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9章降魔……劍斬魔胎

  • 明尊 - 第129章降魔……劍斬魔胎字體大小: A+
     
    距離錢晨閉關煉劍,已經過了七日,這幾個時辰錢晨放在爐中一并祭煉的那些小東西逐一出爐,被錢晨隨手收了,如今莫約還有近半的法器還在爐中蘊養,錢晨所煉的本命飛劍卻已經將要出爐了。

      那一道劍光從有形有質,到無形無質,再到有形有質,如此煉化了九遍。

      劍光早已經純粹到了一個極限……

      如今正在冰爐中吞吐。

      那太火毒龍似乎也有些畏懼此劍,似乎只是劍芒吞吐,都有損它的靈性,錢晨看的此劍隱隱的鋒芒,不禁笑道:“好劍,好劍!這般鋒銳的飛劍,才能斬得了陰神陽神,待到我成就元丹,說不定連元神都斬得。”

      七天苦煉,錢晨一直在地肺火海之中煎熬,如今法力亦也圓融,大有進益。

      他伸手一招,爐中飛劍登時躍出,劍光斬破冰魄寒光所化的鼎爐,那地肺毒火都一時難以融化的寒冰,在飛劍之下猶如薄紙一般,絲毫沒有阻礙。太火毒龍畏懼的躲避劍光,這七天來,除了錢晨最熟悉這劍光的就是它了。當真是知道這飛劍的驚人威力的。

      劍光飛向錢晨,還未及身前,便有一股鋒銳撲面而來,讓錢晨感覺面上微微刺痛。

      他操縱飛劍早已如意,劍光已經收斂至極,根本不會傷及自己一絲一毫,只是飛劍出爐時的劍光鋒芒,刺痛了錢晨的靈覺,才會有這種幻覺一般的通感。

      張口一吐,飛劍遁入肺腑之中,化為一股先天金氣,在其中蘊養。

      錢晨祭煉本命飛劍的法門等,還是燕殊教他的渾元劍經。有玄通、靈根、妙鑰、統真、通樞、涵神、洞幽七種養劍煉劍之法,還有左輔元龍,右輔白虎兩種外道養劍之術,雖然并非少清上乘秘傳,亦能稱得上中正平和,乃是王道之法。

      錢晨以洞幽之法,開辟肺腑,將飛劍在府中蘊養,劍在爐中,鋒銳自成。

      如今破爐而出,未曾試劍,卻有躁動。

      錢晨早就準備好了試劍之魔,如今飛劍煉成,正要遁出地殼,斬除禍患!他伸手一指,封閉了這處地殼,將剩下未曾煉成的法器,封印在此處蘊養,留待有緣。又對陪伴他煉劍七日的太火毒龍道:“你本是受玄天斬魔劍靈氣所激,聚合地肺毒火而成。”

      “如今與我一同在爐中煉劍,雖然受了不少劍芒傷害,卻也得了劍成的一點造化,從此開啟蒙昧,化為火中精靈。我如今也沒個上好丹爐,蘊養火種,離了地肺的環境你卻要日漸虛弱,不消二十年又會靈智潰散,我也不忍心壞你這番造化,便將你留在此處罷!”

      “日后若有成就,此地封印的法器,留七分給你!也算全了一場主仆之情。”

      太火毒龍俯首朝錢晨哀鳴不已,似是聽懂了錢晨的話,正在依依不送別,金銀童子和耳道神卻有些畏懼的看著他,扯著錢晨的衣角,叫他趕快離開,不可再帶上一個胃口看起來就不小的呆貨。

      “也罷……最后再成全你一回!”

      錢晨微微一笑,伸指彈出一點流光,卻是一枚真陽丹落入太火毒龍的額前眉心之處,那一枚靈丹落下,幫助太火毒龍捅破了最后一層紙,真正生出生靈的靈性來,微弱的魂魄卻在孕育發萌,毒龍發出‘江昂’的悠長龍鳴,對著錢晨點頭三下,這才一擺尾,遁入了熔巖深處。

      縱起劍光,那劍芒熾白,散發著凜然神威,令人不可直視。

      劍光瞬息間穿過匆匆地殼,沖破了地肺,重新回到了地層之上。

      煌煌劍光猶如大日東升,帶著不可阻擋的氣勢升起。

      此時天煞峰殘骸之上,周乞真人領著燕殊,寧青宸,鳳師,司傾國,韓廣,知秋六人,辛苦消磨著那一團包裹著白骨神魔的血光,如今血海和白骨神魔,都被消磨的只剩下數丈高,但力量卻更加凝聚。

