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學魔養成係統 » 二十二 女人可是撒謊的動物

  • 學魔養成係統 - 二十二 女人可是撒謊的動物字體大小: A+
     

      李崢蹦跶著下樓,心情順暢許多。

      轉彎就撞上喬生了。

      瑟瑟發抖。

      趕緊捂頭。

      喬生不一般,上樓都是一邁四節,噌噌的,跟跨欄似的。

      一邊蹭還一邊嘟囔:“不行,我得拉著她一起走。”

      路過李崢的時候,他不忘說道:“你先忙啊,這事兒完了,哥哥請你頓大的,絕對到位。”

      李崢根本不敢答應,扭頭就跑。

      回到班里,才算穩定下來。

      午休時間,班里多數人都在趴著睡覺,少數人聊天,還有幾個人圍一圈偷偷看手機。

      他下意識地望向林逾靜的座位。

      倒不是因為別的,主要是自從關注她以后,收獲了很多學習竅門,搞不好又能發現點什么呢。

      但這次,視線卻被一個人擋住了。

      江青華正湊在林逾靜桌前支支吾吾。

      “這個……我剛好帶了這個……”江青華故作隨意地將一個小圓盒拍在林逾靜桌上,“潤喉糖,橘子味的,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李崢哼笑一聲,坐回座位。

      江青華,你可真不懂女人。

      女人可是撒謊的動物。

      當真你就輸了。

      她說嗓子疼就嗓子疼?

      她就是沒事兒找事兒。

      理她干嘛?

      不慣她臭毛病。

      哎,你還是太年輕了。

      卻見林逾靜側臉趴在桌上,雙手平攤,像是投降的手勢,一動不動。

      似乎還能聽到“嚕嚕”的聲音。

      這沒心沒肺的。

      睡的還挺香。

      江青華又叫了兩聲才發現,她戴著耳機呢。

      好像不該吵醒她。

      江青華有些糾結,不知道是該拿走潤喉糖,等她醒了再送,還是干脆放這里。

      “呀呀呀呀呀呀。”劉月邁著范偉一樣的步子擠了過來,麻花辮一翹,“我還說你在校門口收什么快遞呢,原來是嗓子藥啊。”

      “噓……噓……”江青華臉一紅,慌得要死。

      “號外,號外!”劉月興沖沖地便要呼喊。

      “別別別。”江青華忙推著她瘋狂向門口沖去,“今天我替你做值日。”

      “一次不行,三次。”劉月大笑道。

      “三次三次三次。”

      二人推搡著出了教室門,林逾靜卻也被吵醒了。

      她摘下耳機,咕嚕咕嚕揉了揉眼睛。

      “唔……”

      生氣。

      起床氣。

      “!”她發現了桌上的喉糖。

      警惕四望。

      很自然地,發現了李崢。

      李崢扭頭,不理她。

      “噫~~~”她卻把喉糖拿起來,抿了抿嘴,按著脖子假裝咳嗽起來,“咳~~咳~~”

      李崢不高興了。

      什么意思?

      以為我不知道你嗓子疼是假裝的?

      我才沒江青華那么單純好么。

      “不是我送的。”李崢橫眉道,“疼死你算。”

      “嘁!”林逾靜不屑甩頭,但還是笑嘻嘻地打開盒子,剝了一顆,“啊嗚”塞進嘴里,塞上耳機接著睡。

      美滋滋的。

      也不怕蛀牙。

      江青華此時才回到班里,見喉糖盒子開了,面色一喜。

      他想問李崢,卻又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改口道:“走著,打球去啊MVP。”

      “不敢不敢,我都是瞎蒙的。”李崢一板一眼地挑出比較柔軟的書籍本子,按照人體功能學原理,科學地布置在桌面上,“我放學再打吧,不然一身汗,難受。”

      “那成吧。”江青華想了想還是說道,“那個,林逾靜要是醒了,告訴她,不夠我還有。”

      “你自己說吧,我不想理她。”

      “還斗氣兒呢?”江青華轉而笑道,“那放學打籃球的時候,你也藏著點啊,你可是秘密武器,別讓二班發現你的真實實力。”

      “嗯,藏匿氣息,這個我擅長。”李崢自信點頭。

      “哈哈,那我走了,林逾靜要是問……算了,你睡吧。”

      看著江青華離去,即便是李崢,也能感覺到,他完全沒有往日瀟灑了。

      這家伙,不會是……對林逾靜有企圖吧。

      李崢獰著臉搖頭。

      不看好,非常不看好。

      林逾靜,那是何等的毒辣。

      江青華偏又如此單純。

      實力太懸殊了。

      活著不好嗎,江帥。

      李崢不再多想,穩穩趴向了剛摞好的書籍枕上。

      這個枕頭不一般。

      物理枕套,化學內瓤,中間還夾著數學作業。

      趴在上面,就兩個字。

      樸實無華。

      嗯,爭取做個考試夢。

      寫作業也行。

      ……

      天潭醫院,神經外科病房區。

      一個戴著無框眼鏡,大中分高馬尾的年輕女醫生快步前行。

      因為她的發型有點像曰本武士,男同事們經常開玩笑叫她蒼井文月老師。

      程文月完全不知道這個稱呼是為了什么。

      真不知道這幫醫科男腦子里都是什么東西。

      雖然男同事們很不客氣,但胡春梅和喬生卻是畢恭畢敬地跟在她身后。

      只要跟著她,干什么都會很順利。

      十天半個月都不一定能搶到的專家號,秒掛。

      胡春梅卻因搞了特殊,很不自在,都不敢抬頭看其他住院患者。

      片刻,行至副主任辦公室門前。

      程文月抬手看表。

      “4,3,2,1。”

      在她計時結束的同時,辦公室里傳來了手機鬧鐘的聲音。

      然后是一個男人舒展身體的呻吟聲。

      半分鐘后,程文月才敲門。

      “李老師,我。”

      里面的人小跑過來,親自打開了門。

      李毅見到胡春梅夫婦,畢恭畢敬地請進門來:“胡老師,喬老師,請。”

      胡春梅此前沒見過李毅,但只看一眼,就確定他是李崢的父親無疑了,只是身體看上去比李崢健康有力很多,不太像是這個歲數的男人。

      當然,跟喬生比還有差距。

      喬生是不太像這個時代的文明人。

      “李哥李哥,打擾了李哥。”喬生笑呵呵地擁著妻子走了進來。

      胡春梅一邊罵一邊入座:“你跟哪兒呢,你來這套……”

      “呵呵,沒事,別見外。”李毅伸了個懶腰,坐在桌前,擦著眼鏡笑道,“久等了,不好意思。我每天中午,必須得瞇這20分鐘眼,不然一天怎么都盯不下來。”

      “沒事兒,剛到,剛到。”喬生忙將材料放在桌上。

      李毅只掃了一眼,便拿起醫保卡,在讀卡器上刷了一下。

      “以前在我們院看過是吧。”李毅在電腦里輕松調出了胡春梅的病案,“稍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