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四十五 奇怪的她

  • 學魔養成係統 - 四十五 奇怪的她字體大小: A+
     

      四十分鐘后,當劉新滿眼熱淚沖向操場的時候。

      保安已經在清場了。

      噗通。

      他摔倒在地。

      李崢剛好放松結束,一路小跑過來:“明天再打唄,你約個地方。”

      “明天……哪有明天?”劉新抱頭道,“那個女人……周末也不會放過我的……”

      “嘁。”林逾靜背著書包路過停下,翻出一沓卷子,硬塞進了劉新的書包里,“唔唔,唔!”

      李崢嘆了口氣說道:“她說周末做不完,就把成績單發家長群。”

      “啊……要不要這么精準啊,李哥。”

      “你們……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江青華抱著籃球,沉著臉路過,“明天,我要去張月家……特別輔導。”

      “唔哇——”林逾靜都不由得張圓了嘴。

      論付出,還是江青華最舍得。

      ……

      李崢騎車回到家,天空已僅剩最后一抹亮色。

      進單元門的時候,他突然預感到了危險。

      早起離家的時候,門已經撞了,坑已經挖了。

      萬一,寧兒沒出差怎么辦?

      他趕緊翻開手機。

      因為白天微信都是勿擾模式,他點開才發現,寧兒后來又發了十幾條恐嚇。

      【08:38】

      【安寧:啊啊啊啊,剛睡著就有快遞敲門,你買什么了!】

      【09:05】

      【安寧:又剛睡著,你到底有幾個快遞!】

      【10:22】

      【安寧:……】

      【安寧:吾兒啊,你知道什么是頭痛么?】

      【安寧:一上午三份快遞,我受不了了,我全給你拆了。】

      【安寧:你……你買這么多化學習題干什么……】

      【12:55】

      【安寧:又是快遞!我回家睡一次覺容易嗎?】

      【安寧:信不信我給你習題全燒了,連灰都給你揚嘍!】

      【13:27】

      【安寧:我走,我走還不行么,我睡酒店去。】

      【安寧:我下次回來是夜里兩點的飛機,你給我等著!】

      “呼……”李崢長舒一口氣,踏上電梯。

      至少今天安全了。

      出了電梯,一路走到自家門前,插鑰匙開鎖。

      嗯?

      沒鎖,家人出門都習慣用鑰匙再轉兩圈的。

      老李今天回來這么早?

      李崢滿懷疑慮。

      他并未吱聲,而是悄悄打開門。

      首先望向鞋柜。

      老李的日常皮鞋,在。

      旁邊,是一雙銀色的女士高跟鞋。

      這種亮閃閃的銀色,是寧兒絕對不會選的顏色。

      李崢心頭一緊。

      難不成,老李知道寧兒不在,把程文月帶家里來了?

      此時,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從里屋傳來。

      是里屋,臥室。

      李崢咽了口吐沫。

      “哈哈,李崢的房間,果然跟想像中一樣的枯燥……哦不,樸實。”

      李崢愣了一下子。

      是小唐老師。

      家訪么?

      單獨聯系老李,不跟自己打招呼?

      這又是什么套路。

      “咳……”李崢一邊換鞋,一邊重重地咳了一下。

      里屋傳來了一陣慌亂的聲音。

      聽著像是扣上房門,假裝沒人進過李崢的房間。

      很快,李毅故作鎮定地從過道走了出來:“嘿,你猜誰來了?”

      “不用猜。”李崢問道,“今天下班這么早嗎?”

      “唐老師說要安排家訪,我就都扔給程文月了。”李毅躲閃過李崢的目光,望著天花板道,“內個,剛剛走廊看畫來著,可沒進你房間啊,這個歲數男生的房間怎么能隨便進呢。”

      “呵呵。”

      “抱歉抱歉。”唐知非也跟著走出來,敲著頭道,“老師看到你在打球,就沒打擾你,正好你父親有時間。”

      “沒關系,唐老師請隨便坐。”李崢換好了鞋走向廚房,“你們聊,我去泡茶。”

      唐知非見李崢似乎不悅,忙往外走:“不用了,我們已經談完了,你們也快吃飯吧。”

      “走什么,都這個點了,吃飯吃飯。”李毅拿出手機問道,“咱們家里點,還是出去吃?”

