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0章:中州的天,要變了!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20章:中州的天,要變了!字體大小: A+
     

      第二十章:中州的天,要變了!【新書求收藏】

      翌日。

      太陽升起。

      大羅主峰的生機勃勃。

      有的弟子擦拭著大殿。

      有的弟子巡視著山峰。

      有的弟子堅守著山門。

      有的弟子到點就敲鐘。

      顯得十分勤勞。

      無非就是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一點傷痕罷了。

      不過在陸長生眼中,這些傷痕,并無法遮蓋那份散發在他們身上的勞動光輝。

      “今天又是美好地一天。”

      陸長生收回目光,他回到房間當中,開始新一天的丹方之旅。

      自從得知李春真的將丹方煉出來之后,陸長生這幾日,都忙于書寫丹方之中。

      陸長生的想法很簡單,先寫一百張丹方,然后再一個個去試,如果煉出了好丹,就拿出去顯擺。

      若是練不出好丹,就希望李春能看在自己大師兄的面子上,幫自己遮羞了。

      不過一連已經過去了好幾日,陸長生遲遲等待李春歸來。

      可李春一直未曾出現過,讓陸長生略微有一些焦灼。

      若不是派人去打聽過,李春還活著,陸長生還以為李春煉丹出了問題,被人打死了。

      就如此,一連又等了三日。

      終于。

      憨厚無比地李春,來了主峰。

      “大師兄!大師兄!”

      李春興高采烈地喊著,人還未到,聲音卻已經到了。

      吱嘎。

      聽到李春的聲音,陸長生推開由瑪瑙寶石鑲嵌的大門,面容很平靜,但其實內心很激動。

      “進來說吧。”

      陸長生本想直接讓李春給藥,但想了想,外面都是大羅二代弟子,索性讓李春進來給。

      這種事情,盡量少點人知道,畢竟丹藥到底有沒有問題,還是個未知數。

      “好。”

      李春走進大殿當中,隨意打量了一番。

      玉石而鑄的地板,千年靈木打造的桌椅,還有抬頭看去,一顆顆極其珍貴的深海靈珠,散發出濃郁地靈氣。

      “不愧是大師兄啊,”李春心中驚嘆,同時從百寶囊中,取出一個玉瓶道。

      “師兄,這個瓶內,有一百枚大力,哦,不對,是金剛琉璃丹。”

      李春將玉瓶擺在陸長生面前。

      “一百枚?”

      陸長生點了點頭,同時很滿意地看著李春道。

      “師弟果然聰慧,你為師兄煉丹,有一定功勞,師兄寫一張法旨,令你晉升為核心弟子。”

      李春這么幫自己,自然要許諾一些好處。

      金銀珠寶太過于俗氣,靈丹妙藥陸長生沒有,也只能提一級了。

      好在大師兄有權利調動弟子階級,只要陸長生愿意,他甚至都可以讓李春直接晉級真傳。

      只是那樣做的話,不是一件好事。

      真傳弟子,必須要有一定實力,不是說靠走關系就能成為真傳弟子。

      外面劉清風,李章,秦明等人,父輩都是大羅高層,但若是沒有對圣地做出什么非常大的貢獻,亦或者是說沒有什么特別之處,那么就算掌門讓他們晉升真傳,也會有很多人不服。

      除非能跟陸長生一樣,仙風道骨,往那里一站,別人就覺得是個絕世天才。

      不能的話,就只能老老實實刷成就,一點一點爬上真傳之位。

      “多謝大師兄!多謝大師兄!多謝大師兄!”

      再聽到陸長生所說之后,李春直接跪在地上,感恩戴德,感激流涕地說道。

      他是內門弟子,無權無勢,也就是修仙根骨不錯,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內門弟子。

      李春知道,自己這輩子幾乎不可能成為核心弟子,一來是修為不行,二來是沒有背景人脈。

      而不曾想到,就因為前些日子,隨便做了點事,就得到了大師兄的青睞,真是令人無比喜悅啊。

      “小事一樁。”陸長生淡淡開口,緊接著他神色很嚴肅道:“不過師弟,還是那句話,切莫暴露出什么痕跡來,你幫師兄煉丹之事,目前來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明白嗎?”

