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三十三 我們靜靜心腸黑啊?

  • 學魔養成係統 - 三十三 我們靜靜心腸黑啊?字體大小: A+
     

      “哦?現在不能介紹么?”陶老師瞳色一閃,“你知道,我跟胡友斌搶著要孩子呢。”

      “哎呀,再著急,人家也要下個月才回國的~”唐知非拿起手機,從朋友圈里點開了一位男士的照片,隨便放出一張肌肉健身照,“學人工智能的,博士剛畢業,國內幾大公司都發Offer了。”

      陶老師看著那精壯的肌肉,有些眼暈:“那……我這個條件是不是……”

      “你條件多好啊,再說你別看他又帥又壯,個子其實也不高,還沒到你180的身高要求呢。”

      “嗨……這個,身高其實差不多就好了,也沒那么嚴格。”陶老師徹底暈了。

      “總之,等他回來,我立刻給你安排上。”

      “O一萬個K!”陶老師也來勁了,揮著教案道,“這幫小崽子,放心交給我。”

      “加油!”

      哄走了陶老師,唐知非默默地拿出本子,勾掉了一個名字。

      嘿嘿。

      這個上午。

      櫻湖中學,暗流涌動。

      套路女王,她解封了。

      ……

      這個上午,李崢卻很難熬。

      明明還有活力值,卻不能學習。

      只能看閑書,或者閉目養神。

      更難受的是。

      周圍的同學們,都學習起來了。

      物理課的聽課率高得嚇人。

      小陶老師像被下了藥一樣,講的很賣力,提問也很頻繁,班上一小半同學都被問到了。

      高二四班,明明是學氣最為貧乏的地方。

      眼下,卻蕩出了些許靈氣。

      李崢著急啊。

      張小可,你倒是快給我出來啊。

      人家劉新都知道F=Ma了。

      再拖你就來不及了。

      李崢沒有辦法,他也急不得。

      只能先做好自己了。

      用過餐后,他整理好了往期化學試卷,抱著一摞筆記本和教材爬上了四樓。

      高三領域,依舊學威滿滿。

      李錚心懷敬畏地一路湊到高三一班門前,探頭進去。

      多數人在午休,少數人在復習。

      唯有喬碧霞,正在講臺前練平板支撐。

      卻并未有人覺得有什么不對。

      此時,前排的一個女生看到了李崢,瞇眼一樂,扭頭沖后說道:“夢溪,你們家小奶狗學弟來啦~~”

      聽聞此言,休息的人也不休息了,復習的人也不復習了,連喬碧霞都撼地起身。

      一堆人,齊齊望向了班門口的李崢。

      李崢很不自在。

      高三的學霸們,怎么如此沒有禮數。

      徐夢溪更是呼地一下驚醒,匆匆放下龍貓抱枕,紅著臉跑上來。

      順便捏了一下那個起哄女生的耳朵:“你別亂說……”

      “哈哈,誰讓你用化學筆記包養人家啊~~”

      徐夢溪悶頭出了教室,跟上次一樣,推著李崢走了老遠才停下。

      “我是不是打擾你了?”李崢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徐夢溪低著頭使勁甩手,“她們瞎說呢,別理她們。”

      “小奶狗是什么意思?”

      “啊,這個,就是……年輕可愛的男生。”

      李崢不開心了。

      他很不喜歡“可愛”這個形容詞。

      我哪里不猛男了嘛。

      徐夢溪揉了半天臉才抬起頭:“那個,就把教材和高三筆記還我好了,放學后我再給你,下周五還給我就好。”

      “不用了,我已經領悟了你的學習技巧。”李崢大大方方點頭道,“而且最近手頭莫名的寬裕,我已經提前網購了高三的全部化學學習資料。”

      “那……你還有什么不懂的嗎?”

      “知識點OK了,剩下的就是做題了。”李崢轉而問道,“孫樂秧老師你熟悉么?我們班主任給我安排了他的輔導課,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哇,你們老師面子可真大。”徐夢溪點著下巴,一邊想一邊說道,“就是,孫老師的相貌,有點……怎么說呢,就是長的不太親切,我一開始都有點害怕,不過其實他是個非常好的老師,就是時間太緊了,每周只來半天。”

      “沒關系,我從不以貌取人。”

      “那你跟靜靜那樣……”徐夢溪掩面笑道,“我們靜靜心腸黑啊?”

      “她是真滴黑。”

      “靠……”

      正說著,一個巨影哐哧哐哧撲了過來:“聊啥嘞?”

      “我以貌取人。”李崢連忙把一大摞材料塞給喬碧霞,“幫忙拿回去,謝謝。”

      “跟你霞姐客氣個啥。”喬碧霞倒也不含糊,接過材料,一臉渾笑說道,“你小子成天往我們班跑,是幾個意思嘛?”

      【活力值:↓↓↓】

      打住!

      李崢扭頭便跑。

      “嘿,這小子。”喬碧霞面色紅暈,很是舒適,“見到我就羞答答的,打籃球的時候也故意躲閃我的目光,這不是逼我多想嗎。”

      徐夢溪友善提醒道:“內個,霞姐,其實所有男生對你都這樣。”

      “不,這小子跟他們不一樣,他尤其逆反。”喬碧霞抿嘴回身,“哎呀,要不是因為高三,我橫豎要跟他好好盤盤的。”

      徐夢溪笑嘻嘻推著她往回走:“你盤江帥和油桶還不夠嗎,給其他人留點資源吧。”

      “說不清,說不清……”喬碧霞不禁悍然回眸,“這小子有股賤勁兒,就尤其的想盤。”

      “哈哈,你還是好好準備高考吧。”徐夢溪把喬碧霞的頭扭了回來,“李崢籃球打的這么好,下周籃球賽一露面,怕是要被小學妹們盯上了。”

      “笑話,小學妹跟他打過籃球么?能跟他身體對抗么?”

