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6章人間小魔,不差

  • 明尊 - 第126章人間小魔,不差字體大小: A+
     
    面對這一刀鋒芒,妙空瞳孔驟縮,這一刀避無可避,直指心中魔念,刀法更是玄妙莫測,猶如秋鴻無跡,帶著一絲逍遙之意。

      最重要的是,錢晨面露微笑,白衣飄飄,眼神始終帶著一絲不染塵埃的超然。

      刀光的冰魄寒光特效,讓周圍只是見到那如冰徹寒芒一般的刀光的眾人,心中的雜念都仿佛被一刀斬卻,卻讓旁邊再次得見這一刀的諸葛青云贊嘆不已,低聲道:“錢道友這一刀,當真有不測之威,若非親眼所見,實不能想象。”

      郭飛一直等待化魔玉瓶出手的機會,聞言也是微微點頭。

      只有邋遢道士周乞真人,眉頭微皺,感覺好像有什么不對……“確實是意境高深,可這般高深的意境,難道就能斬殺魔頭了嗎?”

      妙空神情凝重無比,就算他得了魔門真傳,更在輪回之地中兌換過許多妙法,但面對錢晨這一刀,他依舊是殊無把握。

      只能將無間鬼母的神魔本相藏在重重虛空之中,心中更是緊守魔念,以一門玄妙魔法將自己的五識化為五種魔頭,主宰自己的本命神魔,他用盡了底牌,將心神防守的滴水不漏,再不敢啟用那些威力絕大,但是卻難以駕馭的魔法。

      生怕重蹈昔日慘敗的覆轍

      那一次錢晨以三尸神魔催動白骨舍利的魔念翻盤,真叫妙空刻骨銘心的認識到了,什么叫做——在自己掌握中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他如今雖然本命神魔重創,力量衰退嚴重,但也因此得以輕松駕驅自己的實力,自信不會再玩崩了!

      或許?

      待到錢晨手中刀光劈開重重虛空遮掩,毫無阻礙的來到妙空的眼前。

      妙空猶然在心中暗嘆:“此人果然有道君之姿,不愧是樓觀道中興祖師。我無間鬼母藏身虛空之中,本是世間藏身最為隱蔽的神魔之一,在他這一刀面前,卻恍若毫無遮掩。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接下這一刀。若是不能……就只能叫血魔來擋刀了!”

      那晶瑩的刀光,劈到妙空面前的時候,他手段盡出,死死護著心神。

      這時候他卻只是心里一涼,仿佛一頭冰水澆下,讓他原本就沒有絲毫雜念,謹守心神,以自身之魔,壓制外魔的心神……猛然一個激靈。

      妙空遲疑了一息,還在等待那絕然斬向魔念,無可匹敵的一刀。

      這時候,他卻看到對面的錢晨露出一個讓他刻骨銘心的狡詐笑容,這一刻錢晨就像偷到雞的小狐貍一樣,詭秘一笑,此刻已經在妙空的心中,成為肚子里翻騰著無窮惡毒詭計,比魔頭還魔頭的陰險小人。

      這白衣飄飄,風姿無雙,氣勢驚人,那充滿自信的眼神,立意高深的刀意……

      結果……就這一激靈?

      “這一刀……是詐我的!”

      妙空的腦海里,只翻騰著這一個念頭。

      “當然!”對面的錢晨好像能讀懂他的心思,眼神中無比確定的肯定了他的想法。

      “任何交鋒,首先都是利用心靈的破綻。上一次我用的是驕其心,堅其志,在極短的時間里,利用你過分的恐懼,逼迫你使用超出了自身控制能力的力量。然后以三尸神魔暗算,才一發得手。被我用三尸神魔引動魔念而慘敗,一定讓你刻骨銘心,十分重視意志上的交鋒,對心神的守護。”

      “魔門真傳精通以魔制魔,在不主動作死的時候,哪有那么好引動魔念,在心靈交鋒中戰而勝之?”

      “我的道心之刀,猶然稚嫩,斬殺自己的魔念還可以,斷外魔wifi也勉強,想要動搖你這個老魔的心神,又哪有那么簡單?”

      “所以我那一次與你化身見面的時候,就在布局,利用我對外魔寄托控制神魔的熟悉,在你心里營造這一刀無可匹敵,專斬魔念的恐懼。為如今埋下伏筆!又在這次見面之后,就不斷以言語,打擊,擴大你的心里陰影,加強你對我恐懼。甚至不惜插旗!這些都是為了讓你失去對自己心性意志的自信……”

      “最后在出刀之時,利用道心之刀無視任何阻礙的特性鎖定你。”

      “自己卻表現出極高的逼格,好似這一刀真的無可匹敵一般的自信,最終,也就是要逼得你用盡手段守護心神……在這一瞬間,露出我期待的破綻!”