      “不不不,真不用。”

      “您趕著回去跟家人吃飯么?”李毅問道。

      “也不是……我自己住。”

      “嗨,那聽我的,大禮拜五的,一起吃一起吃。”

      這會兒唐知非已經走到門口,下意識提了提連褲襪,便拎起高跟鞋擺在地上俯身換鞋,一邊穿一邊說道:“真的不吃了,您等李崢母親回來,一家人好好吃頓周末大餐吧。”

      “沒關系,他媽出差了,我們爺倆兒大眼瞪小眼吃著也沒勁。”李毅按著門把手,轉頭沖李崢罵道,“傻小子,唐老師等你開口呢。”

      李崢聞言,忽然變得熱情起來:“一起吃吧唐老師,我也好請教您一些問題。”

      毫無疑問,他是有私心的。

      品味美食,同樣是一種放松。

      但他很難擁有。

      身為醫生的老李,平常只會吃很有營養,但超難吃的東西。

      比如清水煮白菜,清水煮西藍花,雞胸肉,蔬菜沙拉什么的。

      每頓飯,都吃出了早餐風采。

      現在有客人在,好歹能吃上一頓美食了。

      李毅也借勢道:“唐老師您瞧,李崢都這么說了。”

      唐知非見李錚父子誠意滿滿,外加還有想聊的事情,看了看攔著門死不放手的李毅,也只好搖頭一笑:“那,就簡單吃點吧,少添點麻煩,我也幫忙一起做。”

      “哪能讓您做,我叫點簡單的外賣,家里吃。”

      二人重新在客廳沙發上坐定,李毅一邊點外賣,一邊繼續聊李崢的事情。

      李崢則去廚房燒水泡茶。

      不過他剛燒上水,就藏到了廚房門邊,暗中偷聽。

      小唐老師,人不可貌相。

      怕是要搞什么套路。

      果然,倆人在客廳,也只是小聲對話,根本不敢張揚。

      李毅:“我剛剛都慌了,差點被那小子發現……”

      唐知非:“嗯……我也有些失態。”

      李毅:“我再跟您確認一下,李崢和那個女生,真的,兩個人共處了一個中午?”

      唐知非:“千真萬確,遲到了3分鐘才回來,而且兩個人的神情都很怪。這種事,我不喜歡插手,一來沒用,二來也容易觸發逆反心理,將來說什么學生都不聽了。”

      李毅:“理解,理解,交給我,我一定好好管教。”

      唐知非:“別別,您也別太暴力了,適當引導就好。實話實說,中學生戀愛,最后走向婚姻的其實也不在少數,這種婚姻反而更加穩固。”

      李毅:“哈哈,怎么就說這么遠了,這還沒進家門兒呢。哈哈,哈哈哈!”

      唐知非:“李老師,您怎么笑的這么開心?”

      李毅:“沒事沒事,不都是被這孩子氣的嗎,看我不好好管管他的。”

      李崢在屋里聽得面紅耳赤。

      小唐老師!

      你怎么憑空污人清白。

      家訪就是給我告狀的嗎?

      他本想沖出去自證,但唐知非緊跟著又開口了。

      唐知非:“林逾靜那邊的家訪我也約了,到時候兩邊家長一起引導,讓事情往良性發展就好了。”

      李毅:“別別別!人家女孩子家,就別捅給家里了,我來就行了。您放心,我們李崢是個正派人,對人家閨女絕對秋毫無犯。”

      唐知非:“李崢的品格我是一定相信的,可這樣瞞著人家家長……”

      李毅:“誒!我兒子我還不懂嗎,他們在一起能做什么?一定是一起學習,比拼學習,共同進步。就這樣挺好,絕對不會更進一步了。”

      唐知非:“這個……春梅姐也是這個態度,她的意思是,林逾靜一直都沒什么學習動力,她本該去挑戰奧賽的,就這么耽誤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學習動力了,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

