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4章降魔……平陽法印

  • 明尊 - 第124章降魔……平陽法印字體大小: A+
     
    “降魔劍匣溫養劍氣長河,斬開血魔的護身血海;然后是破魔金針趁機釘住血魔元神,防止他挪移變化;緊接著束魔銀環束縛住血魔的元神;再由定魔寶鏡照破血海的變化,使他元神不能隱藏;最后以煉魔真火燒開血海……玄天斬魔劍,將血魔元神斬殺!”

      “為了防止血魔殘余的元神遁逃,才有化魔玉瓶,將其元神殘余收入瓶中,由七寶合力煉化!”

      在臨行之前,邋遢道人周乞為錢晨等人講述了降魔七寶的用法。

      這七寶每一件都是針對血魔的一項神通,當年七俠降魔的時候,已經預先設想好了斬殺血魔的步驟。

      寧青宸卻有些疑惑道:“既然如此,那為何降魔七寶在七位前輩手中的時候,竟然未盡全功呢?”

      “因為當時血魔殺了無數的人,吞噬了數百位同道,他已經煉成了血海魔身,將那數百位同道的神魂煉化為魔影,縱然降魔七寶能定住血魔元神,但他的生命已經成為無數生命匯聚在一起,經由血海的妖異污穢容納而成的邪物。”

      “可以說是一種邪道元神……魔影不盡,元神不滅。血海不枯,肉身不死。”

      “如果說修道人修成元神,是神魂化為元神,將脆弱的魂魄,先是煉成能在黑暗中行走,不懼外物傷害的陰神,然后陰神中誕生一點純陽,煉化為與肉身沒有什么區別的陽神,最后點化一點不朽的金性,讓元神不朽不滅,成道真仙。”

      “那么血魔的元神,就是陰神吞噬了無數生魂,在血海魔軀那容納無盡生命的邪意孕育下,這些生魂融合成一個基于血海魔軀的陰神。這種陰神并非靠著不朽不壞的金性而長生,而是靠著那無盡而邪惡的生命力,就像一個不斷膨脹恢復力不死的肉球,玄天斬魔劍斬不了元神真仙的元神,能斬血魔的元神,但他又會不斷恢復。”

      “最后吟風真人算出,他要連續斬殺血魔的元神三千次,才能徹底殺死它不死的魔軀元神。”

      “所以……七位前輩決定將它封印起來!”燕殊凝重道。

      周乞點頭道:“是的,借助天煞峰地竅的地肺毒火,不斷燃燒血魔的血海魔軀。再以地煞峰精純的地煞陰脈,不斷吹拂起銷魂赑風,消磨元神陰質,原本這是陰神受劫的災劫之一,血魔元神并未蛻化純陽,所以隨著陰質的消磨,便會漸漸虛弱。”

      “但也因此,血魔相當于受風劫兩千年,元神中陰質褪去,如今雖然虛弱,但元神已經顯露一點純陽!相當于陽神境界。”

      “這一次血魔魔軀元神都衰弱到了極致,也是唯一真正斬殺他的機會!”諸葛青云奮筆疾書道:“只要再斬殺一次,血魔就真的身死道消了!”

      燕殊卻凝重道:“血魔既然已經褪去陰質,成就陽神,那么以前能斬殺他元神的法器,可能都再難以起作用了。陽神層次的修道人,已經初步修成不死元神,尋常法術難傷性命。宇內能斬殺陽神的手段,除了天劫神雷,九大真火,九大神光等等法術,也就只有法寶級數的飛劍,最善于斬殺陽神了!”

      “玄天斬魔劍,便是七件降魔法器中唯一一件法寶級數的法器,而且正是飛劍。”

      周乞嘆息道:“所以玄天斬魔劍一向由正道小心保存……一葉真人此次攜它來此,也是沒有想到血魔居然還有一個如此狡詐的幫兇!”

      “祥佑和尚的大解脫魔刀也能斬殺陽神,所以血魔被按在地上摩擦之時,都不敢露頭。"錢晨心中回想道。

      “所以,在我們缺少斬殺陽神手段之時,第一次攻擊,只為了重創血魔,使其更加虛弱,才好方便我們奪回玄天斬魔劍。”錢晨思索片刻道:“周乞前輩,若是玄天斬魔劍無法奪回,可還有什么辦法能抵御魔劫?”

      周丐沉默許久,才嘆息一聲:“辦法是還有……只是代價就太慘烈了!”

