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8章:你們知道師兄什么境界嗎?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8章:你們知道師兄什么境界嗎?字體大小: A+
     

      第八章:你們知道師兄什么境界嗎?【新書求收藏】

      紅峰。

      陸長生十分認真地繼續研究丹方。

      而一旁的清風小師弟,則拿出一卷玉冊,告知陸長生明日要做的事情。

      “大師兄,明日子時,你就要開始沐浴更衣。”

      “丑時便要焚香禱告。”

      “寅時和卯時則要在大羅宮內靜心休養。”

      “到了辰時,大師兄就要從大羅仙宮離開,前往祭天殿,祭拜天地。”

      “巳時,掌教會當著宗門上下,冊立師兄為我大羅圣地,第一師兄。”

      “最后便是午時,師兄將獲各類賞賜,再與談論道心,最后大典結束。”

      清風小師弟將明日的安排一一說來。

      所有安排都沒什么問題,只是最后一個安排,讓陸長生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談論道心?”

      陸長生將目光看向小師弟。

      后者立刻解答道:“就是談論一下師兄對道的看法,也就是說一下修煉心得,亦或者說一些激勵弟子們的話即可。”

      修煉心得?談論道法?

      很不巧,這觸碰到了陸長生的知識盲區。

      畢竟耗費三年才抵達練氣境,讓陸長生信心遭到了打擊,談論道法顯然就是丟人現眼的環節。

      “清風,你現在是什么境界?”

      陸長生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免得讓這個小師弟起了疑心,只是好奇問了一句。

      “回稟師兄,師弟不才,前些日子才剛剛結丹。”

      清風小師弟一臉慚愧地說道。

      但在陸長生眼中,這就是在無形裝嗶了。

      “結丹境?你幾歲開始修練?”

      陸長生繼續問道。

      “七歲,今年十七,也有十年了,這等修煉速度,比起師兄來,師弟自愧不如。”

      清風小師弟更加慚愧。

      這一刻,陸長生不免更加郁悶。

      “師兄不如你啊。”

      陸長生忍不住嘆了口氣。

      然而清風師弟立刻搖了搖頭道:“大師兄言重了,大師兄才入我大羅圣地三年,修為便如此高深莫測,師弟難以窺探到師兄境界,只怕已經金丹境了吧,是師弟不如師兄。”

      清風師弟這番話,讓陸長生驚訝了。

      “你無法窺探到我的境界?”

      陸長生的確驚訝了,理論上來說,高境界的修士,看低境界的修士,一眼就能察覺到對方境界,可清風師弟居然看不到自己的境界?

      這是重點,得劃一下。

      “是啊,師兄境界高深,說來也不怕師兄取笑,今日初見師兄,我便觀望師兄好一會,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看清楚師兄的境界,師弟還學過望氣術,只覺得師兄頭頂三花,氣運加持,想來就算師兄已經抵達結嬰境,師弟也不足為驚。”

      清風小師弟滿臉認真地說道,陸長生仔細看去,對方還真沒有一點阿諛奉承的模樣,似乎真的無法看清自己修為。

      “難不成師父給我的心法,有神效?他人無法看清我的修為境界?”

      仔細思考,陸長生心中不由大喜。

      若是別人無法窺探自己的境界,那豈不是可以扮豬吃虎,哦,不對,是扮虎吃豬。

      “師兄,師弟斗膽問一句,如今師兄到了什么境界?”

      很快,清風小師弟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聽到小師弟的詢問,陸長生當下故作神秘道:“境界之事,本不可告知他人,但師兄性子灑脫,就告知于你,不過師弟可莫要亂傳出去,知道嗎?”

      陸長生顯得很神秘。

      清風小師弟頓時點點頭,一臉正義道:“師兄,我清風是出了名的嘴嚴,莫說別人,就算是我父親問我,我也不會說出去的。”

      “好!其實師兄已經突破元嬰境了。”

      既然看不到自己的境界,那就別怪陸長生瞎編了。

      果然,話一說完,清風小師弟頓時不由震驚萬分。

      “元......元......元嬰?”清風徹底愣住了。

      所謂修仙難,難于上青天,他七歲開始修練,十年時間抵達結丹,聽起來輕描淡寫,可實際上這其中不知付出了多少代價,從生下來就浸泡在靈藥池里,睡的地方,都布置了聚靈陣,可以說七歲之前就打下了雄厚根基。

      所以十年時間,才能完成結丹,其中花費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足可以讓十人凝聚金丹。

      可沒想到,陸長生修練三年,就突破至元嬰境。

      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看著一臉震驚的小師弟,陸長生心中很暢快,同時隨手揉了揉清風的腦袋,微笑道:“小師弟也莫要灰心,這世上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三年元嬰聽起來或許如神速一般,但放眼世間,古往今來,有多少絕世天驕比師兄強,所以我們始終要有一顆謙卑的心,這樣才能在修仙大道,越走越遠,知道嗎?”