      李毅:“胡老師說的沒錯,您一告訴女孩家長,那指定就是一頓訓,好好的學習氛圍就給打沒了。這樣,我再多給李崢點零花錢,他準拿去買學習材料,到時候跟林逾靜一起做,我連媳婦……不不,我連林逾靜的學習資料也包了,這就不用告訴人家了。”

      聽到“零花錢”,李崢忽然停步了。

      的確,活力充沛的他,學校的全部試卷加起來,也填不滿了。

      必須要購買海量的資料。

      另外,張小可那邊也要分配一些資源。

      就這么訛零花錢,似乎也還好。

      最終,他選擇忍辱負重。

      之后的晚餐一點也不簡單,豐盛得嚇人。

      平常如果只是爺倆在家,晚餐一定是是50塊以內搞定的。

      而這一次,老李叫了500塊錢的日料,還臨時點了一大瓶清酒。

      似乎準備用海鮮刺身封住小唐老師的嘴。

      小唐老師使勁的推辭,最后不得不喝了一杯。

      然后第二杯。

      第三杯。

      第十杯。

      很快,稱兄道妹。

      最后,就差抱在一起唱《青春舞曲》了。

      如果不是李崢攔著,他們怕是要去唱K了。

      鄰近九點,唐知非才搖搖晃晃穿上鞋子。

      “誒,妹妹,聽哥哥的。”李毅滿面紅潤,還有些沒喝到位,“這么晚了,就別回……”

      咚。

      李崢狠狠地給了他肋骨一哈子。

      “下個……下次……”唐知非跨上手包,扶著門,擦著嘴邊的酒漬道,“對不起對不起,一不小心喝這么多。”

      “那,李崢,你送送唐老師。”李毅推了把李崢,“務必送回住所。”

      唐知非拒絕不過,只好從了。

      二人下到單元口,各自取了自行車。

      但唐知非搖搖晃晃的,李崢也不敢讓她騎。

      最后,李崢自己放棄騎車,幫唐老師推著車出了院子,回頭自己再跑回來就是了,練體能放松。

      月色下,涼風颼颼。

      唐知非的酒意,卻并未被吹去。

      她東倒西歪地,一邊走,一邊擁抱起天地:“啊……李崢,老師好難啊……”

      “保持好平衡,唐老師。”

      他話音未落,唐知非就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她扶著墻,干脆把高跟鞋脫了,拎著鞋光腳走。

      “別,扎腳。”李崢忙支上自行車,一狠心,脫掉了自己的運動鞋,硬按著唐知非給她換上。

      可剛一蹲下,李崢就后悔了。

      媽耶。

      這腳好臭。

      屋里就聞見了,他還以為是老李的,沒好意思說。

      但已經出手了,總不能因為這個停下吧。

      李崢只好強挺著,攥著唐知非的腳踝往鞋里套。

      整件事,除了臭,李崢倒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

      反而是唐知非,被他突然這么強行穿鞋,一陣頭暈目眩。

      “別……別李崢……不用……”

      李崢屏息說道:“沒事,我鞋……應該……沒什么味……”

      “你什么意思……”

      “這個……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要堅強。”李崢獰著臉,快背過氣了。

      唐知非暈暈乎乎,并未發現李崢話里的玄機,只當他是純粹的關心自己。

      她扶著墻,看著拼命努力的李崢傻笑道:“平常看著你呆呆傻傻的,想不到,你竟然這么細致……怪不得……”

      她說到一半連忙捂嘴,可不能讓李崢知道自己給他告狀的事情。

      李崢看她捂嘴,只當她是被自己的臭腳熏到了:“誒……你是挺難的。”

      “就是啊……老師好難啊……”唐知非嘆了口氣,“又有家長提意見了……”

      這會兒李崢也換好了鞋,終于得以起身大口呼吸。

      唐知非只道是他緊張了:“好了,別多想,就是換個鞋子。”

      “是,我也沒想到這么難……”李崢屏住呼吸,把唐知非的高跟鞋放進車筐,然后把自行車架得老遠,才又推了起來。

      “誒……你鞋還挺舒服的……”唐知非傻兮兮跳了起來。

      “……要不你留著吧。”

      “你什么意思啊,我自己不會買嗎,我有錢。”唐知非不服氣了,撅著嘴當街叉腰。

      李崢搖了搖頭。

      酒精真可怕。

      不僅會影響學習,還會讓人說出很多奇怪的話。

      第二天,當唐老師醒過來,如果還有記憶的話,一定會恨不得自殺的。

      李崢忙扯回話題問道:“您剛剛說有家長提意見?”

