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九十三 從1到無窮大

  • 學魔養成係統 - 九十三 從1到無窮大字體大小: A+
     

      圖書館,老大爺正坐在桌前看文件。

      突然。

      “唔……”

      一本雜志被撂在桌上。

      老大爺一抬頭,才看到林逾靜正在桌對面摘書包。

      “呦,今兒怎么了?”老大爺抬了抬眼鏡,“‘唔’的都這么沒力氣。”

      “唔……”林逾靜放好書包,一頭趴在桌上,嘆氣,“不高興。”

      老大爺笑呵呵地摘下眼鏡:“那小子又惹你了?”

      “也不……不全是。”林逾靜腦門頂著桌子,傻呆呆地看著運動鞋,“不知道,不喜歡,不高興。”

      老大爺看得卻很高興。

      煩惱中的少女,這多好看啊。

      但他終究不是孫樂秧,他十分懂得表情管理,此時滿臉都是感同身受的樣子。

      “不高興就別想嘛,看書。”老爺子起身道,“新進了幾本阿莫西夫的書,我給你拿過來?”

      “都看過了。”林逾靜木木說道。

      “那你想看什么,我給你找找。”

      “謝謝老師,不用了,就想安靜一下。”

      “那好吧……”老爺子這便又坐回桌前,“按理說,6點閉館,今天我也沒事,給你往后延吧,想待多久待多久。”

      “謝謝老師……”林逾靜呆望著鞋子,又嘆了口氣。

      ……

      教室內,李崢尖叫出來。

      “仁大附?就他媽你?!”

      還好教室里沒別人了,不然李崢人設又要崩了。

      張小可臉一紅:“你什么意思吖?人家初中階段很優秀的好不好。”

      她說話的同時,起身跑到門前,把門關死,

      “就是說,你是因為受不了墊底才轉來櫻湖的?”李崢瞪著張小可,再次懷疑起她的智商,“竟然能做出這種決定,你實在是太……”

      “警告你啊,閉嘴!”張小可反鎖了門,走回桌前,低下頭,突然悲傷起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有多恐怖,和1400多個林逾靜朝夕相處,你受得了么?”

      “唔……”李崢倒抽了口涼氣,“你這么說,我就理解了。”

      “我……已經沒別的渴望了……”張小可咬著牙,一拳砸在桌上,“只想當個人。”

      “櫻湖會滿足你的愿望。”

      “你可千萬幫我保密。”張小可轉而瞪向李崢,“期中我是一定要考到前50的,這本來是挺開心的事情,如果讓人知道我是仁大附來的,反而會被笑話。”

      “知道了。”李崢突然眼一瞪,“怪不得,你認識那么多參加奧賽的,還有省一。”

      “哼,我早說過了,我在全薊京高中的關系網,是你難以想像的。”

      “這樣一來,你欠我的那次愿望也能落實了。”李崢點頭道,“辛苦你了,幫我搞到仁大附競賽班的習題,越多越好。”

      “啊?你說什么愿望?”

      李崢忙抽出小本子:“籃球賽,你賭輸了,這就忘了?”

      “呃。”張小可抓了抓頭,“可……那么多卷子……我生給你要么?”

      “你不是關系網很深么?”

      “深是深……不過交情比較奇怪……”張小可紅著臉,不敢多言。

      就我這個智商。

      突然要競賽卷,會不會很奇怪?

      李崢這便拿起手機:“那算了,我找陳瑾瑜了。”

      “別!我去要!”張小可立即將他按住,“師父你怎么也玩這套,有意思嘛?”

      “只是在激發你的潛力。”李崢笑著抿嘴,“你瞧,這么幾天,你都背下來多少單詞了?”

      “哎呀,那個……”張小可撓著后腦勺道,“感覺進步是不小呢。”

      李崢樂呵呵地拄拐起身:“好了,我這個周末就不監督你了,加油,努力,堅強。”

      “!!!”