      “多謝師兄教誨。”

      清風小師弟認真無比地說道,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陸長生這樣笑吟吟地摸著自己的頭,讓他莫名感到有一些說不出來的味道。

      只是因為遭受打擊,清風沒有多想。

      不過清風眼中的失落,無法遮掩,顯然的確被打擊到了。

      陸長生則表示心情很愉悅。

      打擊天才自信,的確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師兄,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去處理,師弟先行去處理,等處理完手中事物,再來找師兄。”

      清風小師弟自信心真的被打擊到了。

      “去吧,去吧。”

      陸長生點了點頭,他心情是很愉快,不,是極其愉快。

      很快。

      劉清風離開了紅峰。

      他獨自一人下了山峰,面容上有無法遮掩的憂愁。

      一直以來,劉清風認為自己修練資質算得上極好,可能比不過古今往來的那些名人天驕,但至少在當世,也算得上數一數二。

      整個大羅圣地,至少可以排到前五。

      可不曾想到的是,自己那位大師兄,居然如此恐怖。

      三年元嬰!

      三年就元嬰了啊。

      自己踏入修行,第三年好像也勉強不過筑基。

      這位師兄就已經元嬰了。

      這人比人,簡直是要氣死人。

      他很惆悵,往自家住處走去。

      說是說有事,其實就是想散散心。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清風!”

      聲音很熟悉,劉清風將目光看去。

      是熟人。

      “李章!”

      劉清風微微皺眉,這個李章是他從小到大的勁敵,其父親是丹藥堂的堂主,所以也算得上是大羅權貴,而且一直跟自己明爭暗斗,就是為了爭奪大羅新生一代第一人。

      “怎么了?”

      劉清風心情不是很好,再加上遇到勁敵,自然語氣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沒什么事,只是聽我父親說,你現在跟著那位大師兄學習道法,這事是真是假啊?”

      李章開口問道。

      “自然是真!”

      劉清風沒好氣地回答道。

      “呵,那就先恭賀你了,不過那位大師兄,聽說才不過剛來宗門三年,修為不深,你跟在他身旁,學的到東西嗎?我可告訴你啊,我雖然比你晚半年結丹,但我父親弄來了三竅金丹,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十年之內,我必踏入金丹境。”

      李章語氣之中充滿著炫耀。

      “哼!愚昧無知。”劉清風冷冷一笑,眼神中充滿著鄙夷,看向李章。

      這種表情,讓李章瞬間不爽了。

      “你說誰愚昧無知?”

      李章向前走了一步,身子嗡嗡作響,目光不善。

      “我說你愚昧無知。”

      劉清風絲毫不懼對方,直接罵道。

      “好你個劉清風,你今日不說出緣由來,就別想安然走過我面前。”

      李章也是暴脾氣,受不了罵。

      然而劉清風搖了搖頭,看向李章道:“你方才說,大師兄入門三年,修為不深,是不是?”

      “對啊!”李章點了點頭,這話的確是他說的。

      “那你不是愚昧無知你是什么?”

      劉清風繼續譏諷!

      這下李章臉色不由一變,品出其中意思了。

      他雖然是二代,也年輕氣盛,但不蠢啊,要這還聽不懂劉清風的話,可以去死了。

      “有什么消息嗎?快說,快說!”

      李章立刻收斂怒氣,連忙詢問劉清風。

      而劉清風看向李章,緊接著又壓低聲音道:“我說可以,但你不能亂傳出去,否則我父親絕對饒不了我!”

      這話一說,李章瞬間來了精神,方才的怒意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滿臉好奇。

      “過來!”

      劉清風喊了一聲。

      李章立刻靠近。

      很快,劉清風摸著李章的頭,認真無比道:“大師兄雖入門三年,但修為已至化神大境,我今日前去大羅宮,聽到掌教他們議論,大師兄很有可能百年之內,就能飛升仙界!”

      “什么!”

      李章瞬間失色,因為出身不俗,所以李章更加清楚,化神是什么概念。

      “這不可能!”

      李章忍不住開口,直接回絕道。

      但下一刻,劉清風繼續摸著李章的頭,冷冷笑道:“不可能?你見過大師兄嗎?如果你見過大師兄,你就知道,這沒有什么不可能的,而且紫云師姐,為何對大師兄情有獨鐘?就因為長相嗎?修仙世界,實力為尊,紫云師姐這樣的絕世女子,所看中的人,會是凡人嗎?你自己好好細品,還有,不要亂傳出去,不然我爹知道了,肯定要揍我。”

      劉清風極其認真地說道,最后半句話,充滿著威脅和警告。

      這一刻,不知為何,李章看著劉清風的表情,隱約之間,他相信了。

      不過......說歸說,你為什么一直要摸我頭?

      李章覺得有一些怪怪的。

      而劉清風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摸李章的頭,因為方才師兄也是這樣摸自己頭,他也就有模有樣地學了。

      “好了,我還有別的事情處理,你千萬不要亂傳出去。”

      叮囑了一句。

      劉清風離開這里。

      啊。

      不知為什么,看到李章這種表情。

      劉清風莫名感覺很開心。

      啊。

      心情舒暢了很多。

      啊。

      爽啊。

      而一炷香后。

      李章出現在大羅學宮內。

      他一臉神神秘秘,來到了上學宮,拉著幾位好友,十分激動也十分神秘道。

      “大事!大事!”

      “你們知道,那位大師兄是什么境界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