      妙空此時的一顆心已經在不斷的往下沉……這一刀在他防備森嚴的時候,沒有任何作用,卻在他因為震驚其毫無威力的時候,仿若一面冰徹的鏡子一般,將錢晨的種種算計,反映給他,最后抽冷子遲緩了他的反應一記,可謂把這一刀利用到了極致。

      但此時,妙空已經來不及反應了。

      那冰魄寒光凝結的刀光,無聲無息化為一團晶瑩無色的雷光,在妙空本命神魔的面前轟然炸開,那極寒之光,化為神雷,幾乎粉碎了一切,威力比起妙空曾經試過的冰魄寒光更加驚人。

      正是錢晨曾經用過的冰魄神雷!

      這才是妙空所不知的底牌……錢晨手中殺傷力最強的神通。

      他以冰魄寒光凝結刀光,卻是藏了三手,第一手,以妙空印象深刻的道心之刀,解脫神刀,藏起冰魄寒光的存在。

      第二手,用妙空知道的冰魄寒光,藏起妙空不知道的冰魄神雷。

      第三手,利用語言行動,加強自身的存在感,藏起最顯眼的東西。

      就這樣,錢晨利用道心之刀鎖定心神,無視任何阻礙的特性,利用這三重隱藏,將顯眼無比,根本無法隱藏的冰魄寒光,就這么送到了妙空的面前,化為神雷。

      原本因為斬斷魔道根基,失去了無音神雷的神通,錢晨想要動用冰魄神雷有了許多難礙,非但發動緩慢不說,還失去了神雷法術迅疾無比的優勢,就像老牛拉破車一樣,雖然威力奇大,但卻十分遲緩。

      可這些都是能用智慧彌補的。

      寒冰琉璃一般的冰魄神雷在無間鬼母的身軀前炸開,那徹骨的寒光將一切凍徹,強橫的神雷將一切粉碎,虛實之間,魔門保命第一的無間鬼母之身,也赫然在這雷光之中粉碎。妙空整個人都被炸碎了,若非錢晨始終法力差上一籌,他連陰神也無法逃脫。

      “啊啊啊啊!”

      這一刻,妙空的心里陰影實難以形容,只能發出后悔欲絕,驚恐至極的慘叫。

      錢晨在他心中已經成為了一個算無遺策,心思詭詐到不可思議的惡魔……他像是被大反派在智慧,毅力,算計上狠狠蹂躪了一番的廢柴主角,只能無能狂怒,想要驚恐而逃……

      這時候,早就得到錢晨吩咐的郭飛右掌一翻,放出了小玉瓶。

      瓶口的白光籠罩了妙空的神魔法相碎片,這專為克制魔頭而煉成的法器,將妙空遁逃的陰神朝著瓶口拖去。

      錢晨反掌打出十二顆白骨舍利,其上纏繞的魔念,將給虛弱妙空重重一擊,叫他無法翻身。

      可就在一切即將圓滿之際,玉印鎮壓之下的血魔突然暴起,那道血影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眼神下,猶如鬼魅,合身一撲,便搶在化魔玉瓶之前,將妙空吞下。

      司傾國驚駭道:“不對,鎮壓的只是他的一道血影分身,血魔并沒有被鎮壓!”

      “哈哈哈……兩千年前失敗過一次之后,你們當真以為我沒有任何反省嗎?”

      血魔狂笑著,陽神回到了那血海之中,只見血光從玉印之下滲透而出,重新匯聚成籠罩天煞峰的無邊血云,血魔的頭顱虛影在血云之中浮現,看著眾人譏諷道:“就憑一個區區通法的小丫頭,拿著一件法寶,就能鎮壓我?”

      “你們也太看不起我了!若是我只有這點本事,豈能在兩千年前,掀起那般的腥風血雨?”

      “我已經不是當年的血魔,而你們還在使用兩千年對付我的降魔法器!”

