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二十四 不開心,下咒

  • 學魔養成係統 - 二十四 不開心,下咒字體大小: A+
     

      教室里,李崢突然醒了。

      不開心。

      覺得有人在罵自己。

      他第一時間轉望林逾靜。

      她卻還在睡,看起來還很香。

      不用想,準是她。

      帶著怨氣,李崢又趴回了御用書枕。

      并且開始心里念咒,祈禱會出現相應的夢境。

      林逾靜不及格林逾靜不及格林逾靜不及格……

      ……

      學校會議室,長圓桌前,孫秀斌滔滔不絕。

      對面,則是昏昏欲睡。

      這次的與會者全部是高二年級各科任課教師。

      其中,資格老的坐在桌前,年輕的坐在后排椅子上。

      俞鴻除外,她從不開會。

      事態緊急,年級組長很快委任給了一班班主任。

      但四班班主任的人選,卻遲遲沒有敲定。

      班主任,一個月會有幾百塊的績效加成。

      然而工作強度,卻是成倍增加。

      同時,還會承擔無數風險。

      什么學生打架啊,家長打架啊。

      說錯話學生不開心了,不說話家長又覺得你不負責之類的。

      總而言之,沒人愿意當班主任,差那幾百塊錢不如出去搬磚。

      因此,每次要提班主任,校領導都要瘋狂做心理工作。

      優秀教師、評職稱之類好處,有的沒的通通往上砸。

      像胡春梅這種任勞任怨,已經形成班主任習慣的教師,實在是太難找了。

      正因為如此,之前大多數領導對于胡春梅的病情,也全當沒聽過。

      現在也不知道校長怎么就想起了這件事,硬給她送住院了。

      “那么,關于四班的班主任,請有意向的老師表個態。”孫秀斌終于說完了。

      對面,鴉雀無聲。

      幾乎每個人,都低著頭。

      集體化為雕塑。

      心照不宣。

      唯有后排的一個穿著正經教職裝的女教師,一個勁地抬手。

      眼神犀利,迫不及待。

      我我我!

      然而孫秀斌好像沒看到一樣,繼續掃視其他人。

      “哎呀,大家不要這么含蓄么,那我……點一個吧,胡友斌老師,你是教四班生物的,總體應該比較了解他們吧?”

      對面桌前,一個中年男老師,默默地摘下眼鏡:“也……不是……很了解……”

      “那也是了解嘛。”孫秀斌沖周圍的教師道,“大家也都支持胡老師吧?”

      支不支持?那一定是支持的。

      但也沒人開口說出來。

      雖然他們非常想讓胡老師中標,那樣自己就安全了。

      可這種時候亂說話,很可能會被注意到。

      藏好自己。

      做好雕塑。

      孫秀斌只好自我表態:“好了,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

      “那個……孫主任……我有困難。”生物胡老師變得緊張起來,“我……我老婆……我老婆可能要懷孕了。”

      “不是……”孫秀斌納悶道,“什么叫可能要懷孕……你連這個都沒法確定么?”

      旁邊的女物理老師強忍著笑。

      因為她想到了。

      薛定諤的子宮。

      孫秀斌盯著生物胡老師,并不打算放過他:“老胡啊,咱們盡量克服一下,懷胎還得十月呢,到時候春梅差不多也能回來了。”

      生物胡老師被孫秀斌逼到絕路,忽然一拍桌子,爆發出了強烈的求生欲:“主任,我想起來了,我老婆已經懷上了!主任你看,我們要生二胎,到時候一定照顧不過來,會耽誤四班學生的。”

      聽聞此言,四周的雕塑都暗暗握拳。

      你媽的,太狠了。

      為了不當班主任,今晚要強來么。

      見他如此抵觸的樣子,孫秀斌只好轉望旁邊的女物理老師:“小陶,四班的物理成績還算可以,想必你……”

      “主任!”物理陶老師一個激靈,“我近期也有生育計劃。”

      “你……你結婚了么?”

      “快了,快了。”陶老師連連點頭。

      孫秀斌咽了口吐沫:“不是前兩天,還要我給你介紹對象呢么?”

      “啊……是啊……愛情來的太快了。”陶老師堅決點頭,“而且我是女同志,真生起來,肯定比胡老師的影響要大。”

      旁邊胡老師面皮一抽。

      好你個小陶老師!

      你個濃眉大眼的!

      平常一口一句胡大哥的叫著我。

      關鍵時刻,賣你大哥賣的比誰都快啊。

      媳婦說的對。

      職場里,哪有真情。

      都是利益。

      在他們斗爭的時候,后排的那位女老師,依然在瘋狂舉手,滿眼都是斗志。

      我不生,我不生,我這輩子都不生!

      孫秀斌,根本不敢跟她對眼。

      她轉而望向另一位50出頭的女老師。

      身為同齡人,她非常清楚,這位絕對不可能生。

      “趙老師,四班的英語成績,還是可圈可點的……”

      卻見這位老師忽然一抓頭,一臉痛苦:“哎呦……哎呦……血壓又上來了……這兩年不帶班剛下去一點……”

      “……”

      孫秀斌無奈四望。

      后排那位舉手的女老師,終于忍不住了。

      她一躍起身,差點把椅子蹬翻。

      “孫主任,我可以。”她鼓圓了嘴,認真,努力,充滿斗志,“倒數第一我也不怕,多難帶的班我都不怕。”

      “小唐老師,你先坐下。”孫秀斌壓手道,“不是校領導不信任你,主要是你還太年輕了,去年的時候,你剛擔任一周班主任,家長就開始鬧了,這不是你教學水平的問題,純粹是家長思想僵化,學校也沒有辦法。”

      周圍的雕塑們,雖然不敢抬頭,但心中也完全認可孫秀斌的說法。

      于家長而言,班主任的黃金年齡是35—50歲。

      這個歲數的教師,資歷豐富,精力充沛,有能耐也有力氣管好學生。

      低于這個年齡,家長認為班主任根本壓不住學生。

      高于這個年齡,家長認為班主任根本沒心思管。

      基于這樣的固化認知,如果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教齡太低或者太高,一些家長就會認為學校偏心,自家孩子吃虧了,一輩子都要完。

      之前小唐老師就是,明明認真負責,沒日沒夜的跟家長溝通,但還是有幾個家長天天來學校鬧,亂扣帽子,說她體罰學生。

      當時,視頻監控全看了,連警察都來了。

      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那幾個家長卻一口咬定。

      小唐被幾個家長追著罵,一個人躲在辦公室里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