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七十四 ?~~

  • 學魔養成係統 - 七十四 ?~~字體大小: A+
     

      “呀呀呀?”前排的張月回身瞥向陳瑾瑜,口吐芬芳,“有人其它的什么都不管,光學英語,到頭來還是不如李崢啊~~”

      張月也不是凡人,她的陰陽怪氣是雨露均沾的,任何付出努力卻沒獲得應有成果的事情,她都不會放過。

      此時,陳瑾瑜依然坐不住了。

      她可沒李崢那么好的心態,一拍桌一跺腳,朝著張月回罵道:“都是同桌互判,判100都行。”

      “喂。”張小可臉一沉,“你是在攻擊我的人品么?”

      陳瑾瑜回頭一瞥,哼笑道:“誰作弊誰知道。”

      “呦,這么會說話吶?”張小可也哼笑道,“行了,期中考試見吧。”

      一時之間,針鋒相對。

      趙英華完全控制不住場面。

      同學們也都嘟囔起來。

      “這倆人早就不對付了吧……”

      “張小可剛來的時候,陳瑾瑜好像都沒跟她說話。”

      “都沒說過話,為什么就不對付了?”

      “女生之間的事,看不懂……”

      李崢倒是看得很清晰。

      本來,沒什么事情,就算有人要被記恨,也應該是自己的英語才華過于出眾,遭到陳瑾瑜的嫉妒才對。

      但誰知,中間殺出來一個張月拱火,一盆油潑了出去,然后就溜了。

      陳瑾瑜被輕易點燃,無處發泄,只好用作弊污人。

      就在這個時候,張小可主動出擊,將仇恨搶了過去。

      無論是自己還是張月,在這個過程中,都不過是工具人罷了。

      這純粹是兩個女生找茬互懟。

      后宮劇大概就是這么編出來的吧。

      “好了好了,又不是正式考試,有什么可比的,開始講題啊。”趙英華這才發聲救場,用濃重的睡意光環,壓制住同學們看戲的欲望。

      隨著她開始講卷子,場面再次歸于困倦。

      但張小可卻依舊怒氣滿滿。

      攥拳瞪著前排的陳瑾瑜,隱隱發出“嗚嗚”的低吟。

      跟林逾靜的“唔”不一樣,她主要靠腹部發聲,氣更足一些。

      “早就看她不順眼了……成天說留學移民什么的,不跟其他人一起高考……”

      “不要管別人。”李崢訓斥道,“我正睡得好好的,你給師門惹什么是非。”

      “師父你別管,我就是看不上這種人了。”張小可憤然道,“你不知道,我原來的學校,每個人都比她強十倍,也沒見誰把出國什么的成天掛在嘴邊。”

      李崢一愣:“敢問是哪所學校?”

      “嗨呀,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張小可連忙擺手,而后小拳頭又是一攥,“最煩跟我這兒裝的,看我不把她玩死。”

      李崢咽了口吐沫:“真就清宮劇啊?”

      “這叫手腕。”張小可使勁點了點自己的爪子彎兒。

      “隨你吧,別把我扯進去就行。”李崢往桌上一趴,繼續睡覺。

      張小可卻毫無倦意。

      雖然師父待自己很好。

      但再這樣下去,離被當成狗狗也不遠了。

      必須,找個家伙立威。

      殺雞儆猴。

      還怕你陳瑾瑜不來呢!

      張小可這便取出手機。

      時隔180天后,再次打開了“貝客單詞”APP。

      圈定高中英語詞匯。

      列計劃。

      距離期中考試還有10天,一天200個。

      對自己狠一點。

      小可。

      你可以的。

      比不過師父。

      還比不過陳瑾瑜這類普通學校的裝嗶犯嗎?

      ……

      李崢再醒來,已然放學。

      他想起身,但右邊小腿剛一吃力,就疼得叫了出來。

      “啊~”

      “噫!”張小可猛然轉頭,驚出了一身雞皮疙瘩,“師父,你叫的要不要這么……”

      李崢只獰著臉。

      難受,不開心。

      妹太多,過度透支身體,果然還是要耽誤學習了。

      緊接著,劉新抱著籃球湊了過來:“走啊,李哥,趁姓林的不在,趕緊打球兒去。”

      “你還有力氣?”

