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七十七 強學灰飛煙滅

  • 學魔養成係統 - 七十七 強學灰飛煙滅字體大小: A+
     

      八點來鐘,李崢拄著拐回到家,不僅渾身酸痛,且大腦發沉。

      但他還是堅持完成了作業,順便把馬布里球衣也給洗了,第二天好還給喬生。

      拄著拐晾衣,拄著拐吃飯,拄著拐洗臉刷牙,李崢逐漸適應了這樣的節奏。

      老李九點多才回來,先是數落了李崢一頓,說他不心疼自己什么的,然后又幫李崢請了假,逼他至少臥床兩天才算罷手。

      他也帶回了好消息,胡春梅老師手術完美成功,腫瘤化驗為良性。

      李崢囑咐老李讓胡春梅多養幾年,最好養到小唐老師帶完他們高三。

      十點整,李崢才終于料理完一天的事情。

      往常,這個時間是要學習的。

      但這會兒他實在沒力氣了,上了個鬧鐘后,便一頭栽倒在床上。

      ……

      李崢再醒來,天已大亮。

      小腿的痛感緩解了很多,但全身的痛感卻愈發嚴重。

      隨之而來的是一種難言的疲憊昏沉,大概宿醉也就是這種感覺了。

      吃著老李留下的早餐,他感覺自己學習狀態很差。

      果然,身體是學習的本錢。

      昨天確定能贏后,早些下場就好了。

      得意忘形,飄了啊。

      李崢難免懊悔,吃著雞蛋都味同嚼蠟。

      他開始安撫自己。

      這次生病,雖然耽誤了學習。

      但也算是個教訓。

      正所謂吾日三省吾身。

      他開始反省了。

      人生得意,如喝酒上頭。

      難免喪失理智,做些蠢事。

      今后務必倍加謹慎。

      越是得意的時候,越要穩住。

      想想看,將來如果拿了諾貝爾獎,怕是會更飄,到時候自我膨脹的代價,只會更大。

      想著西裝筆挺,手捧獎杯,依然穩重的自己。

      李崢情緒終于緩和了一些。

      這是他慣用的自我安慰法。

      遇到挫折→難受反省→吸取教訓→我變強了→諾貝爾獎→開心。

      雖然邏輯欠妥,但屢試不爽。

      吃飽了飯,李崢因為狀態太差,順便試了下表,36.5,不燒。

      那就只能是過量運動+紅牛+林逾靜牌腎上腺素導致的肉體過載了。

      隨后,他照例泡了壺茶,拄著拐回到桌前。

      揉了揉腦門,依然狀態不佳。

      怕是要緩緩了。

      呆著也是呆著,他這便拿起手機打開微信,準備督促一下張小可學習。

      然而一進去,就看見下面【通訊錄】按鈕上的“46”個待處理提示。

      點開一看,全是好友申請。

      且全是女生。

      各個年級的女生。

      【:能認識一下么,學長。】

      【.素染年華:你打籃球好帥~】

      【一廂╭ァ:信?收到了嗎?(?????)】

      【Royal:Hi,我是陳瑾瑜,才發現同班一年多了,竟然還沒加好友~】

      【爾乃插標賣首:吾兒,給一個好友位。】

      ……

      李崢越看頭越大。

      本來就不舒服,還來這些個打擾學習。

      還有,喬碧霞就你這個ID,誰特么跟你聊天啊。

      真是禍不單行。

      這要是那個道貌岸然的圖書館老大爺,怕是開心了。

      他干脆就關掉了微信,點開了吧里吧里。

      雖然刷視頻不好,但這會兒總得拿個東西提神兒。

      貓貓視頻,就看倆。

      半小時后。

      李崢滿是罪惡感地放下了手機。

      大數據推薦機制太過分了,一不小心就看了十幾個。

      不行,必須學習了。

      他順勢檢視活力。

      【今日活力值:0/188小時,28倍率。】

      啊。

      終于,有一件開心的事情了。

      活力值多得都要溢出來了。

      好煩惱,好幸福的煩惱。

      不過,這次真的太多了。

      有必要稍稍計算一下來源。

      昨天那15分鐘的無雙時間,獲得了120小時的活力值。

      加上每日正常恢復的,大概30多個小時,最多應該也只有160個小時才對。

      然而現在快190個小時了。

      多出來的那30個小時,只能是昨天沒用掉的那部分了。

      也就是說,活力是可以攢起來的。

      這是個大好事。

      但能否無限積攢,猶未可知。

      能用還是用一些吧。

      李崢這便喝了口茶,給鋼筆灌滿了水。

      開始帶傷病學習。

      可沒學多久,他就開始犯暈了。

      連熱身數學題都做的暈暈乎乎的。

      身體終究還是透支的太厲害,不在狀態啊。

      再看活力值,一小時都沒用掉。

      難受。

      他咬著牙,強挺著繼續做題。

      越做頭越暈,筆越亂。

      咬牙切齒,渾身冒汗。

      我要……做題……

      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幾分鐘過后,李崢終于丟掉了筆。

      不行了。

      強學灰飛煙滅。

      再這么做題,怕是要做死過去了。

      又喝了些水后,他含恨縮回床上。

      莫欺少年窮。

      你等著,我失去的題,早晚會做回來的。

      ……

      櫻湖中學,鈴聲響起,該上操了。

      同學們一一起身,卻都先后望向了兩個空空的課桌。

      今天,有兩個人沒來。

      偏偏就是林逾靜和李崢兩個人。

      有些人浮想聯翩。

      有些人獨自悲涼。

      是的,江青華已經發呆好幾節課了。

      星期六,林逾靜與李崢共處。

      星期天,林逾靜生病了。

      星期二,李崢生病了。

      這之間,發生了什么?

      他們有過怎樣的接觸?

      江青華痛得根本不敢去想。

      樹欲靜,而風不止。

      明明已經退出了。

      但為什么,還是會痛。

      “噹噹噹。”

      后門傳來了敲玻璃的聲音。

      江青華回頭望去,是唐知非,她又在觀察了。

      觀察我么?

      唐知非打了個手勢讓他出來。

      江青華連忙小跑出教室。

      接著,唐知非引著江青華走向辦公室。

      “唐老師,我不用上操?”江青華問道。

      “不用,談點事。”唐知非神秘兮兮。

      江青華聞到了套路的味道。

      進了辦公室,唐知非關上了門,與江青華相視落座。

      臉上,滿是深邃且陰謀的笑。

      這便是——

      班主任的微笑。

      江青華對這種微笑很熟悉。

      作為班主任,想管理好一個班級,光靠表面交流是不夠的。

      誰是好學生,誰是搗亂的,誰準備搞什么事,誰又在做害群之馬。

      單靠觀察,很難全方面地掌握這些情報。

      因此,班主任需要眼線。

      一個混在學生隊伍里的眼線。

      江青華不才,從幼兒園大班開始,就在做眼線了。

      這當然也是為了同學們好。

      說來也怪,沒一次是他自己主動表忠的,都是班主任選中的他。

      想到此,江青華一個哆嗦。

      難不成,我長了一張二五仔的臉?

      上輩子還真是個漢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