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四十二 怕是要廢了

  • 學魔養成係統 - 四十二 怕是要廢了字體大小: A+
     

      “補充一下。”李崢抬手道,“我要有監督權,包括但不限于同場學習,定期考試,安置攝像頭監控等等。”

      江青華忙道:“喂喂喂,攝像頭過分了啊。”

      張小可卻一拍桌子:“沒事!隨他,把我關起來都無所謂。那我也加個條件,如果我贏了,我也可以隨時視頻連線叫他狗狗,還有,中午要無償跑腿出去給我買飲料,當我的小弟,作業也幫我抄。”

      “可以,很公平。”李崢點頭。

      江青華無奈道:“具體細則你們自己記吧,太殘忍了。我只公證輸贏,就不公證執行了。”

      話罷,他把試卷發到二人,

      “都準備好了?”

      二人點頭。

      “各就各位。”

      “3。”

      “2。”

      “1。”

      “開始!”

      二人瞬間提筆,也不管會不會,寫姓名學號的氣勢是絕不能輸的。

      江青華也吆喝著其他人退開他們三桌之外,不要打擾他們,也杜絕作弊。

      寂靜無聲,只有劉新在嘟嘟囔囔背書。

      明明要等一個小時才有結果,卻又沒一個人走。

      雖然大家之前都在勸張小可活下去。

      但既然她自己往火坑里跳。

      大家當然也很期待,她死的到底有多慘。

      一時之間,議論連連。

      “小可啊,挺可愛的一個女生,接下來怕是要廢了。”

      “我只是比較關心攝像頭,這個能掛臥室里吧?”

      “嗯,24小時監控,李崢的學習監控……了不得。”

      “那你說,李崢會不會一個人監控不過來,也分給兄弟們監監?”

      “你這么一說,突然變得有些期待了。”

      江青華不聲不響地湊到了林逾靜身旁。

      “逾靜,這是標準答案。”他將復印紙遞向林逾靜,“一會兒你來判卷吧。”

      林逾靜忙搖頭。

      “李崢答題,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我水平不夠。”江青華沉聲道,“再說,我們其實,也是有共同利益的。”

      林逾靜兩眼一瞇,發現事情并不簡單。

      判卷,是有主觀操作成分的。

      強扣硬塞,最多能拉開上下五分。

      這很可能是決定輸贏的五分。

      江青華嗽了嗽嗓子,低聲道:“我是公證人,判卷,最好還是交給你這個第三方吧。”

      林逾靜猶豫片刻,終是搖頭:“大家都相信你,你來吧。”

      “……”江青華很失落。

      情場三十六計之借刀殺人,之遠交近攻,落空了。

      此時,門口突然探進一個大腦袋:“嘛呢?大禮拜五的,打球啊。”

      全班男生都縮了縮。

      江青華連忙沖過去做出收聲的手勢:“斗題呢,別打擾他們。”

      “斗題?”喬碧霞虎軀一震,瞅著認真做題的李崢笑道,“還有這玩法?”

      “好啦,那就別打擾人家啦。”徐夢溪小心地探進腦袋,很快捕捉到林逾靜,“靜靜來嗎?”

      “唔唔唔。”林逾靜指著劉新,揮了揮直尺。

      “都不來啊……”徐夢溪搖了搖喬碧霞,“那要不,你自己去吧,我害怕跟生人打。”

      “得。”喬碧霞拎起書包大步踏了進來,跟回自己家似的,隨便找了個位置一坐,回身沖徐夢溪揮手道,“跟其他人對抗不得勁兒,咱坐著等吧。”

      “這個……”徐夢溪僵在門口,不太敢進陌生的班級。

      林逾靜卻一路小跑過來,拉著她就往里走。

      江青華也笑道:“沒事兒,那個誰,都是同學,坐吧。”

      “那,打擾了……”

      林逾靜一路把徐夢溪拉到劉新身前,還把尺子塞到她手里,坐了個揮的姿勢。

      “什么意思?”

      “他走神就抽桌子。”林逾靜湊到徐夢溪耳邊神秘兮兮說道,“很好玩的。”

      正巧,劉新現在就走神了,正流著口水發呆。

      林逾靜抓著徐夢溪的胳膊,一把就抽在了桌子上。

      “不敢不敢不敢!”劉新嚇得趕緊繼續背書。

      “呼……”林逾靜滿意了一些,自己的壓力似乎也有所緩解。

      徐夢溪擦了把汗:“你們班……真是……有情調啊。”

      不知不覺,十幾分鐘過去了。

      李崢始終在用正常速度做題。

      一方面,圍觀的人太多了,不好進入量子態。

      另一方面,速率作弊這種事,他只忍心對林逾靜下手。

      不得不說,這張卷子的確有些難度。

      跟中午做的孫樂秧基礎卷不相上下。

      但這種難,是傻難,計算愣麻煩,步驟愣多,完全不比孫樂秧那種妖嬈的難。

      即便是李崢,也要費去不少時間。

      他也刻意放慢了速度,以求過程精準。

      另一邊,張小可。

      她想尿尿。

      這什么卷子啊,突然這么難。

      比月考難了三倍好嗎。

      你這個傻班長哪里找的嘛。

      還沒做到一半,就好幾道題不會了。

      張小可都快暈過去了。

      不自覺地,她開始偷瞄李崢。

      嗯,好在這個裝嗶犯做的也不是很快。

      想來也對,我難你也難,大家一起難。

      絕對水平,在下是絕對在你之上。

      如果在下不順。

      你只會答得更爛。

      想到此,張小可心態穩住了一些。

      60分鐘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只要節奏別亂,一定能血虐李崢。

      嗯。

      張小可,加油,努力,堅強。

      呸呸呸。

      聽多了,都快拿狗狗三連當座右銘了。

      他們并沒注意到,教室前排,已經以喬碧霞為核心,展開了比賽解說。

      喬碧霞當真不簡單,相聲和比賽都沒少看,分析起來頭頭是道。

      “依我看,這個李崢,怕是要栽跟頭嘍。”

      “你看他的樣子嘛,筆法都亂掉了。”

      “再看這個張小可,初生牛犢不怕虎。”

      “管你什么學霸學魔,我都拼給你看。”

      “跟你們說,可萬萬不要小看轉校生。”

      “轉校生屬于神秘選手,沒人知道底細,那個答題風格,思路手法,都自成一脈。”

      “亂拳打死老師傅你們信不信?”

      半個多班的人都圍在她身旁,聽得那是相當過癮。

      未曾想到,霞姐才藝竟如此廣泛,連考試都能解說的這么刀光劍影。

      “吶,三國,你們都讀過吧?”

      “依我看,這個張小可,正是初出常山的趙子龍。”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李崢嘛,成名已久,也算是個名將,就分他個顏良當當吧。”

      旁邊,江青華為她遞上水壺,順口說道:“霞姐,一會兒幫忙判個卷子唄。”

      喬碧霞接過水壺,沖旁邊努了努嘴:“化學我不在行,找你夢姐,別看她現在裝得文靜,大小是化學課代表,年級前三。”

      “我?”徐夢溪一驚,“我不是裝的哇。”

      “那辛苦你了。”江青華就此送上標答,“還有20分鐘。”

      徐夢溪勉強接過答案,想來想去,也就自己合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