      那濃厚的暗紅化不開的血團蠕動著,已經和白骨神魔融匯在了一起,就像白骨之上生出了一團血肉來。

      血海魔軀滲入了白骨神魔之中,骨血混合,登時萌發了一股詭異的生機。

      死寂的白骨神魔,融匯著博大的邪異生命的血海魔軀,二者融合在一起,顯化出一尊正在孕育,比兩者更加完美的魔胎,或可稱為——紅顏白骨神魔。

      妙空與血魔爭奪這魔道造化,果然并非無妄之舉,任由他們之中任意一人,奪得此神魔本相,神通法力盡數恢復不說,潛力比之前更勝十倍。

      但錢晨計算的沒錯,這等神魔完美融合,需要九日變化。

      但他只用了七天,便煉成了本命飛劍。

      此次,這尊神魔便再也沒有出世的機會了!

      看到錢晨駕驅著煌煌劍光從地竅中沖出,周乞真人明顯松了一口氣,露出一絲疲態來,這幾天他們想盡辦法,都沒能殺得了那兩個魔頭,似乎那不死神魔之軀更加的完善了。若是錢晨不能帶著玄天斬魔劍歸來,這兩個魔頭一旦分出勝負,只會誕生更加恐怖的存在。

      邋遢道士幾乎站立不住,對錢晨道:“玄天斬魔劍可找到了?”

      錢晨略微有些慚愧道:“玄天斬魔劍已毀……”

      他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周乞真人有些搖搖欲墜,卻見真人笑道:“沒事!死生如常,還有一個辦法,既然長夜將至,老道就先做那投火的薪柴!”

      錢晨連忙攔下他道:“玄天斬魔劍雖歿,但我以此劍為胎,有煉了一劍。當可斬得此魔!”

      周乞真人似有不信,錢晨也不解釋,只是來到妙空和血魔糾纏的血胎之前,妙空的聲音在血胎之中咬牙道:“那小子回來了!以老子對那小子的理解,他必然已經有了殺掉我們兩個人的辦法,你快讓出根基,不然咱們兩個都得死!”

      血魔冷酷道:“你什么時候見過,我們魔道有犧牲自己,成全別人的。”

      “他既然已經算計讓我們兩人你死我活,那就只能有一個人活著主宰這具神魔本相,再回頭去對付他。你我都已經知道,這具魔軀是何等的強大,潛力無窮。若是奪得此根基,這些人皆不足為懼!”

      妙空罵道:“你可知道他是誰嗎?這么大口氣!”

      妙空暗罵此魔智障,卻不得不陷入與其的糾纏當中,顯然雖是嘴上說說,妙空也沒有犧牲自己,成全血魔的想法。

      錢晨張口吐出一道劍光……

      這道劍光自煉成以來,繼承了玄天斬魔劍的鋒銳,雖然還未圓融,卻有一絲還未消磨的兇性,因此剛一飛出,便循著錢晨氣機鎖定之物,劍光化為一線斬出。

      待到劍光來到血胎孕育的神魔之前的時候,血魔和妙空心中,才升起了一絲心悸,那發至內心,仿佛生死之間的大恐怖,瞬間淹沒了兩人。

      血海孕育的白骨魔胎,被這一劍斬卻,那種種升級,種種詭異盡皆死去。

      那魔胎的一切變化,一切不死,一切強橫詭異,難以傷害的陰神陽神,都被斬殺,就連見得這一道劍光的周乞都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干脆利落。

      錢晨收回飛劍,卻微微皺眉,他發現劍上的兇熾非但沒有圓融消弭,反而越發越熾烈。

      道家飛劍雖然以鋒銳為品質首重,但也講究劍光靈動,神劍合一,身劍合一,這般躁動的劍光縱然威力絕大,也難以練成上乘劍術,若不能磨去躁氣,這飛劍就廢了。

      但錢晨不解的是,依照他所推算,此劍出爐之際,當斬殺一名命定的魔頭,了結玄天斬魔劍的因果,然后便收斂鋒銳,漸漸純熟。

      這魔頭無論怎么算,都應該是血魔才對,為何會不起效果?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