      走到門口,剛一開門,便見到了一個碩大的身影。

      “我……什么都沒聽見。”喬步霞有些尷尬,笑哈哈說道,“放學后,一男一女,關教室,討論學習,沒毛病,哈哈,沒毛病。”

      “說什么呢……”徐夢溪從她身后鉆了出來,這會兒狀態好了很多,但一見到李崢,又藏了回去,低聲嘆道,“靜靜已經走了啊……”

      “這個……”李崢也撓起頭,“晾她三天,有點過分了,要不半天算了。”

      “你個呂布,智商真是不行。”喬碧霞罵道,“靜靜胡思亂想的毛病你還不知道嗎?就這么點破事兒,活活被你搞得這么麻煩,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你。”

      “咳……”張小可此時背好了書包,低著頭路過,“你們聊,我先走了……”

      “拜拜。”喬碧霞這便湊到徐夢溪耳邊道,“這二貨仁大附的……腦子抽了吧……”

      “嗚嗚嗚……”張小可欲哭無淚,又沒膽反抗,只好攥著拳頭跑遠。

      ……

      圖書館,林逾靜趴了20分鐘了。

      扭來扭去。

      不高興。

      老大爺卻一副無事的樣子,一張又一張地看文件。

      林逾靜見他這樣,就更生氣了。

      把頭往桌上一趴,使勁跺了下腳。

      “嗯?”老大爺忙摘下花鏡,“愿意說話了?”

      林逾靜扭捏了一下,這才呢喃出聲:“討厭化學。”

      “嗨,誰又不討厭呢。”

      “不想參賽。”

      “那就別參賽了唄。”

      “他們非要我參賽。”林逾靜連跺了好幾下腳,“討厭,討厭,討厭。”

      “就這事兒?”老大爺呵呵一笑,“你這煩惱還真是難解決啊。”

      “還有別的……”林逾靜的腿又軟了下來,聲音也像蚊子一樣,唔唔起來,“好朋友……可能開始討厭我了……”

      “你做了什么啊?”

      “我……”林逾靜想了很久才捂著臉勉強答道,“太……太聰明啦……”

      “咳……”老大爺捂著心口干咳了兩下,“我也開始討厭你了。”

      “我也不想的……已經盡量……不怎么表現,連話都很少說了……”林逾靜扭過頭,下巴抵在桌子上,呆視著前方,嘟嘴噴氣,“噗噗噗噗噗噗……”

      “哎呀……”老爺子看著她的樣子,有點頂不住,只好側頭不看,才能保證表情的體面,“什么叫不怎么表現?”

      “就是……”林逾靜又嘟了好幾口才說道。

      “我只要一表現,就會被討厭,說話也會被討厭,說什么都會被討厭。”

      “比如……考了100分。”

      “我說沒復習。”

      “會被討厭。”

      “騙人說好好復習了。”

      “也會被討厭。”

      “說考題簡單,會被討厭。”

      “騙人說題難,也會被討厭。”

      “就是……怎么都做不對……”

      “哎……這就是高手寂寞了吧。”老大爺嘆道,“為什么不試試去更好的學校,那里可能有跟你差不多的人。”

      “遠。”林逾靜立即答到,“想睡懶覺。”

      “咳……”老大爺又是一陣干咳,“你……是夠討厭的。”

      “嘿嘿。”林逾靜傻笑道,“騙人。”

      老大爺老臉一紅,忙又側頭避開目光。

      挺住。

      一年多來,處心積慮塑造的知心圖書管理員的人設,不能崩。

      “逾靜啊,我只能說,你之前碰到的人,都不太好。”老大爺沉了口氣,才有勇氣望向林逾靜,“真正的好朋友,不會因為你太出色而嫉妒你的,也不會因為你太差勁而嫌棄你,雖然你上了一所配不上你的學校,但一定有配得上你的朋友。”

      “唔……”林逾靜緩緩低下了頭,“之前,有的……”

      “那現在也有。”老大爺點了點桌子,“如果因為這點屁事就離開你,只能說他們配不上你。”

      “……”

      “還有,化學競賽的事情。”老大爺嗽了嗽嗓子道,“這真的不重要,你尊重自己的態度就好了,我唯一能說的是,你真正想做的那件事,困難重重,不,簡直就是困難無數,不是夸張修辭,是真正的無數。”

      “嗯。”林逾靜也點了點頭。

      “這無數的困難中,少不了比化學還讓你頭疼的,甚至于說,這些困難中,根本就包含著無數個化學難題。”老大爺銀眉一揚,“那時,你也會這么選擇么?只關注自己喜歡的那部分,只關注順利的那部分?”

