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19章:爹,不關我什么事啊!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19章:爹,不關我什么事啊!字體大小: A+
     

      第十九章:爹,不關我什么事啊!【新書求收藏】

      “你們聽說了嗎?咱們大羅那些有背景的二代,都被送去主峰修煉了。”

      “這早知道啊,大師兄如謫仙臨塵,天資聰慧,前些日子一句話,就讓李正成為天地大儒,試問一下,誰不想跟隨大師兄修煉?”

      “是啊,是啊,可惜我沒機會,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必定會讓大師兄看到我的赤子之心,吸溜!”

      “不是這個,你們知道嗎?那些二代進入主峰之后,大師兄給他們安排了什么任務嗎?”

      “什么任務?”

      “說來聽聽。”

      “有話能不能一口氣說完,非要一段一段的說?”

      大羅圣地,一道道聲音響起,弟子們交頭接耳,再談論著這些日子的趣事。

      “大師兄讓有的人,去敲鐘,每日敲三下,早中晚,一直到鐘自己響才會傳道法。”

      “還讓一個師兄,去擦拭大殿里里外外,只能用一桶水,什么時候在擦干凈了,而且桶子里的水,清澈見底,什么時候再傳他道法。”

      “最絕了還是一個倒霉的師兄,讓他去掃地,日落之前,必須要將所有落葉全部掃干凈,不得用法力,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葉子會自動掉落,你掃完這個,哪里又出現新的落葉。”

      “你們說,是不是他們得罪了大師兄,現在被大師兄刻意去處罰啊。”

      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弟子這樣猜測道。

      “不可能,大師兄正氣凌然,心懷慈悲,怎可能是那種心胸狹義之人?”

      “對對對,大師兄不可能是那樣的人。”

      “我覺得,這是一種考驗,說句難聽點的,大師兄貴為天道之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從他身上學習道法的。”

      “恩,我覺得你說的沒錯,大師兄何等人也,怎可能是那種心胸狹義之人。”

      “說的沒錯,其實我更覺得,這種考驗,充滿著大智慧,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我們就不要井底之蛙了,大師兄這樣做,必然有他的道理,唉,多么想跟隨著大師兄,他念經,我吃飯,他修法,我吃飯,他站在山崖上欣賞日落,我在后面邊吃邊欣賞。”

      “飯桶閉嘴。”

      弟子們相互議論。

      而陸長生奇葩的行為,也傳到了各大高層耳中。

      符箓堂。

      秦明一臉堅決地坐在家中,憤憤不平道:“爹,我是過去修道法的,不是過去當廚子的,大師兄要我每天做飯,而且要求一年之內,菜品不得重樣,還要讓我多放辣子少放鹽,我不干了。”

      秦明很無奈,前些日子,他被安排到主峰,跟隨著陸長生,起初是非常開心的。

      可直到陸長生交代他這個任務以后,秦明頓時就懵了。

      讓自己吃沒問題,多吃一碗他都能接受,可讓自己當廚子,這簡直是活受罪啊。

      平日里這些二代們,有那個做過苦活,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自然而然,聽到要做苦活,肯定不樂意了。

      此時此刻。

      符箓堂的堂主,秦海也不由皺眉了。

      其實陸長生讓自己兒子受點苦,倒也沒問題,反而他也贊同,但去當廚子是什么意思?

      大羅圣地的廚子少嗎?隨便抓個雜役弟子來都沒問題啊。

      “難道真的是故意刁難?”

      秦海沉思了一番,緊接著起身道:“你先在這里等一會,我去找一趟掌教。”

      說完這話,秦海駕馭飛劍離開。

      與此同時。

      大羅宮內。

      青云道人皺著眉頭,看著這些再一次聚集而來的同門師兄。

      “掌教師兄,若說讓我家孩子去妖獸森林歷練一番,莫說吃苦,就算是受傷,我也絕無半句怨言,可讓他去扮演乞丐是什么意思啊?”

      “是啊,是啊,我兒雖然資質愚鈍,但至少在大羅圣地也算得上一號人物,長生居然安排我兒去抄寫大羅藏經閣所有經文一百遍,藏經閣有多少經書,掌教您難道不知道嘛?”

      一道道聲音響起,讓青云道人有一些心煩意亂了。

      但畢竟是掌教,自然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大發雷霆。

      想了想,青云道人也想不出,陸長生安排這種事情的意圖是什么。

      當下青云道人開口道:“傳長生來大羅宮。”

      他也很困惑,他也很無奈啊,只能去請陸長生親自過來解釋了。

      一炷香后。

      陸長生來到大殿之中。

      依舊是那么的絕世出塵,也依舊是那么的如仙一般,仿佛是從畫卷之中走出來的仙人一般。

      “長生,見過師父,見過各位師叔伯。”

      來到大殿之中,陸長生先作揖,隨后看向眾人。

      他心里明白為什么突然叫自己來到這里。

      所以也做好了對策。

      一看到陸長生,所有人都流露出笑容,一個個顯得十分和善,完全沒有之前任何一絲焦灼,顯得道骨仙風。

      看到自己這群師兄弟的表現,青云道人心中充滿著鄙夷,但明面上還是十分平靜。

      “長生,為師讓你過來,是想問問你,為何要安排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讓你主峰的那些弟子去做?”

