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九十一 你就說我這招妙不妙?

  • 學魔養成係統 - 九十一 你就說我這招妙不妙?字體大小: A+
     

      李崢和林逾靜出了化學教研室,也各舒了口氣。

      接著,不約而同地朝高三一班走去。

      省一省二什么的聊得再起勁,他們眼下最擔心的還是徐夢溪。

      其實,做競賽卷拿9分,一點也不丟人。

      人比人,才是最氣人的。

      李崢和林逾靜兩個高二的,竟然比高三拿的分高,還不是高一點點。

      尤其是李崢,上禮拜還是個化學弟弟,嘴里喊著夢溪老師,結果硬是拿了20多分,實在是令人絕望。

      李崢也很難解釋,他其實已經砸了上百個小時在化學上了。

      至于林逾靜。

      她的存在,就像一只飛天肥橘貓一樣。

      你能清晰地看到她軟綿綿的肚皮。

      可無論你怎么跳,都擼不著。

      純惡心人!

      此時正值課間,二人站在教室門口,能看到徐夢溪正趴在抱枕上,身體不時抽縮一下,看樣子已經哭了很久了。

      “唔……”林逾靜徘徊在門口,想叫她,又不知除了唔還有什么可說的。

      同樣,李崢也不知是否該打擾徐夢溪。

      該說什么?

      該怎么安慰?

      這也還有意義么。

      就像孫樂秧說的。

      普通,是客觀事實。

      而我李崢,若不是命運垂青。

      現在又何嘗不是在舔舐傷口呢?

      李崢轉而望向林逾靜,越看越氣。

      “話說你到底喜歡哪個學科?”李崢不忿道。

      “呼。”林逾靜頭一撇,不理他。

      “要不是……看在你把旺財給我的份上,我才懶得說你。”李崢也撇過頭,雖知不該干涉他人的選擇,但還是忍不住說道,“你知道么,我和夢溪這種人,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能看到你的背影……而你,卻始終輕易地站在那里,你知道我們這些努力的凡人,有多不甘心么?”

      “……”林逾靜一愣,沒想到李崢會突然說出這么重的話。

      “你以為夢溪在為什么哭。”李崢看著徐夢溪不時抽動的身體,雙拳逐漸緊握“我們這種普通人,夢想被碾碎,當然會難受……”

      “可是,讓我們更難受的是……”他猛地瞪向林逾靜,“看到我們一生不可及的夢想,被你像是丟垃圾一樣丟掉。”

      林逾靜看著李崢通紅的雙眼,嚇得退了兩步。

      “所以,我猜她現在不想看到你。”李崢也低下頭,不再去看林逾靜,“你走吧,去度過你隨隨便便就能成功的天才人生吧。挑戰卓越,遭受挫折的人生,交給我。”

      林逾靜緩緩捂住了嘴,接著是委屈,聲音也跟著哭顫起來:“可……我真的……討厭化學……”

      “你所謂的討厭,只是因為你的一切都太順利了,受不住一絲挫折。”李崢靠在墻邊,仰著頭松下拐,苦笑道,“而我們,從小就在承受挫折,竟還一次次不自量力地迎難而上。非說的話,我和夢溪都是自討苦吃,你什么都沒做錯。”

      “挫折……”林逾靜看著李崢,牙關越咬越緊,“有的,我也有的。”

      “好了,抱歉,我沒控制住情緒,說了很多不講道理的話。”李崢抹了把眼睛,背過身去,“你沒想傷害任何人,只是天生的光環,刺痛到我們了。”

      林逾靜下意識退了退。

      她從沒想過,離得太近,會刺痛人。

      畢竟,從小到大,大多數人,只是下意識躲她很遠罷了。

      只有少數幾個人,才會主動靠近。

      卻又偏偏傷他們最深。

      不知不覺,她已退到樓梯口。

      她低著頭,逐漸微攥起拳,從牙縫里擠出顫顫的聲音。

      “挫折,我也有的。”

      “什么?”

      “你!”

      林逾靜捂嘴轉身。

      消失在拐角。

      “?!”

      這個答案讓李崢打了個寒磣。

      他愣在原地。

      想了很久。

      眼兒才一瞪。

      你咋就這么小氣呢。

      圖書館不給你講數學題的事兒還記得呢?

      正此時,他衣服后領子突然被人拽了起來。

      剛猛的質問接踵而來。

      “你,到底怎么我們夢溪了?”

      李崢咽了口吐沫,非常不敢面對這個人:“剛剛我們在做化學題。”

      “我不管。”喬碧霞直接把李崢拽進了教室,“我安慰沒用,你試試。”

      “不是……這是你們班……”李崢奮力掙扎。

      “少廢話。”

      喬碧霞說著,已來到徐夢溪同桌跟前。

      同桌是個蘑菇頭小眼鏡兒,正在賣力地自習。

      “咳!”喬碧霞重重咳嗽了一下。

      小眼鏡抬頭一看,瞬間抱起書本跑遠。

      喬碧霞這便將李崢按了下來:“距離上課還有5分鐘,勸不過來你就留我們班預習高考吧。”

      徐夢溪好像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又不想抬頭讓人看見自己的面色,只好使勁推了推李崢,讓他出去。

      全班人也都看著李崢,神色很復雜。

      主要是因為李崢的身份也很復雜。

      夢溪的男朋友。

      櫻湖的三井。

      喬生的弟弟。

      坦克的兒……

      這個算了。

      李崢剛開始坐在陌生的班級,頭還有些暈,但沒一會兒,也就適應了,畢竟他臉皮還算厚。

      “我沒事……你快走……”徐夢溪把頭埋在抱枕里,搖擺著胳膊說道,“我沒那么矯情……”

      “不是矯情,都是林逾靜的錯。”

      “啊?”