      “唔……”林逾靜低頭頂著手指,陷入了糾結。

      “呵呵,我說得太重了,你別有壓力。”老大爺語氣漸柔,“說到底,也不過是一次化學競賽而已,跟你的未來沒太多必然聯系,你怎么選都沒毛病……話說,你這么不高興,那小子到底怎么你了?”

      “他最討厭。”林逾靜頭一撇。

      “好吧……”老大爺揉了揉腦袋,“不會是……他參賽了吧?”

      “……嗯。”

      “嘿嘿。”老大爺又樂呵起來,“那可有意思了,那小子就不怕困難,回頭怕不是要拿個獎狀砸你臉上嘍。”

      “唔……”林逾靜狠狠握拳,“就算我討厭化學……我也比他厲害好多……”

      “不見得呦,競賽提升可以很迅猛的。”

      正說著,圖書館門口傳來了最討厭的聲音。

      “哼,太沒創意了,我就知道在這兒呢。”

      “!”林逾靜一個炸毛,狠瞪過去,拎起書包就要跑。

      可她的動作,又漸漸變緩,停住了。

      一起走進來的,還有喬碧霞和徐夢溪。

      喬碧霞一邊咣咣走一邊罵道:“我就奇了怪了,放著你霞姐不理,跟這老……老師有啥好聊的嘛。”

      老大爺感覺被冒犯了。

      她要說什么?

      老家伙?老B?

      雖是如此,但他還是沖林逾靜挑眉一笑,這便拿起一大摞文件,遁入藏經閣。

      這會兒,徐夢溪也跑了過來,拉著林逾靜的胳膊搖晃起來:“真是的……明明是我不開心,結果還要我反過來安慰你,哼。”

      “啊哦。”林逾靜撓了撓臉,嘴巴張圓,也不知道該說啥。

      只知道自己沒那么不高興了。

      喬碧霞也便抽了把椅子坐下:“你說說你,李崢你還不知道么,他會說人話么?他說過人話么?還什么天才光環,什么刺痛,腦子有坑吧?”

      話罷,喬碧霞一把抱住了林逾靜,窩著胸口,使勁往里收:“我就是饞你的身子,你這都不懂嗎?”

      “唔唔唔……”

      窒息的感覺又回來了。

      “好啦霞姐。”徐夢溪照例勸開,干脆擠了擠林逾靜,跟她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抬起雙手,左右捏起林逾靜的臉蛋。

      “噗唔……”林逾靜無力反抗,整張臉被拉平,眼睛也被化為了“~”。

      徐夢溪捏得也是很上癮,一邊捏一邊笑道:“就算真的刺痛,那又怎么樣嘛,吃辣椒還痛呢,不是越吃越上癮?”

      “~~~”林逾靜被捏得竟然很開心。

      “注意,這是一個知識點。”李崢突然殺出來,放下書包笑道,“辣不是味覺,是痛覺,吃辣的時候,因為這個痛覺刺激,會激發人體分泌一些激素,不僅使人胃口大開,還會上癮。但麻煩的是,杠門的痛覺細胞更多一些,所以雖然吃的很爽,拉的卻很痛。值得慶幸的是——還好肛門沒有味覺細胞。那么問題來了,請問辣椒的分子式……”

      “邊兒呆著去!”喬碧霞一掌推了過去。

      “我知道了……”李崢倉惶遁向藏經閣,“真的沒人對辣椒堿的分子式感興趣么……”

      “你走,你走哇。”就連徐夢溪也忍不了了。

      “唔唔唔!”林逾靜也揮起了拳頭。

      書架深處。

      兩個落寞的男人撞到了一起。

      老大爺與李崢相視一笑,同樣苦澀。

      他們都只是工具人罷了。

      “正好還書。”李崢道,“我書包在外面,但我現在不敢過去,等會兒的。”

