子將他舉了起來。

      鳴人駕馭著狂風落下,佐助體內的兵糧丸漸漸產生效果。

      不斷產生的查克拉讓佐助神志漸漸的清醒,然后他就和鳴人一起,聽到了鼬之所以動手屠滅宇智波一族的真正理由。

      也聽到了,佐助之所以沒被殺死的理由。

      這一切,都只是為了獲得更加強大的瞳力。

      鳴人看著神色冰冷,緩步向著自己走來的鼬。

      即便是再不相信,那個被佐助稱之為史上最溫柔最好的哥哥,那個雖然因為忙碌無法見他這個佐助的朋友,也會讓佐助給他帶小禮物的鼬哥哥。

      他居然,會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

      明明,明明他對自己沒有任何惡意。

      只是,眼睛看到的這一切,是無法作假的。

      刷。

      破風聲響起,鼬已經跨過了他與鳴人之間的距離,鋒利的長刀向著鳴人劈了過來,帶著冰冷刺骨的凌冽殺意。

      而鳴人就像是被嚇傻了一樣,站在原地不動彈。

      “你交了一個很好的朋友呢,佐助。”

      砰。

      煙霧炸開,一段替身木被劈成了兩半。

      雖然鼬已經察覺到這是替身術,但是他并沒有變招。

      轉過身,鼬便看到因為中了月讀以后極為虛弱的弟弟,被他那個叫做鳴人的朋友護在了身后。

      也是在這個時候,數道破風聲響起。

      三代目火影帶著他的直屬暗部到來,他們將鳴人和佐助護在了身后,隔開了鼬那帶著殺意的冰冷視線。

      不過片刻以后,更多的破風聲響起,更多的暗部達到了這片區域。

      “鳴人,這樣你就不會對我抱有什么美好的幻想了,作為佐助唯一的朋友,就成為他向我復仇的動力吧。”

      鼬掃視了眾人一眼,冷笑一聲,沒有多說什么,便徑直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要追嗎?三代目大人。”

      白毛暗部看了一眼將佐助護在身后的鳴人,看著那熟悉的發型和面容,心中略微起了一些波瀾,而后才開口請示道。

      三代目揮手道:“快檢查周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幸存者。”

      嗨。

      周圍的暗部應了以后,便分散開來。

      猿飛日斬看了一眼已經昏迷的佐助,又看了一眼鳴人,皺眉嚴肅教訓道:“鳴人,你隨意闖入戒嚴區域的事情,我隨后再跟你算。

      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跟你逝去的父母交代?”

      鳴人低眉順眼的回答:“我知道錯了,三代爺爺。”

      下次還敢,心里補充了半句。

      猿飛日斬一看鳴人的樣子,就知道他沒有往心里去,這個時候也沒心情和時間教訓后輩,吩咐道:“佐助是你的朋友,便由你送他去醫院吧。

      然后你要么回家,要么在醫院陪著佐助,不要亂跑!”

      說完,便轉頭看向一旁的白毛上忍:“卡卡西,你看著鳴人。”

      卡卡西愣了一下,才回答:“好。”

      而一邊的鳴人卻沒興趣等他,抱起佐助,操縱著氣流便一飛沖天。

      向著醫院的方向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