      青云道人,當著眾人面,直接詢問陸長生。

      果然。

      陸長生沒有猜錯,他很平靜,同時看向大殿內的師叔伯們,緊接著開口道。

      “諸位師叔伯,長生明白,諸位都是想望子成龍,但修行之路,長途漫漫,仙法大道,豈是一朝一夕便能學會的?”

      “諸位師叔伯的后人,雖一個個天資不錯,但因為他們生來就不平凡,所以養成了一種傲氣,平日里難以見到,因為存在于心。”

      “長生此舉,有兩個意義,一個是磨練他們的心性,另外一個恕長生不能道出,否則此番行為,就毫無意義了。”

      “當然,若是有那位師叔伯的后人,覺得長生此舉毫無意義,可以主動退出,長生絕無怨言。”

      第二個意義,陸長生自己也不知道,純粹就是瞎編,反正顯得高深莫測就行,畢竟說真話他們不信,那就編到底。

      而且最重要的,他本來就想有這么多人跟在自己身旁,畢竟人一多,很多事情就容易暴露。

      譬如說自己不但長得帥,還很有才華的秘密。

      果然,隨著陸長生這番話一說,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而后眾人連忙開口道。

      “那里有,那里有,長生師侄莫要亂想。”

      “對對對,是我們唐突了。”

      “我兒回來,一直說長生師侄智慧無雙,怎可能有這種心思呢。”

      青云道人也撫須道:“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徒兒,既然如此,那就沒事了,長生,你好生歇息吧,可能過些日子,有大事發生。”

      青云道人這樣說道,還強行留下一個懸念,顯得高深莫測,不過陸長生沒有追問,作揖之后,便離開大羅宮。

      待陸長生離開之后。

      青云道人頓時冷眼注視著在場眾人。

      一瞬間,場面變得十分安靜。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低著頭沉默不語,完全沒有之前的囂張了。

      “一群人加起來都快有十萬歲了,還如同三歲孩童一般,遇到一點事情就急急忙忙,現在知道了吧?明白了吧?真是丟盡我的臉面。”

      抓住機會。

      青云道人口吐芬芳,開始喋喋不休地教訓這群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師兄弟們。

      而這幫人自覺理虧,也就硬著頭皮挨罵了。

      一個時辰后。

      青云道人舒爽無比地走出大羅宮。

      而這群大羅高層,則一個個黑著臉離開大殿。

      秦海駕馭飛劍。

      回到了符箓堂。

      一直等待的秦明,看見自己父親回歸,當下十分高興。

      只是還沒來得及開口。

      剎那間,秦海一巴掌就扇過來了。

      “逆子!”

      秦海氣的不行,被青云道人訓斥一個多時辰,憋了一肚子火,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還在自己師侄面前丟了臉,這讓秦海如何能忍?

      “爹!干什么啊?”

      “你還有臉問?整日不學無術,仗著你爹我,到處胡作非為,狐假虎威,讓你做點苦活累活都接受不了,你還有什么資格喊我爹?”

      啪!

      秦海又是一巴掌。

      “爹,我冤枉啊,我哪里不學無術啊?”

      秦明是真的冤枉啊,他就是希望自己爹過去說說情,然后換個輕松點的活,怎么就成了不學無術?怎么就為非作歹了?

      “你還敢頂嘴?”

      啪!

      又是一巴掌。

      “爹。”秦明真的要吐血了。

      “你還有臉叫我爹?”

      啪!

      秦海又是一巴掌。

      “不叫你爹叫什么?難不成你叫我爹?”

      秦明憋屈無比地喊道。

      “什么?你還要讓我當你兒子?平日里胡作非為,居然如此膽大妄為,我怎么生了你這個逆子?”

      啪!

      秦海更氣了。

      “爹,你不講道理啊。”

      秦明哭了,直接跑路。

      “你還敢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秦海在身后追。

      秦明則瘋了一般地逃離。

      然而很快,秦明發現,高空當中,有十幾道熟悉的身影,都是捂著臉邊跑邊哭。

      “爹!你聽我說啊!”

      秦明大吼道。

      “我不聽!我不聽!我今日就要讓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父嚴!”

      秦海幾乎失了智,滿腔怒火,正好找個機會發泄。

      然而就在不遠處,一道更凄慘地哭聲響起。

      是劉清風的聲音。

      “爹!不關我什么事啊?你干什么打我啊?”

      哭聲響起。

      無數大羅弟子看的瑟瑟發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

      ---

      有書友推薦建個群。

      其實不太想建的,但想想吧,建一個也好,通知大家更新時間!

      群號是:1027381298(群名:人人都是大師兄)作者會在群里經常發紅包!

      感謝大家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