      …………………………

      定魔寶鏡神光鎖定血魔元神,這時候寧青宸已經灑下煉魔真火,朵朵的白色靈焰點燃了那片血霧之海,無邊無際的血霧狂卷,宛如大海驚濤駭浪……可想而知,全盛時期的血魔,這片血霧必然是一片真正的血海,有無數魔影穿梭其中,只是一撲,便奪走人的精血神魂,化為血海的一部分。

      那時的血魔只需要將龐大的真身淹沒那些靈山峰頭,便能將里面的所有人煉化。

      煉魔真火燃燒起大片的火海,灼燒著血霧,這時候血魔的元神已經完全暴露在外,似乎只需玄天斬魔劍一斬,便能將其徹底斬殺。

      但血魔狂笑起來:“你們殺了那四個廢物,搶走了這六件法器又能如何?缺少玄天斬魔劍,你們依舊殺不了我!”

      “是嗎?”錢晨平靜道:“是誰,面對某個‘廢物’的時候,被打的頭都不敢露出來?”

      “此一時,彼一時!”血魔聲音突然低沉了下去:“而且,還要多謝你們鎮壓我兩千年,才使得我度過劫數,元神陽化,再進一步。你們有沒有想過,當年那七人鎮壓我的時候,是不是我故意被他們鎮壓,為的就是再進一步?”

      諸葛青云和知秋的臉色都有變化,他們擔心的也就是這個。

      若是這一切都是當年血魔的一場算計,那么七俠為了降服血魔,此界劍仙異人為了抗衡魔劫付出的犧牲,還有什么意義呢?

      錢晨卻是悠悠道:“你如何算計并不重要,今日你若被我們斬殺,任何算計都是笑話。你若能逃出去,再慢慢宣揚你那剛編的故事不急!”

      “如今這幾件法器馬上就要控制不住我了!你還有什么辦法斬殺我?”血魔一邊小心提防妙空,一邊猖狂的大笑道。

      錢晨抬頭問了一句:“司師妹……好了沒有!”

      司傾國拿出了吃奶的力氣,咬著牙道:“馬上就好了!”

      “燕師兄,寧師姐,周前輩,再堅持一下!”

      她渾身法力不斷的灌注到手心那枚白色的玉印之上,一邊不斷地把各種符箓往上面貼,待到那些她手中威力最大的符箓,糊了玉印滿滿的一層,司傾國也已經傾盡了全部法力,甚至用上了燕殊轉借給她的那顆七品外丹,玉印的威力終于到了極致。

      司傾國咬著銀牙,一聲怒吼:“平陽……功德印!”

      乳白的玉印懸浮在她的頭頂,化為一座小山一樣巨大,玉印之上破邪金光流淌,那印底的朱文猶如蟲蝕云箓,山川蜿蜒,河流東傾,刻畫著玄妙的大道痕跡。那玉印壓下的時候,印文勾連了周圍的地脈……

      天煞峰已經裂開傾倒,但這一刻玉印代替了天煞峰。

      在地脈勾連之下,幾乎真的有一座天煞峰那么重的山岳,朝著血魔壓了下去。

      那滾滾的血海被金印之上的破邪金光所破,那上面貼著的亂七八糟的符咒之中,有數張爆發出強橫的法力,轟擊在血霧之海上……隨著血光沸騰,那枚玉印終于緩緩壓下。

      “不……”血魔仿佛覺察到了什么,他猛的向上一沖,想要逃離銀環,金針和鏡光的三重束縛。

      司傾國法印脫手而出后,就不需要耗費精力維持了。

      她看著血魔絕望的樣子,突然回頭道:“錢師兄,要不就這樣以平陽功德印將他鎮壓了吧!有這件法寶鎮壓,再給他兩千年的時間也無法逃脫。大不了這件法寶我暫時不用了就是。”

      錢晨微微搖頭:“我來到此界,可不僅僅是為了鎮壓一個血魔而來的。”

      錢晨注視著妙空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道:“師妹盡管暫時鎮壓住血魔……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玉印壓下,血霧海為之一震,至少又被打散了五成。

      血魔被鎮壓在玉印之下,因為并沒有被壓到地肺,所以還有一些喘息的空間,也就是司傾國所帶的法寶是一件側重于鎮壓之能的法印,若是殺伐之寶,錢晨等人或許也就不必在費心算計了。但殺伐之寶,動用起來法力需求更大,司傾國不一定能用的出來。

      或許還要錢晨借出廣寒冰魄元丹,才有一擊之力。

      但錢晨另有想法,他始終記得自己的敵人不只是血魔,還有妙空。

      錢晨徑直往妙空所在的地裂縫隙口而去,兩人眼神交錯,宿命的對決將再次來臨。

      :。:

    上一章    下一章