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30章原來我的真實身份是……

  • 明尊 - 第130章原來我的真實身份是……字體大小: A+
     
        周乞真人與燕殊等人見到血海魔胎被斬殺,這才松了一口氣,甚至輪回之主的提示,都已經響起。
      
          “主線任務一:前往天煞峰,查探血魔封印異動緣由。已完成,獎勵功德五百。”
      
          “主線任務二:獲得正道陣營任何,加入正道陣營,輪回者已經獲得正道劇情人物知秋、十方、諸葛青云、周乞認可,完成度(4/7),主線任務二已完成。獎勵兩千功德。”
      
          “主線任務三:尋回七件降魔之寶,斬除血魔。輪回者已收集降魔之寶破魔金針、束魔銀環、降魔劍匣、煉魔真火、化魔玉瓶、定魔寶鏡,完成度(6/7),獎勵六道德。斬殺血魔,獎勵五道德!”
      
          至于陣營人物,各人完成度各有不同,有錢晨這般殺對立陣營如麻,手下有六七條人命的,也有司傾國這般一個血魔陣營的輪回者也沒有殺的。一個一道德,比起那些高難度任務來,性價比要高得多。
      
          錢晨這邊只是多了一個:“斬殺血魔,獎勵一百道德!”的提示。
      
          司傾國滿意的數著入賬的功德道德點數,眼睛笑得彎彎的,好似月牙,她驚喜道:“這次任務的獎勵好豐厚,只是正道陣營的主線任務總體獎勵就有十一道德。比起我前兩次任務,獎勵高好多啊!”
      
          她對血魔的斬殺賞金并不眼熱,血魔最可怕的便是那不死不滅的陽神,這一步的任務難度遠超其他,多半玄天斬魔劍都無法一舉斬殺,錢晨多次重創削弱血魔,又設局將血魔和妙空困在一個只能拼死廝殺的困境,讓血魔陽神衰弱到了極致,這才尋回先天斬魔劍殘骸,一劍斬殺。
      
          能斬殺血魔,錢晨的作用比她們幾人加起來都大,獲得賞金也是理所當然。
      
          就連正道陣營的懸賞支線任務,她都有些不愿意做,雖然選擇血魔陣營的輪回者,皆是自取思路,但是讓她為了獎勵,主動去獵殺那些輪回者,她還是有所不為的。
      
          其他幾人聽到了主神的提示,也都松了一口氣。
      
          既然主神已經提示血魔被斬殺,那么應該不會有其他變數了。
      
          燕殊剛想讓大家一起祭出降魔七寶,將這殘余的魔胎徹底煉化,就看見錢晨一臉面色凝重,他走上前去,問道:“錢師弟,可是那魔頭妙空還沒死?可要在我等聯手補上一擊?”
      
          錢晨亮出劍光,低聲道:“此劍尚未了卻因果,定然有了其他變數,妙空我倒是不擔心。此人與我三戰,越來越不是我的對手了。縱然還活著,難道還能當我一劍嗎?我擔心的是其他變數……”
      
          司傾國笑道:“哪里還會有其他變數,就算再有什么變化,任務已經完成,我們也可以隨時回歸輪回之地了!”
      
          沙沙沙……
      
          血海魔胎之中,穿了一陣細微的聲響,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卻見妙空用來包裹玄天斬魔劍的那張滑膩柔軟的黑皮,突然從血海魔胎之中擠了出來,它就像恢復了生命一樣生長著,緩緩覆蓋了血海魔胎。
      
          這時候魔胎睜開了眼睛,眼中一片死寂。
      
          “哈哈哈……真是要謝謝你。”魔胎口中,赫然發出了妙空的聲音:“原來血海神魔和白骨神魔不能完美融合,就是因為它們是兩個不同的生命,唯有徹底死去一次,讓血海,白骨,天鬼都死了!然后才會融為一體,化為一具魔尸!”
      
          “魔道的詭異和強大,就在于這種不可思議的魔性變化!”
      
          “原來以不同神魔鑄就根基,要徹底的殺死那些神魔,然后自死寂之中,以魔性重新活過來。這樣才能將這些神魔真正的融為一體,成為一個生命。”
      
          “以十二大力白骨神魔為骨,血海不死魔軀為血肉,九子天鬼,無間鬼母為魂魄,還有這張記載神秘魔道神通的皮紙,原來是月影畫皮神魔的修煉之法,也是一張畫皮神魔的皮……如此骨血肉皮魂具全,由死寂之中復蘇,這才是融匯九幽血海兩大魔道,號稱原始天魔的魔道源頭!”
      
