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八十八 一十分即是天才

  • 學魔養成係統 - 八十八 一十分即是天才字體大小: A+
     

      “咳……”孫樂秧這才說道,“化學競賽的事,是上禮拜五,你們俞老師跟我提的,她的意思是,櫻湖的尖子,缺乏競賽環境,被耽誤了,如果能組個隊,她來教。”

      李崢頓時不寒而栗。

      要不咱還是各玩各的吧。

      俞鴻卻認認真真地掃視三人:“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可人家孫老師畢竟是仁大附的教師,他的學生,跟你們是競爭關系,他輔導你們,是要被說閑話的。今天的事,是我個人請求孫老師幫的忙,無論參賽與否,萬不可外傳。”

      三人連連點頭。

      孫樂秧抬手笑道:“沒這么嚴重,看到好學生,誰都想栽培一下么。”

      話罷,他又沖三人問道:“這個卷子包含高中的全部內容,夢溪自然已經掌握了,你們兩個高二的都自學過了么?”

      林逾靜和李崢同時點頭。

      而后驚訝對視。

      接著各自甩頭,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冷笑。

      提前學習,夠臟的啊你。

      “嘿嘿,你們兩個別急著驕傲,翻過書,可不等于掌握。”孫樂秧晃著卷子笑道,“真正準備參加競賽的同學,可是從初三暑假就開始下功夫了,高中階段基本都在挑戰難題,而這張初賽卷,就是難題之中的難題,雖然理論上,用高中知識可以做出來,但實操起來……嘿嘿……”

      孫樂秧笑得愈發深邃,且猥瑣。

      他點著卷面說道:“實操起來,里面的大多數化合物,都是高中課本里聞所未聞的,需要你們用已掌握的知識點進行推斷,沒培訓過的人,不太可能超過5分。”

      “多少?”李崢懷疑自己聽錯了。

      “5分。”孫樂秧點頭道,“所以,做這套題的時候,你們不要絕望,它根本就不是給普通人做的,高考化學能拿九成分數的人,做這張卷子,得0分都很正常,畢竟一道選擇題也沒有。況且,你們三個人,從沒準備過競賽,學校的教學強度也擺在這里,按理說是不可能超過10分的,但凡超過這個分數,你們就可以嘗試性準備明年的競賽了。”

      “至于今年的競賽,基本不要想了。”

      “除非……”孫樂秧說著擺了擺手,“先不跟你們透露分數線了,盡力而為吧。”

      林逾靜抓著徐夢溪的胳膊,不禁哆嗦起來。

      徐夢溪則硬點著頭,給自己鼓勁兒。

      孫老師說的很明白了。

      如果李崢和林逾靜能拿到10分,就證明他們是好苗子,孫老師方才有心栽培他們參加一年后的競賽。

      而自己,已經沒有明年了。

      只有現在。

      如果達不到省二的分數線。

      就可以放棄了。

      旁邊的李崢,則更加狂熱。

      你媽的。

      都是高中范圍內?

      老子連10分都得不到?

      干死你。

      不是干死孫老師。

      是干死這些題。

      話不多說,孫樂秧唰唰唰分了卷子。

      三人聯排坐好。

      身為化學評分153的高手,李崢正好也缺個衡量自己的機會,這次干脆也沒開倍率,用常速答題,盡力而為。

      徐夢溪則沒有任何多余的想法,認真作答。

      林逾靜剛掃了眼卷子,頭就開始疼了,接著捂頭轉望徐夢溪和李崢,見二人非常起勁,她也只好痛苦一唔,提筆硬答。

      在他們身后,俞鴻和孫樂秧又嘮起了家常,不過聲音比監考老師還小,確保三人聽不見。

      “真的,俞老師,如果分數不達標,我是不建議他們參賽的。”孫樂秧嘆道,“就算智力夠,精力也不夠,硬拔高會很傷。”

      “他們兩個不一樣。”俞鴻看了眼痛苦的林逾靜,又看了眼狂熱的李崢,“一個智力超群,一個精力超群。”

      “這倒也是。”孫樂秧樂呵呵說道,“林逾靜這個悟性,做一道題,相當于做一百道了,李崢干脆就是……有的沒的,先做他媽一千道。”

      “我平常挺反感說臟字兒的……”俞鴻拍了下孫樂秧笑道:“不過這個……用的好。”

      她轉而問道:“徐夢溪呢?您帶她那么久了,沒有培養競賽的心思么?”

      “有,但怕耽誤人。”孫樂秧抿嘴嘆道,“她對化學悟性不錯,也很努力,可競賽這種事,‘不錯’是遠遠不夠的,我怕她挑戰一個達不到的目標,最后一無所獲,不僅喪失信心,還耽誤高考。”

      “沒辦法,您畢竟在仁大附,見過太多的天才了。”

      “是,但林逾靜就算跟我們那里的尖子比,都不差。”孫樂秧點著桌子揚眉道,“說句不好聽的,櫻湖的教學強度這么低,她能讀了一年多依然保持這么高的水平,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評價了。如果林逾靜分數達標,個人也有意愿參賽,我會支持的,不過明面上的指導老師還得是你,千萬別讓人知道我參與了,不然林逾靜萬一拿個省一,把我們學校的人給擠下去了,那就尷尬了,嘿嘿。”

      “這規矩我肯定懂。”俞鴻繼而問道,“那李崢呢,以力破巧,有機會沒有?”

      孫樂秧抿嘴嘆道:“李崢還真不好說,但如果只是企圖以力破巧,一定是沒機會的。競賽不是靠刷題就能做出來的,必須要深入領悟知識技巧,思維還得活躍,死做題的話,就算把題庫刷穿了,最多也就拿個省三,當然,這題庫的厚度,可能一輩子也刷不穿。”

      “哎……”俞鴻嘆道,“這張卷子,也算是讓他認清自己吧。”

      “別急著定論,我剛說了,李崢不好說。”孫樂秧笑道,“他兩天就能提高這么多,說明悟性也不賴,尤其是剛才,我看他的卷子,答得很不錯,有種融會貫通的感覺,不是死做題的那種。我打個比方——林逾靜好像是鳥,飛得又高又快,那李崢就是樹,扎得又深又穩,僅對化學而言,李崢的風格反倒更好,從門捷列夫到居里夫人,哪個不是恨不得一天研究30個小時的?”

      俞鴻雖然覺得孫樂秧說得有些浮夸,但還是贊賞道:“您就是有見解,我愛人說您當年完全有能力去搞科研的。”

      “誒,搞不動搞不動。”孫樂秧擺手笑道,“還是帶學生有意思,嘿嘿。”

      他就這么無縫猥瑣起來,搞的俞鴻很是慌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