      陸長生很嚴肅地說道。

      “明白。”李春點了點頭,而后又不禁問道:“師兄,你明明煉出這樣的丹藥,為何不說出去啊?您這么優秀,不但修練非凡,而且煉丹也超凡入圣,為何不說?”

      李春有一些好奇,他性子直,說話也直,直接詢問陸長生。

      “呃.......”

      陸長生心中思索了一番,而后緩緩開口道:“師兄固然優秀,但卻明白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這個道理,做人要懂得謙虛,明白嗎?”

      說完這話,陸長生起身道:“李師弟,去幫我將劉清風喊來,喊來之后,你自行下山,而后好好修練,穩固修為,免得這核心之位被人笑話。”

      “多謝師兄教訓,師弟必會勤學苦練,穩固核心之位,不讓師兄難堪。”

      李春起身,他知道陸長生強行提拔他為核心弟子,必然會遭人妒忌,所以必須要好好努力,待境界提升之后,就不會有人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說他閑話,李春不在乎。

      可若是說陸長生閑話,他會覺得愧疚。

      很快,李春離開。

      不多時,劉清風探頭探腦地出現在陸長生面前。

      “大師兄,你叫我啊。”

      經過一小段時間的接觸,劉清風稍微摸清了陸長生的性格。

      十分和善平靜,不會那么嚴厲,即便是自己貪玩一些,或者是開點玩笑,都不會引來責備。

      故此劉清風就顯得小孩子心性一些。

      “清風,師兄交代你一件事情,你可要好好去做,若是做好了,師兄傳你一門道法,若是做不好,就莫怪師兄去劉師叔一趟了。”

      陸長生平靜開口。

      前半句還好,后半句話讓劉清風不由縮了縮脖子。

      “大師兄,您說,我絕對會辦好。”

      劉清風一臉篤定道,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大師兄何等人也?怎會坑我害我?

      “這瓶內,是上等靈丹,待會他們做完日勤之后,便讓他們一人吞服一顆,你細心觀察他們的變化舉動,以及身心感受,知道嗎。”

      陸長生將玉瓶遞給劉清風。

      “呃?師兄,這丹藥會不會有問題啊?”

      劉清風略微好奇問道。

      然而很快,陸長生露出罕見的笑容,顯得儒雅隨和道:“你覺得呢?”

      劉清風看了一眼陸長生,這一笑,令人失了魂一般。

      “自然不會,是師弟想多了。”

      劉清風立刻開口回答。

      “去辦吧,記住,不要告訴是我給的。”

      陸長生輕笑道。

      他已經想好了對策。

      若是丹出了問題,第一時間斥責劉清風,臺詞都想好了。

      “清風,不曾想到,你平日爭勇好斗就算了,可為了想要爭過他們,你出此下策,清風,你不該啊,你不要再說什么了,也不要編造什么謊言了,認錯吧,回頭是岸。”

      若是丹藥沒出問題,那就沒什么事了。

      當然,這金剛琉璃丹,吃不死人,所以陸長生才敢讓那些二代弟子試藥,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冒這么大的風險。

      不過臨走之前。

      劉清風似乎想到了一件事情。

      馬上神色極其緊張與神秘道。

      “大師兄,你知道嗎?”

      “額?”

      陸長生看向劉清風,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中州的天,要變了。”

      劉清風開口,聲音低沉,且有神秘無比。

      天變了?

      這有什么?搞的神神秘秘!

      陸長生有點沒好氣,白瞎了他的好奇心。

      但想到還要讓這個小師弟替自己做事,陸長生只能憋著吐槽,點了點頭道。

      “明白了,師兄待會會去收衣服的,還有別的事嗎?”

      聽到陸長生所言。

      劉清風不由一愣,而后陷入了沉思。

      是大師兄赤子之心,還是我表達的方式不對呢?

      關收衣服什么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