          那一團血胎蠕動起來,無盡的血海纏繞在二十四只手臂,腳踏白骨蓮花的骸骨神魔上,血海滲入了骨髓之中,詭異的魔性萌發,卻讓白骨神魔緩緩的長出了血肉,那九子母天鬼化為魂魄,在這魔胎之中,點燃了魂火,黑色的月魔畫皮在血肉之上生根……
      
          骨血皮囊一應俱全,魂魄魔識漸漸萌發。
      
          整一具魔軀就此成型,這等魔軀融匯了九幽血海數種厲害無比的神魔法身,經由錢晨一劍斬殺所有生機,反而因此融為一體。
      
          血海為血,白骨為骨,月魔為皮,鬼母為魂,煉成了不滅原始神魔的雛形。
      
          寧青宸戰栗了起來,她像是炸毛了一樣,抱著同樣豎起羽毛好像斗雞的大黃雞,不住的退后,那復蘇的神魔之上可怕的魔性,讓她看了一眼,就從心里感到恐懼。
      
          周乞真人嘆息一聲,閉上了眼睛。
      
          “造化弄人啊!錢小兄弟,這等魔物天成,皆是因緣巧合,并不怪你……為今之計,唯有舍生衛道,為此界爭取一線生機。”周乞真人回頭道:“此魔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斬殺的了!當年七俠降魔,也想過若是血魔破封之際,正道又讓其做大,再無斬殺的辦法,該如何度過魔劫!”
      
          “卻沒想到,魔劫來的比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幾位道友,以降魔七寶暫時困住此魔,為今之計,唯有我再次展開天裂淵九幽裂隙,將其送回九幽血海,然后我等拼死一戰,將裂隙毀去,讓此魔困在九幽之中。保下此界……”
      
          周乞真人正要催動手中的定魔寶鏡,卻見錢晨一行人卻不為所動,他微微皺眉,似有不解和哀傷,周乞低頭道:“幾位道友可是因為有退路,并不想……”
      
          燕殊昂然道:“舍生衛道,有何不取?”
      
          寧青宸也振劍道:“不過一死而已!修道人雖求得是長生久視,但也不做退縮懦弱,如同草木頑石,烏龜王八一樣的長生!”
      
          司傾國可憐兮兮的捏著玉符:“要不,我再試著叫一下父親?輪回任務已經完成……我爹好像沒辦法再通過引路人權限進來了!我們再等一下他老人家吧!說不定還有辦法呢?”司傾國哭兮兮抹著眼睛道。
      
          郭飛十分冷靜,對著幾人抱拳道:“幾位道友,事情既已至此,郭飛卻要留著這有用之身,卻是告退了!”說罷,他也不待其他人怎么說,便選擇完成任務,回歸輪回之地。
      
          燕殊和寧青宸幾人看向錢晨,不知不覺間,錢晨已經成為了這只臨時小隊的主心骨。
      
          錢晨嘆息一聲,搖頭道:“我哪里有退路?”
      
          “別忘了。逃得了這一回,還逃得了下一回嗎?”
      
          幾人想起錢晨和妙空的孽緣,還有那引路人權限,不禁無言。妙空感受著這魔軀的玄妙強橫,一掃錢晨留給他的陰霾,那積累成了絕望體積的心理陰影終于散去,他狂笑道:“終究還是我贏了!天命又如何,樓觀道中興祖師又如何,就算你今天逃得出,日后我也將是你一生不可戰勝的夢魘。”
      
          “你從來就沒有贏過我!”錢晨平靜道:“若是這原始魔軀落入你手,我倒不用這么擔心了!”
      
          “區區你這個廢柴,反手便能鎮壓!”
      
          妙空冷笑道:“死到臨頭,還在嘴硬!”
      
          “有一件事情,你沒有說全,這原始魔軀并不是骨血皮魂四相神魔匯聚而成,若只是這四尊神魔法相,是不可能凝聚原始神魔不滅真身的!”
      
          “你少說了一尊神魔,那便是天魔化血神刀凝聚的天魔法相,也就是我的魔念……太上天魔!”
      
          “白骨、血海、畫皮、鬼母、太上魔念……五相匯聚,骨血皮魂念融匯,才能真正誕生原始魔道。”錢晨冷冷道:“你這個廢柴,以為是這神魔之軀的主宰,其實不過是一件材料而已。”
      
          “我真正的敵人,永遠是我自己!”
      
          錢晨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魔性便是不可知,不可思議的異數變化,只是沒有想到,這變化來的這么早!”
      
          當那神魔的身影,自血海之中緩緩浮現。
      
          他有三頭八臂,頭戴血蓮法冠,赤足腳踩白骨蓮花,一只手持天魔化血神刀,一只手持白骨無相魔環,一只手舉著血焰白骨火尖槍,一只手抓著血河混天紅綾,兩只手結原始天魔法印,兩只手抓著覆滅乾坤弓,遮天射日箭。
      
          這些皆是魔道的無上法器,雖然只是虛影,但只要這尊神魔掀起無邊魔劫,這些法器都會一一凝聚,神魔本相也會漸漸補全,不再是雛形,屆時將是真正的魔中之魔,太上天魔降世!
      
          看到那神魔雙腳一分,白骨蓮花頓時匯聚無數冤魂纏繞,化為兩個鬼影重重,萬鬼纏繞的白骨輪。
      
          他睜開眼睛,那眼神漠然無情,宛如天意,那里有妙空的半點影子。
      
          而妙空只能發出駭然驚恐至極的慘叫……他剛剛建立的信心轟然崩塌,那心理陰影重新席卷而來,而且徹底摧毀了他的魔心。他口中發出渾然不似人聲的慘叫:“又是你,又是你……你不要過來啊!你根本不是正道道君……你是萬古魔劫,萬古魔劫啊!”
      
          錢晨只當他說的都是廢話,看著那神魔法相一陣眼熟。
      
          愕然道:“這是……李哪吒?原來我真的姓李!你也是靈珠?……呸!你也是魔丸?”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