      “食古不化的修道人,愚蠢的正道啊!就算玄天斬魔劍還在……它就一定能斬殺我嗎?今日,你們都將成為我重新血洗天下的見證!成為我更進一步的資糧,奪取了那妙空的根基,我將更進一步,更加的……完美無缺。”

      血魔對錢晨猙獰一笑道:“還要多謝你送上的法寶……怕我剛出封印,以前煉成的魔寶都被毀去,還送上了這么一份大禮。真是盛情難卻……那么,把你的精血修為,也送給我吧!”

      “看到你這么滿意,我也就放心了!”錢晨微微笑道。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雖然說士隔三日,當刮目相看,你血魔被封印了兩千年,又被人在最強大的時候狠狠擊敗,這些年反思精進,不再是從前的你。但是……同樣被囚禁了兩千年,你已經不懂現在的降魔七俠了!”

      錢晨負手矜持道:“現在的劍俠,只會比魔道的手段更加的魔道!”

      “比魔頭的狡詐更加狡詐……”

      “若非如此,豈能除魔衛道?”

      “血魔,時代變了!”

      說了這么多,就是為了維護自己正道的形象,錢晨也是煞費苦心……他再次露出智珠在握的自信微笑:“妙空已被我反手鎮壓,我為何還要多此一舉,送出白骨舍利?就是為了防止你趁他太過虛弱,反而將其吞噬,奪取他的根基。妙空若是想要遁逃,白骨舍利就是他索命之鬼,他若是被你所趁!”

      “這就是我送給他的反擊機會!”

      錢晨話音剛落,就聽到血魔的血霧之軀中,傳出妙空的冷笑聲:“這小子心志之可怕,算計之高深,連我都屢屢挫敗……就你一個此界土鱉,還自以為得計?”

      那血霧之軀中,點點的無間鬼母殘存的本質,也就是妙空的陰神,此時已經融入了白骨舍利之中,一個數百丈高的白骨巨人悚然現身,它有十二面,二十八臂,頭戴五面白骨觀,身著蓮花白骨裙,二十八只手臂拈指如花。

      它踏著無邊血海,站在天煞峰頂,顯露出赫赫魔威。

      無窮血海糾纏著白骨神魔,血魔的陽神和妙空的陰神糾纏在一起,兩人的魔念相互吞噬,以自身的魔念主宰、降服對方的魔念,開始了天魔奪道,吞噬對方根基的爭奪。

      錢晨對燕殊等人道:“你們以六件降魔法器暫時困住他們,消磨他們的力量,他們要爭奪對方的根基,爭出一個勝負前,也無力對外。”

      寧青宸擔憂道:“那你呢?”

      錢晨平靜道:“我要下去尋找玄天斬魔劍的殘骸。”

      “錢大哥!”目睹了錢晨反掌將兩個老魔頭的反抗鎮壓,始終將其玩弄于鼓掌之間的司傾國眼睛里滿是星星,對錢晨已然是敬佩的五體投地,只差她父親一點點了。“錢大哥既然已經設計讓他們自相殘殺了!為何還要再去找玄天斬魔劍?若是錢大哥還缺法寶,我其實知道幾件前輩遺留法寶下落的線索!”

      錢晨苦笑道:“司師妹,你看到我始終把握主動,那是因為我準備的多。”

      他心中暗自感嘆道:“這一次,真的就快被他們破去我所有防線了!”

      “想當初我剛出道的時候,敵人才摸到我應對的第一層,就被我反手鎮壓。到了現在,他們都快摸到我的底牌了。只差一點點,就能威脅到我!”

      “看現在的情況,我雖然可以重創這兩人,但還是缺少斬殺他們一錘定音的那張底牌。”

      “所以我只能去地肺一探,尋找到最關鍵的那一個拼圖。才有機會將他們徹底斬殺……魔道最不缺乏的,就是不可思議的變數。他們雖然沒有我在魔道的資質高,能夠完成一切不可想象的變化,但也是其中的佼佼者,這其中的變數,不可不防!”

      降魔六寶再次在眾人的祭煉下,將那血海和白骨魔神控制起來,定魔寶鏡,破魔金針,束魔銀環,在加上那平陽功德印這件法寶,牢牢鎮壓著這兩尊神魔。

      但這一次他們已經沒有信心徹底將這兩尊神魔鎮壓,只能趁著兩個魔頭之間殊死的爭奪,暫時牽制住他們。等待錢晨出手!

      而煉魔真火、降魔劍匣和化魔玉瓶,則是不斷的消磨他們的法力。。

      務必要將此魔,煉化到最虛弱的地步。

      錢晨已經縱劍進入天煞峰裂隙,去地肺毒火之中找尋玄天斬魔劍的殘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