      “那必須的,也不看我天天跟誰對線。”劉新這便繞過來,把李崢桌子上的書往書包里塞,“下場比賽是禮拜三,我叫上陳森他們了,咱再練練區域聯防。”

      張小可收拾著書包在旁笑道:“放過你李哥吧,也不看看情況,他連學習的力氣都沒有了。”

      劉新一瞪眼,這才發現事態有多嚴重。

      是的啊。

      李崢竟然一個下午,都沒學習?

      天塌了,天塌了。

      劉新嚇得丟掉了籃球:“李哥,你還好么……”

      “以前沒喝過紅牛,這次怕是一口氣喝多了。”李崢揉了揉臉,“外加腎上腺素大量分泌,臟器、肌肉超負荷運轉,我現在很不好。”

      “我錯了李哥,你走,你快回家。”劉新趕緊幫李崢收拾起課桌抽屜。

      突然,他“誒?”地一聲,從課桌里抽出了一個粉色的信封。

      沒抬頭沒落款。

      看來看去,只有封口上,畫著一個?。

      “臥艸!”劉新一拍大腿,“情書!!!”

      “閉嘴!”李崢趕緊把他按住,紅著臉搶過信封。

      張小可也來勁了,扔下書包也不管劉新有多油,就這么湊了過來:“哎呀呀,該來的總會來啊~~”

      劉新接著又是在課桌里一通摸,摸得眼睛都亮了:“還有!”

      愣是一連掏出來兩封。

      一封還好,這一下午就是三封。

      也不知道是誰什么時候塞的。

      張小可突然有些嫉妒了。

      不遠處的江青華,表面正在收拾書包。

      其實內心五味雜陳。

      一次三封。

      我江帥混了這么久,總共也不過收了七封而已。

      李崢,你又過分了。

      他接著又掃向了林逾靜的方向。

      還好,林逾靜回家了,至少里面沒有她的。

      江青華這便也起身笑著湊了過來:“可以啊李崢。”

      “好了,別開玩笑了。”李崢一把將信封都搶了回來,塞進書包。

      張小可搓著手,用肩膀撞了李崢一下子:“好歹看一封讓大家過過癮吶。”

      “那樣對發信人太不尊重了。”李崢有些吃力地扶著桌子起身,背好書包,沖劉新和江青華道,“我真累了,練球再說吧。”

      “哦……”

      李崢這便收起腿上的毛巾,背起書包,硬挺著腿疼,用盡量正常的步伐走出教室。

      沒辦法,他要維持猛男人設。

      待李崢走了,劉新才一揚手,又亮出了一個藍信封:“哈哈,我還藏了一封。”

      本來準備追師父的張小可立刻折返回來,滿眼放光:“快拆快拆。”

      “不好吧,這是給李崢的。”江青華也咽了口吐沫。

      劉新抬眉道:“咱們就偷偷看一下,看完再塞回去。”

      “那我就管不著了。”江青華說道,“要拆你拆,我就是路過的。”

      “怕什么,李哥最多罵我一頓。”劉新這便拆開信封,里面是一張淡綠色的信紙。

      字跡也還算可愛。

      【呆呆~~】

      【我可以這么叫你嗎?】

      “嘔……”劉新當時就吐了,把信往桌子上一拍,“我不看了……”

      倒是江青華,神色一凜。

      這字跡和寫法,似曾相識。

      他忙湊到桌前,與張小可一起品讀起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個很喜歡看籃球的人呢~】

      【再透露一點,我是高一的哦。】

      【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到我是誰~~】

      【給你一點小提示——】

      【高一精選習題一萬道,你可還沒給我呢!】

      【星期二中午,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我會在小花園等你噠。】

      【——慢慢喜歡上呆呆的文文。】

      “嘔……”張小可終于也頂住不了。

      唯有江青華,面色逐漸凝重。

      是你么文文?

      明明每天都會拉著姐妹來看我打籃球的。

      明明與我許下過相同的諾言。

      明明也曾慢慢喜歡上我。

      此時,張月單肩背著書包路過。

      “江帥,今天還輔導嗎?”

      “輔導。”江青華心一橫,紅著眼睛咬牙道,“使勁輔導。”

      李崢,你奪走了我的一切。

      也別怪我在你最鐘愛的學習上,將你擊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