      “不要緊。”老大爺這便放下文件,掃視起書柜,“有幾本阿莫西夫……”

      “晚些再看。”李崢抬手道,“最近讀科幻的時候,感覺自己的知識不太夠用,很多地方半懂不懂。”

      “比如?”老大爺來了興趣。

      “廣義相對論。”李崢苦兮兮抿嘴,“狹義相對論勉強可以理解,就是質量與能量,時間與速度之間,是可以相互轉換的。”

      “不錯啊,這個總結已經很不錯了。”老大爺贊許點頭,“這個提煉能力可以的。”

      “但廣義相對論,教科書基本沒談,吧里吧里上的視頻我也看不太懂。”

      “誒,不用研究那么深,你連基礎數學工具都沒掌握呢。”老大爺說著,在書架上尋找起來,“萬有引力你們學了吧?”

      “學了,就是大質量物體會產生引力,吸引周圍的物體。”

      “好的,那么關于這件事,你有什么想說的么?”

      “當然有。”李崢當即問道,“為什么?為什么大質量物體自帶引力?”

      “恭喜你,這就是物理學了。”老大爺在書柜上翻書的同時,贊許笑道,“一個人小時候總問為什么,那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一個人一生都在問什么,他便是科學家了。”

      李崢為之一振:“我……我還只是個孩子……”

      “是啊,是個聰明的孩子,99.999%不會成為科學家的孩子。”老大爺迷惑一笑,抽出了一本黃色封皮的書籍,遞給李崢,眼神莫名地深邃起來,“但萬一呢,萬一你沒有停止追問,萬一那0.001生效了呢?”

      李崢有些慌張地接過書籍。

      《從一到無窮大》

      喬治·伽莫夫——

      從一粒原子,到無窮宇宙。

      老大爺拍了拍李崢的肩膀:“這本書不會幫你通過考試,卻有機會點燃那0.001%。”

      李崢此時才看明白,這是一本全方位的科普讀物,專門用精簡有趣的方式解釋那些高大上的理論。

      他很快在書背面找到引力的解釋。

      【引力并不是一種獨立的力,它的本質是因為大質量物體,彎曲了周圍的時空。】

      “這就是廣義相對論。”老大爺笑得道貌岸然,儼然一副教育家的風采。

      “妙啊!”李崢眼兒一瞪,“怎么證明的?”

      “這我哪兒懂,我就一圖書管理員。”老大爺說著又戴上眼鏡,抽出紙筆問道,“你們新班主任怎么樣?”

      “小唐老師很好。”李崢一邊收書一邊問道,“您怎么老瞎打聽?”

      “問這么多干什么。”老大爺咬開筆帽問道,“別拘著,教學質量,管理方法,溝通技巧,都展開談一談嘛。”

      “都挺好的。”李崢似乎感覺到了什么不對。

      “總有不好的地方吧?”

      李崢下意識抽了抽鼻頭。

      硬說的話,的確有些缺點。

      算了,還是幫她保密吧。

      “各方面都非常完美。”李崢抹了下鼻子說道,“期中考試,我們班一定會爆發的。”

      “沒意思。”老大爺無趣地收起了本子,但依舊賊心不死,挑眉問道,“聽說你小子要玩競賽?”

      “您消息可真靈通。”

      “那你等等。”老大爺這便又忙活起來,“里面有幾本無機化學什么的,我看能不能找到。”

      “那多謝了。”李崢感動的同時,拿出手機,打開了孫樂秧發過來的書單,“找都找了,這十幾本書,也幫忙找找唄。”

      “……”老大爺縱是見多識廣,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

      別說,學校圖書館也真有貨,找了一圈,竟然找出了兩本孫樂秧的指定教材。

      李崢辦完借還書手續的時候,林逾靜和徐夢溪已和好如初。

      其實本來也沒有破裂,全是李崢瞎嗶嗶給攪和的。

      畢竟,如果扛不住林逾靜的天才光環,怕是早就做不成朋友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