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6章:誰可往極樂?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6章:誰可往極樂?字體大小: A+
     

      大羅論道殿。

      一句,我便是道,贏得滿堂喝彩。

      不是陸長生回答的非常完整,而是一種自信的樹立。

      玄心法師,來到中州,以佛法辯論,敗盡中州所有天驕。

      他這是在樹立自己的無敵之心。

      他一步一步,走到大羅圣地,每勝一場,便是在增強自己的自信,增強自己的信念。

      如今來到大羅圣地,玄心法師的自信,已經完美無瑕。

      而仙俠世界的辯法,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口舌之爭。

      更主要的就是,擊潰對方的自信,讓敵人對自己的信念,產生疑惑,這才算贏。

      否則的話,若僅僅只是口舌之爭,有很多詭辯,都足以讓人難以回答。

      所以這種辯法。

      所提的問題,必須要與自身或對方的‘法’有關系。

      而對方給予的回答,首先要直指核心,然后用自己的‘法’來解釋你的‘法’。

      解釋的完美,才算是回答正確,若是解釋不完美,就算不上正確。

      玄心法師來到大羅圣地。

      陸長生第一個問題,就是何為佛。

      看似是一個比較難度高的提問。

      而玄心也做了相應的回答,渡人者,皆是佛。

      用自己的佛法去解釋陸長生的提問。

      并且回答的不差。

      雖然陸長生認為是錯的,提出更好的觀點,也這不能代表什么。

      玄心的自信還在!

      輸一場,算不了什么。

      隨后玄心則以陸長生的問題,反之詢問,其實這個時候,玄心已經布置了一個陷阱。

      因為完美的回答,就是眾生皆為道。

      若是陸長生回答了這一句,就代表著佛道同宗。

      可若是陸長生沒有回答這一句,那么他便會做出這樣的解釋,也就是說局面是平局。

      這一點,或許有些人想不到,但道門高層都非常清楚局勢,故此也會有一些緊張,不知如何破解。

      可沒想到的是,陸長生來了一句,我即是道。

      這一句話,不但樹立了陸長生的無敵之心,更主要的是,完美破了這個局。

      不,甚至是,從一開始,陸長生就已經在下套了。

      他就在等玄心上當,結果玄心上當了。

      不但上當了,而且還幫陸長生樹立自信!

      可以說,這是一場極高的謀略之戰。

      一問一答,智慧無窮。

      玄心輸了,第一場輸的很慘。

      這也是為何玄心臉色都會一變的原因。

      西漠小雷音寺中。

      當普智大師看到這一幕時,不由雙手合十道:“大智慧。”

      眾僧人沉默不語,一向睥睨無敵的玄心法師,居然輸了,雖然只是第一場問答,但有一點開局不利的感覺。

      小雷音寺能看看到大羅圣地的景象,也完全是大羅圣地沒有斬斷這道佛法,不然的話,普智大師也無法看到這一幕,這是經過允許的。

      大羅圣地。

      陸長生沒有表現得很驚喜,相反他依舊平靜,甚至說,也非常重視眼前的對手。

      畢竟一路辯法到大羅圣地,連敗九大圣地和無數世家,這種人豈能小看?

      人可以自信!

      但絕對不能自信過頭。

      陸長生無懼,但不會盲目。

      “大智慧也!小僧受教了!”

      玄心起身,向陸長生作佛家大禮。

      第二場辯法開始。

      這一次,由玄心提問。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恨離別,我佛有無上經,使人超脫苦難,抵達彼岸,道門有何法?使人脫離苦難?”

      玄心問道,作為第二問。

      陸長生不假思索道。

      “自然之法!”

      “何為自然之法?”

      “順其自然!”

      “何為順其自然?”

      “生時,縱意人生,老時,頤養天年,病時,思念闊達,死時,落葉歸根,愛時,轟轟烈烈,恨時,學會放下,離時,學會珍惜,怨時,學會平靜,求不得時,學會前行,五陰熾盛時,懂得智慧。”

      “佛法引渡,令世人忘記八苦,而道法不同,令世人記住八苦,懂得八苦,拿得起,也放得下,此乃道門玄法。”

      陸長生平靜道。

      眾人大贊。

      玄心以八苦為題,贊佛門無上經。

      而佛門對待八苦的辦法,就是忘記一切煩惱,認為世人受苦,皆是因為,執念太深。

      可陸長生的回答,更加精彩。

      他認為,人生八苦,是必經之事,與其想方設法地放下,不如拿起,好好體悟,生老病死,愛恨別離。

      若是愛,便轟轟烈烈。

      若是恨,則學會放下。

      若是怨,則砥礪前行。

      若是離,則懂得珍惜。

      忘卻是逃避。

      唯獨勇敢面對,才是真理。

      這番禪機,令人贊嘆不已。

      玄機法師也不由深吸一口氣,再次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真乃大智慧,小僧受教了。”

      的的確確受教了。

      他要讓世人忘記苦惱,認為三者皆空,但陸長生反而直指本心,其境界,其智慧,比他要高。

      他心服口服。

      很快,陸長生提出自己的第二問。

      “魚販和高僧為鄰,魚販每日屠魚,殺孽深重,高僧每日為天下蒼生誦經,一日,魚販與屠夫相約早起,高僧每日早起,為天下蒼生誦經祈福,魚販每日早起,屠殺魚類,沾滿鮮血。”

      “敢問法師,兩人死后,誰可往極樂?”

      陸長生如此問道。

      此話一說,剎那間,引起眾人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這問題還要回答嗎?

      肯定是高僧可入西方極樂世界啊?

      連贏兩場就放水?

      彰顯道門風范?

      這不錯是不錯,只是有一點鋌而走險啊。

      眾人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然而有一部分人卻認為,這個問題,絕非如此簡單。

      玄心法師認真思考。

      但時間只有一炷香。

      最終玄心法師緩緩開口道。

      “魚販去了西方極樂世界。”

      他如此回答,讓眾人徹底懵了。

      這都送分題了,你居然還會答錯?

      “為何?”

      陸長生平靜問道。

      “猜得到,卻不敢說。”

      玄心深吸一口氣,他如此回答道。

      “為何不敢說話?”

      陸長生問道。

      “涉及佛法根基,不可言,不可語,不可猜。”

      玄心看著陸長生,這樣回答道。

      “如若不答,便為輸!”

      陸長生看向玄心,這樣說道。

      “第二場而已。”

      玄心回答。

      讓陸長生不由點了點頭。

      而眾人則云里霧里的,徹底懵了。

      不知道兩人再說什么。

      然而大羅長老的聲音響起。

      “第二局,玄心不答,視為輸,由陸長生給予解答。”

      聲音響起。

      陸長生回答這個問題。

      --

      --

      --

      天知道這種情節有多難寫,大綱已經寫好了,馬上第二章送上!

      求推薦票!同時有沒有書友提供一下一些比較精彩的辯論,那種有禪意的,讓作者去看看!拜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