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十九章?佐助

  •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 第一十九章?佐助字體大小: A+
     

        還是那片熟悉的訓練場,鳴人正在熱火朝天的修煉著。

      只不過,這一次修煉的并不僅僅只有鳴人一個,還有他共計二十一個的影分身。

      本體,在進行著無法用影分身代替的體力強化訓練。

      兩個影分身在對打,增加實戰之中的體術經驗。

      兩個影分身在進行忍具投擲的修行,不斷以各種忍具命中靶心。

      剩下的分身之中,有八個在修煉最近三代爺爺剛剛傳授的風遁忍術。

      另外八個則是手里拿著樹葉,按照三代爺爺教導的方法,凝神操控著自己的查克拉將其給切開來,以此來鍛煉查克拉的性質變化。

      而那最后一個,則是踩在不遠處的溪流水面之上,正全神貫注的捕魚,為晚飯做準備。

      最近因為鍛煉強度的瘋狂增加,導致鳴人的體力消耗也在不斷增加。

      由此帶來的最明顯后果,便是他那份遠超其他孤兒的生活費也不夠吃了,往往只用十天便能將其全部花光。

      找三代再要明顯是不現實的,村子的經費也十分有限,他的生活費本來就已經比其他孤兒要多了。

      為此,鳴人便只能自己解決這部分食物的經費缺口。

      而他的辦法很簡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水里捕魚,在樹林之中采集野果野菜和蘑菇木耳這些山貨,完全可以滿足他對食物的需求。

      有時候,還能采集到一些諸如人參靈芝枸杞這一類可以益氣補血的藥材,可以補充一下他修煉之中的消耗。

      讓影分身去做這件事情,也不會耽擱他的修行,無非是更累一點而已。

      而疲憊這種東西,對鳴人來說是最無關緊要的。

      實在承受不住的時候,鳴人便會選擇躲回不用睡覺也可以持續幫助他恢復精神的學習空間之中,選擇一些感興趣的書籍閱讀。

      這樣的生活在外人看來雖然辛苦,但是鳴人卻是樂在其中。

      三個月的時間,鳴人每天都可以切實的感覺著自己在變得強大。

      在進行只要練不死,就往死里練的修煉方針以后,他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在以一種超乎他自己想象的速度在進步著。

      最為顯而易見的,就是他可以分出來的影分身數量,便是在呈現指數增加。

      除了在訓練場中進行著各種修行的影分身以外,在學習空間里鳴人還留了兩個影分身在進行各種各樣科目的學習,以此來豐富自己知識。

      要不是怕接受的信息太多精神錯亂,鳴人還想再分幾個。

      雖然之前九喇嘛便建議鳴人專精于學習掌握他的力量,只要完全掌握就能夠變成一個強大的忍者。

      但是只有無能的大人才會做選擇,有能力的他選擇全都要!

      所以,鳴人要走的道路便是忍術,體術,九喇嘛的力量三個都要抓,三個都要硬,最后成為一個完全沒有短板的全能忍者。

      沉浸于修煉之中,時間進行的很快。

      很快,便已經到了黃昏時分。

      鳴人解開了所有的影分身,龐大的信息沖擊入腦海,讓鳴人眩暈了好一會兒,才將所有影分身反饋回來的信息給消化完畢。

      新得到的兩種風遁忍術,攻擊忍術風遁裂風掌和輔助增加移動速度用的忍術風遁疾風的修行已經趨于完美。

      查克拉的性質變化掌握進度也提升了不少,勉強可以做到將樹葉切開,除此之外關于體術的實戰應用經驗也有所提升。

      “明天本體在練一下,將影分身的對戰經驗融合貫通成身體的本能就完美了。”

      “又是充實的一天啊。”

      鳴人感慨著,在一旁的火堆旁坐下,拿起影分身準備好的食物準備開吃補充體力。

      而后,剛剛拿起一條烤魚的鳴人,不經意間看到了一個與他差不多大年紀,陰沉著臉,從不遠處走過來的穿著灰衣白色短褲的刺猬頭小少年。

      似乎是感覺到了鳴人的注視,刺猬頭小少年的視線掃了過來。

      鳴人與之對視,心中不由得浮現出一絲不爽的感覺。

      而這種不爽之中,還夾雜著一些不知道來源于何處的熟悉與親近的復雜情緒。

      “哼。”

      不約而同的,鳴人和少年口中同時響起了一聲冷哼。

      佐助不知道為何,看這個一頭黃色頭發,穿著一身黑色衣衫,表情沉靜的少年極為不爽。

      明明不喜歡和陌生人接觸的他,不由自主的走近了對方,冷著臉開口道:“喂,你是誰?為什么待在我宇智波家的族地附近。”

      “我是漩渦鳴人,這里屬于木葉村的公共地區哦,而且我從一年零三個月以前,就經常在這里修煉了。宇智波,是警務部隊那個宇智波嗎?”

      面對對方不太友善的語氣,心平氣和的鳴人沒有生氣。

      抱著與人為善的為人處世原則,他回答了對方的問題,并且反問了一個問題,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順便給對方一個互動的話題。

      回答完以后,鳴人已經做好了被對方冷眼以對的準備,也做好了揍對方一頓免得他浪費自己時間的準備。

      他會與人為善,但若是對方不領情,那就不怪他了。

      只是,鳴人預料之中的冷眼并未到來。

      對方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了那諸多的投擲和忍術練習痕跡,那完全不像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同齡人可以造成的效果。

      不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畢竟佐助的哥哥就是一個天才,從小就表現出了超乎超人想象的忍者天賦。

      而更讓佐助覺得舒服的是,鳴人對待他也并未像是其他木葉村的人那樣,得知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以后便一臉嫌棄,仿佛看到了瘟神。

      鳴人,那個被人們稱作妖狐的孩子嗎?

      想到了鳴人在村子里的遭遇,比起他們宇智波來說要來的更差。

      畢竟他們宇智波好歹是一個強大的忍族,而鳴人卻只是一個沒有人庇護的孤兒而已。

      他們都是孤獨的。

      不由得,佐助升起了一些感同身受的同理心。

      將咄咄逼人收了起來,佐助給鳴人看了一下身后的團扇族徽,帶著點驕傲的確定道:“整個忍界,整個木葉也只有一個宇智波家族。

      我叫佐助,宇智波佐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