      “不愧是霞姐,太懂男生了……”

      ……

      李崢一路逃竄到西側的化學教研組門前,才敢回頭。

      不容易,徐夢溪可算把她哄回去了。

      明明已經盡可能躲閃了,怎么還是被盯上了。

      他重新調整好情緒,順過了氣,才抬手敲門。

      “請進。”里面傳來了一個洪亮的女聲。

      聽到這個聲音,李崢就覺得不太妙。

      但沒辦法,來都來了,他還是推門進去了。

      辦公室內,只有俞鴻坐在桌前,正在吃外賣烤鴨。

      “嗯?有問題么?”俞鴻瞥了眼李崢,而后繼續專心卷起鴨餅,“月考成績已經改了,但就不重新發成績單了,你自己計算一下就好。”

      “辛苦俞老師了。”李崢硬著頭皮問道,“那個……孫樂秧老師上課前會來這里么?”

      “嗯,會來坐坐。”俞鴻答過之后,才發覺異樣,“你找他?”

      “嗯。”

      俞鴻順勢瞥向了李崢手里的卷子。

      “李崢,有意見你就直說。”俞鴻三兩口吃掉了卷餅,擦著手說道,“我不夠教你了是不是?”

      轉變來得太突然。

      李崢慌得冒煙。

      你問是不是?

      那肯定是的。

      所以。

      你就不要問嘛。

      大家心知肚明不好嗎。

      你非這么問。

      我怎么答嘛。

      “沒關系,你直說。”俞鴻點頭道,“我跟誰都直來直往。”

      李崢只好強答:“我只是在化學上,實在找不到感覺,想請教各種風格的老師,硬著頭皮試試。”

      “那人家孫老師有時間么?”俞鴻轉而問道,“需要我幫你打個招呼么?”

      “不用,打過招呼了,謝謝老師。”

      “打過了啊……”俞鴻想了想,隨即“嗯”了一聲,“孫老師是仁大附中的優秀教師,帶隊去奧賽的,水平肯定在我之上,既然打過招呼,試一試也是可以的。”

      俞鴻這便起身收拾起快餐盒:“隨便坐吧,他一會兒就來。”

      李崢領命,不敢多言。

      片刻后,俞鴻便拎著餐盒昂首快步離去。

      李崢劫后余生,擦了把汗。

      雖然余老師總是照本宣科,但這性格還真是可圈可點。

      又過了兩三分鐘,一個風塵仆仆,穿著大風衣的男老師推門進來。

      標準的地中海發型,銀邊眼鏡。

      八字眉,迷糊眼兒。

      雖是位教師,臉上卻寫滿了這個年齡男人逃不過的猥瑣。

      是他了,沒錯。

      “孫老師。”李崢起身迎接。

      “哦哦,是李崢吧?”孫樂秧放下公文包,一邊脫外套一邊抽了抽鼻子,“這大中午的,誰吃烤鴨呢,你們學校伙食這么好?”

      “應該是某個老師自己訂的吧。”李崢幫忙接過外套,掛在衣架上。

      “準是俞鴻了,想起什么吃什么,一個月不帶重樣兒的。”孫樂秧笑著落座,“春梅咋樣了?”

      “已經住院了,很快手術。”李崢抓起卷子,拉了一把椅子湊了過去。

      “那就好,那就好。”孫樂秧不再多言,拿起李崢的卷子快速掃視起來。

      “概念題得分率很高。”

      “分析題不太行。”

      “公式稍微玩點花樣就迷糊。”

      “沒事,別灰心。”

      “春梅說你其它理科都不錯,那就不是悟性的問題。”

      “這樣,我帶了一份高一的卷子,你現場做一下,”孫樂秧說著,從公文包里取出一小沓卷子,挑了挑,選出一張遞給李崢,“我出的卷子比較全面,能暴露問題,你好好做,我也看看你以前的錯誤,看能不能總結點東西出來。”

      “謝謝老師。”李崢火速接過卷子,但眼睛卻停在了孫樂秧的公文包上。

      孫樂秧,首屈一指的中學化學老師。

      他的卷子,一定也是極盡妖嬈與巧妙,隨便做上兩道,都會有不小的啟發。

      想做。

      摸一摸都可以。

      李崢根本控制不住身體,攥著屬于他的基礎卷遲遲不動。

      孫樂秧見狀只一笑:“其它都是給我們學校學生做的,你非要做,怕不是要給你做哭嘍。”

      “那也想做。”李崢完全失態了。

      “哎呀真是……”孫樂秧撓著地中海樂了,“春梅真是沒說錯,你這樣的學生我都沒見識過……這樣吧,你如果15分鐘內,能做完基礎卷,得分85以上,我就再發你一張。”

      “!!!”李崢拉起椅子往旁邊的桌前移坐,撕開筆袋就抓筆狂寫。

      你媽的。

      活力值不就是該這么用的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