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1章:你們猜師兄說了什么?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1章:你們猜師兄說了什么?字體大小: A+
     

      第二十一章:你們猜師兄說了什么?【新書求收藏】

      “不是那個意思。”

      劉清風哭了,他連忙開口道。

      “師兄,你閉關修煉,可能還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小雷音寺,玄心法師前些日子來到我們中州,雖名義上是以佛論道,但實際上,卻是想要以辯法之言,弘揚佛法。”

      “要知道,自古以來,中州無佛門,只能在西漠發揚光大,畢竟中州是我們道門的天下。”

      “但這個玄心法師實在是太厲害了,幾乎是一路橫推,無論是斗法還是辯法,同齡當代第一人。”

      “咱們中州十大圣地,他已經連斗五大圣地,接連全勝,并且還有不少圣人世家,也與他辯法,卻輸的極慘。”

      “今日傳聞,更是說,這個玄心法師,與青云圣地,一名太上長老辯法,說的后者吐血,慘敗而退,一舉成名,在中州炸鍋了。”

      清風緩緩說道,但語氣和面部表情,卻顯得十分激動與夸張。

      與此同時,清風不由看向陸長生,卻發現陸長生面容平靜,心中不由大贊自己這位大師兄的心理素質。

      “你說的這個人,的確厲害,但........與我何干?”

      陸長生直接問道,倒也沒有遮遮掩掩。

      呃.......

      清風小師弟沉默了。

      隨后陷入沉思。

      好像,的確不關陸長生什么事啊。

      不過很快,清風小師弟馬上不由開口道:“有關系啊,師兄,他已經連敗五大圣地了,如果不出意外,這幾日會繼續去其他圣地辯法,最快十日,最慢一個月,這個玄心法師就會來到我們大羅圣地。”

      “他來此地,自然而然,會找同齡修士,咱們大羅圣地,也只有您才能跟他辯法。”

      “師兄,說句大不韙的話,若是您輸了,咱們大羅圣地就要名譽掃地,而您只怕要顏面盡失。”

      “而且,其實最主要的,不是簡單的面子問題。”

      “據我爹所說,玄心法師,想要在中州弘揚佛法,若是他連敗十大圣地,又無人耐他如何,到時佛道之間,肯定有一場激烈無比地爭斗。”

      “一旦爭斗起來,魔門乘虛而入,對天下蒼生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清風小師弟將事態的嚴重性說的仔仔細細。

      而陸長生的關注點,不是什么天下蒼生,也不是什么魔門乘虛而入,而是要找自己斗法?

      “為何要找我?你紫云師姐不行嗎?我大羅圣地,就沒有杰出弟子嗎?金陽也不錯啊。”

      陸長生連忙開口。

      斗法?

      斗什么法?

      看誰修煉慢?這個可以比一下啊。

      實在不行,比誰能一口氣吃五個饅頭,這個也不是不可以啊。

      比斗法干什么?

      佛門子弟,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

      “斗法都是次要的,重點的是辯法,而且金陽師兄曾經與這個玄心法師打過一場,據他人所說,金陽師兄,一招就敗了。”

      清風小師弟如此說道。

      “一招就敗了?”

      陸長生不由驚訝。

      要知道,金陽可是真傳弟子啊,陸長生見過一次,實力很強,施展道法的時候,腦后面有一輪金陽,顯得極其非凡,劍法更是超然在上,這都敗了?

      “是啊,誰能想到呢!”

      “所以,大羅的希望就放在您身上了,不,整個中州道門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

      清風小師弟認真無比地說道。

      “放在我身上了?”

      陸長生又有點懵了。

      我又沒說什么,為什么放在我身上?

      “師兄您還不知,那些敗在玄心法師手中的同齡修士,在失敗之后,都會說一句,雖我敗了,但并非是你強,而是我太弱了,如若你遇到我道門大師兄,陸長生時,你便會知道,何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所以,玄心法師一定會來找您,不過師兄我相信你,整個大羅圣地,包括整個中州道門都相信您,能夠戰勝玄心法師。”

      清風再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豪情萬丈,嗶氣十足,卻沒有發現,陸長生的臉,黑了一點點。

      “輸了會很倒霉嗎?”

      隨后陸長生認真問道。

      “很倒霉!也很慘!而且最慘的是,若是玄心法師,選擇大羅圣地為最后一個挑戰圣地的話,一旦輸了,很多人會將怨氣算在我大羅圣地上,影響很大,或許是一輩子的污點。”

      清風認真無比地回答道。

      “那既然他如此讓道門難堪,為何沒有人在路上,截殺他?”

      陸長生浮現一個想法。

      只是這話一說,清風不由哭喪著臉道:“那玄心法師,是佛教佛陀轉世,生來就有氣運,雖比不過師兄,但也算得上是大氣運加持者,誰敢殺他?魔門都不敢出手。”

      “而且肯定有佛門高手保護,就退一萬步來說,他真出事了,佛門肯定要將這筆賬算在我們道門頭上。”

      “我道門肯定不怕佛門,只是一旦事態嚴重,會引發佛道之爭,到時候必是一場生靈涂炭,都會淪為千古罪人,我道門心念蒼生,斷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再加上我等都是正統道門,也不可能會做那種事情。”

      清風一臉正氣道。

      呼!

      吐出一口氣。

      陸長生點了點頭,他面無表情,顯得很沉默,同時一語不發。

      此時此刻,倒不是裝嗶,而是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師兄,您的意思是?”

      清風繼續問道。

      “既來之,則安之。”

      還能說什么?

      說投降行不行?

      認慫行不行?

      跑路行不行?

      眼下對方還沒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懂了!”劉清風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緊接著退走道:“那我先走了,師兄,您好生休息,區區一個玄心,算得了什么?我們相信您。”

      劉清風離開。

      大殿當中。

      只剩下一個內心焦灼的廢柴大師兄了。

      唉!

      這一刻,陸長生煉丹的心情都沒了。

      好心情就這樣沒了。

      該死的禿驢。

      陸長生心中吐槽了一句。

      而此時此刻。

      走出大殿后。

      劉清風按照陸長生的意思,等到眾人做完苦役之后,則一人發放一顆金剛琉璃丹。

      后者紛紛好奇,不知這是什么。

      但忽然間,劉清風拉著眾人,顯得神秘無比道。

      “我跟你們說個事,你們可千萬要保守秘密,知道嗎?”

      聲音響起,剎那間,眾人不由好奇。

      “什么事啊?”

      “快說,快說!”

      劉清風掃了一眼周圍,發現沒外人,當下壓低聲音道。

      “玄心法師不是中州辯法嗎?剛才我把這個事情告訴師兄了,你們猜,師兄說了什么嗎?”

      劉清風故作神秘道。

      剎那間,所有弟子全部精神抖擻,一日的疲倦,頓時蕩然無存,一個個顯得極其好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