      “她暴殄天物,浪費資源,心胸狹窄,鼠目寸光。”

      “有……有么?”

      “我說有就有。”李崢湊近了小聲道,“我已經教訓過林逾靜了,幾乎把她也罵哭了。”

      “……”

      李崢擼起袖管道:“咱們一起,晾她三天,不理她,讓她主動示好承認錯誤,你說我這招妙不妙?”

      “不要哇……”徐夢溪猛地抬起頭抓著李崢,“我自己笨,跟她有什么關系?”

      李崢這才看到,徐夢溪眼睛通紅,哭得真是不淺。

      “你不笨,你是李崢的老師,李崢的化學啟蒙者。”李崢沉了口氣,直視著徐夢溪道,“你好好準備高考,競賽的事情通通交給我,我會把你的名字一起刻在獎狀上。”

      “嗚哇!”前排的女生喊了出來。

      “啊!”

      “要不要這么甜。”

      “奶狗變杜賓啦。”

      徐夢溪也在尖叫聲中癡了一下,半天才反應過來,而后要死了一樣拼命趴回抱枕,使勁推搡起李崢,“我知道了,你走,你快走。”

      “沒事了么?”李崢問道。

      然而他卻再次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喬碧霞拎起,一路扔到教室外。

      “呵,沒事了。”喬碧霞撣著手笑道,“可以啊李崢,有兩下子啊。”

      “說多少次了,我口才和情商很高的。”李崢對喬碧霞,敢怒不敢言,這便拄起了拐,“膏藥不錯。你也是,好好高考。”

      “哎呦!”喬碧霞虎目圓瞪,“幾個意思?別走,咱說清楚嘍。”

      卻見李崢異常靈活,雙拐狂跳,轉眼便消失在拐角。

      “這兒子,沒白疼啊。”喬碧霞這才笑呵呵回班。

      ……

      高二四班。

      物理課。

      物理陶老師適當放慢了節奏,大多數人都努力跟著。

      但李崢和林逾靜卻反常地沒有聽課。

      江青華則是假裝在聽課。

      不時觀察二人。

      有意思,很有意思。

      這倆人一個朝窗外趴著,一個朝墻里趴著,誰也沒理誰。

      據說,之前他們一直在俞鴻那里做卷子。

      這二位,就是有情調。

      做卷子當吵架用。

      江青華憨憨一笑。

      秀恩愛,死得快啊!

      可他剛一興奮,又陷入了糾結。

      這種暗爽,讓他有種罪惡感。

      和李崢也是兄弟來著。

      這樣笑他,不太好啊。

      此時,林逾靜和李崢一個姿勢,同時都累了,換了個方向趴。

      接著陷入了某種奇特的對視,長達三秒。

      “哼。”

      “唔。”

      二人又都氣呼呼地扭了回去。

      嘎吱。

      江青華一個寒顫,死死捂住胸口。

      媽的,還是會痛啊。

      ……

      語文教研室,俞鴻游說了唐知非足足十分鐘。

      “就是這樣唐老師。”俞鴻握著唐知非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拍著,“讓林逾靜參賽,100%會讓我校獎牌實現零的突破,搞不好還有菁華薊大給她,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無論是對林逾靜,對學校,還是對你個人,都有極大的好處。”

      “啊……是吧……”唐知非勉強笑道。

      其實她心里已經罵了一萬遍了。

      老師當然希望學生能出成績。

      可那也不能拿學生當績效工具啊。

      人家林逾靜明明喜歡物理好不好。

      我和陶老師這邊已經在套路了,適當的時候會試探她對物理競賽的態度的。

      現在讓她去化學競賽,當然也行,但既然她本人這么抵觸,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物理上?

      準備兩門競賽,就算是林逾靜也吃不住啊。

      話雖如此,唐知非卻也不愿直面頂撞俞鴻。

      “那行,俞老師,我放學找她談談。”

      “關鍵是家長,家長更要好好談。”俞鴻勸道,“不行你把家長聯系方式給我,我說。”

      “這個,不勞您費心了。”唐知非笑得更加勉強了一些。

      麻煩您動動腦子啊俞老師。

      林逾靜的家長誒。

      能把林逾靜送到咱們這種學校的家長。

      他們怎么可能管嘛。

      怎么可能管得住嘛。

      又說了半天林逾靜后,俞鴻才談起李崢:“對了,李崢堅持要參加今年的化學競賽,我這邊干脆給他和林逾靜一起報名了,去不去再說。”

      “李崢?”唐知非驚道,“化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