      “嗯,期中分組的事。那幾個家長……真是……煩死了……”唐知非嘆了口氣,跟李崢并肩而行,“他們不滿意不參加就是了,像平常一樣就可以了,反正只評前五名……反而是你們幾個尖子,家長都非常支持。”

      “這個實在沒什么辦法。”李崢無奈道,“慢慢勸吧,反正就這一次。”

      “孫主任也有幫我溝通,不過她其實,更希望我不要搞什么期中組隊。”唐知非忽然又認真起來,“不行的,一定要做點什么的,我都接手了,好不容易當上班主任,就是為了混日子嗎?對主任來說,無過便是功,對我來說正相反——無功便是過。”

      “嗯,我支持你,我也會盡己之力讓其他同學支持你。”李崢堅決點頭,“主任只在乎家長情緒穩定,評示范校。但一所學校,不出成績,就算評個宇宙級重點又有什么用。堅持下去小唐老師,再有家長來鬧,我讓江青華和劉新給你擋住。”

      “哈哈哈,你就不擋啦?”唐知非笑哈哈地跳著撞了下李崢的肩膀。

      “我打不過,不行我叫高三的來。”李崢認真點頭,“我認識很厲害的高三大佬,天天中午做平板支撐。”

      “行啦行啦,誰都不用擋,老師謝謝你啦。”唐知非點了點李崢的腦門,“就是有你這樣的學生,老師才有做下去的動力啊。真的謝謝你,李崢,你爸爸也是個很好的人,相信你媽媽也很好,老師真羨慕你有這樣的家庭。”

      “這個,其實,我爸一般般。”

      “天潭神外副主任誒!這再一般般你讓一般人怎么活?”

      “這個人臭毛病很多的,睡覺不洗腳,內褲亂扔什么的。”

      “哈哈哈,要不要這么黑自己老爸?”

      二人一路閑談,根本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一晃眼便走到了唐老師的住處。

      這是一棟破破爛爛的紅磚簡易樓,連小區都沒有,上面還印著“拆”字。

      難以想象中心城區還有這樣的地方,怕是有釘子戶杠了好幾年了。

      “沒辦法,又近又便宜的只有這里了。”唐知非俯身脫掉鞋子,笑著遞還給李崢,“謝謝你,為所有的事。”

      李崢接過鞋。

      他的第一反應是聞一聞。

      據說臭腳是傳染的。

      這鞋可能已經廢了。

      當然,他還是克制住,沒有當面做。

      他就這么目送著小唐老師,一個人走入了黑漆漆的門洞。

      看著她搖曳的身影。

      李崢的臉,有些紅。

      只因某個指數,剛剛達到了6.7。

      這直接導致他故意走慢了一些,多聊了兩句。

      只為多恢復一些活力值。

      這個想法實在是太齷齪了。

      他回過身,盡力揮去了這些負面情緒。

      但還是聞了一下鞋。

      臉色很不好。

      日了。

      扔了吧。

      ……

      周六晨。

      唐知非猛然驚醒。

      她蜷在被窩里,瞪著眼睛,默默回憶了幾秒鐘。

      臉色逐漸漲紅。

      尖叫。

      “啊……”

      我都做了什么啊。

      太丟人了!

      她抓著頭起身,無地自容。

      接著,鼻子抽了抽。

      然后望向隨便丟在地上的連褲襪和高跟鞋。

      臉蛋瞬間爆炸。

      想死!

      ……

      另一邊,李毅也不好過。

      他正滿屋子追李崢。

      “咱們父子一場,你沒必要這樣……”

      李崢抱著手機邊躲邊說:“我只是如實將昨天晚餐的照片發給寧兒。”

      “別別別!我根本沒喝多,就是臉有點紅。”李毅追上去說道,“再說了,我這是在幫你啊,把你們老師哄開心了,好日子是你的啊,兒子。”

      “有道理,相信寧兒也一定能理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